• 第三十七章 意外发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17字

    上官宁馨凝视舒若翾,“若翾你知道吗,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特别,笑容淡淡,也许连你自己都没发现,你和奕辰哥说话的时候,笑容完全不一样,是有温度的!”

    舒若翾垂下眼帘,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温度,笑容的温度?曾几何时她的笑容有了温度?当初她决心复仇的时候,学习的第一个技能就是笑,用笑掩饰自己内心所有的情绪,掩饰心中的仇恨。她一直笑,直到她的笑容带着如沐三月春风的温暖,唇在笑,眉在笑,眼也在笑,可有谁知道她心是一片空洞和茫然。又是什么时候起她的心被那个人一点点填满?

    “你们泡吧,我累了!”舒若翾倏然起身,潇洒地穿上浴袍离开。

    “若翾!”

    舒若翾开门的手顿了顿,黯然说道:“你们只看到我光环下的荣耀,又何曾见到我光环背后下的黑暗。”

    上官宁馨还想说什么,苏瑞拉住她摇头,“算了,若翾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们别逼她。我看过她的作品,那些作品蕴涵着生命力与期望,没有点生活阅历的人是设计不出的。”

    “可是……”

    “今天他们给我们的任务是开导若翾,可不是逼着她接受奕辰,强扭的瓜不甜。”

    上官宁馨嘟着嘴,“明明互相喜欢对方,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呢?”

    “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呢,给若翾点时间吧。再说你觉得奕辰是那种碰壁之后就轻易放弃的人吗!走吧,我们还得向他们汇报战况。”

    夜幕悄悄降临,星光点点,舒若翾避开所有人,换了一身运动装独自走在林荫小路上,一时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随心慢走。忽然看见远处荣婧亦鬼鬼祟祟的跑进马房。舒若翾疑惑,她跑马房干什么?

    舒若翾竟神不知鬼不觉跟了上去,马房内空无一人,躲在马房外的草堆里,透着木窗窥视里面的情况。

    只见荣婧亦走进马房里,对着空静的马房叫了几声,“出来,我来了,你快给我出来。”

    忽然一人从马厩中走了出来,衣衫简单、长得很猥琐的中年人,一脸狞笑,说:“荣小姐,你终于来了。”

    荣婧亦左右扫了一边,“你找我干什么?”

    “找你自然是有话要说,好容易才打听到今天你来这里,怎么你就这么不待见我?”中年人随手拿起一根稻草叼在嘴里。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究竟想干什么?”荣婧亦打心底讨厌这个人,就像恶魔一样。

    中年人摆摆手势,靠近她说,“我刚出狱,你该知道我缺什么。”

    “我不是给过你钱了吗,你怎么又要,我没钱。”

    中年人一口吐了稻草,大步走到荣婧亦面前,伸手捏着她的双颊,恶狠狠的说:“没钱?荣婧亦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吗,你如今的身价老子可查的清清楚楚,随手卖了手上的一支股,也够我花个几年。”

    “林元彪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荣婧亦极力甩开林元彪的手,心底抑不住的害怕,双脚瑟瑟发抖却握紧双手强忍着,不让他发现自己的胆怯。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要钱,你给我钱我就继续替你守口如瓶,就跟十年前害死荣大小姐一样。”林元彪抚 摸着她细滑的脸,笑着勾起荣婧亦的下巴。

    荣婧亦厌恶的拍开他的手,“你要多少?”

    “100万!”

    “这么多?我去哪里找这么多钱给你,现在是我哥当家,所有钱的去向他必定过问,我没法弄这么多钱给你。”

    林元彪好像料到她会这样说,冷笑说:“荣婧亦你好像忘记我是因为谁才入狱的,当初又是谁求我帮你去掉荣大小姐的。怎么,现在你当上荣家大小姐过上好日子,就忘了当初是怎么低三下四求我的了?你以为把我姐藏起来,把我送到监狱就可以没事了。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荣大少,你猜会怎么样呢?”

    “你敢!”荣婧亦对上林元彪这个市井流氓没有四号办法,这人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也会为了钱出卖她。

    “我敢不敢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荣婧亦左思右想一会,决定以退为进,先稳住他再做打算,缓了缓口气谄媚道,“那你总得给我时间,一下子拿这么一大笔钱他们会起疑的。”

    ‘嘭’突然马房外一声响动。

    “谁!”

    躲在屋外的舒若翾听到林元彪的话十分震惊,十年前追杀自己的那些人里还有她,怎么会这样,一直以来她认为追杀自己的只是那个女人,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害自己,为什么?舒若翾一时不注意撞翻了身边的水桶,‘嘭’的一声惊动了里面的两人。

    “谁?”

    “谁在外面?”两人赶忙跑出去,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摇晃晃的水桶,林元彪四处看了看,“马场养了不少狗,估计是狗撞到的,你不用这样小心谨慎。”

    荣婧亦依旧不放心盯着空荡的外道,空中偶尔传来几声马鸣,她心中不知为何总有一丝不安。盯着马房旁的草堆很久,林元彪有些不耐烦打断她,“别看了,你什么时候才给我钱?”

    “准备好自然会通知你!”

    “荣婧亦我警告你最好别耍什么小聪明,一个星期,最多给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见不到钱,我就把这支录音笔送到你荣大少爷的手上!”

    荣婧亦气愤又不得不忍气吞声,谁让自己的把柄在对方手上呢,“我尽力,这张卡里有10万,你先拿去。多给我些时间,我拿到钱立马通知你。”

    林元彪奸笑拿走她手中的银行卡,“算你识相。”大摇大摆离开马房,荣婧亦等他走远了才从另一边回酒店。

    草堆里舒若翾推开身边捂着她嘴的人,有些失魂落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被东西勾到,跌倒在地她也不以为意。那人连忙扶住她,“小心。”

    舒若翾推开他,酿跄着要爬起身却几次爬不起来,那人小心扶住她:“小姐你别这样。”

    “滚开!”

    “小姐小心。”顾不上察看她身上的擦伤。

    “滚开,我叫你滚开你听到没有。”舒若翾狠狠推开那黑衣人,两人都跌倒在地。

    黑衣人翻身起来,扶起舒若翾劝着:“小姐你冷静点,也许事情不是这样的。”

    “冷静,你叫我冷静,哈哈……。”她抓着他的衣领,万分激动:“荣家人都想我死,她也想我死。呵呵呵,为什么,为什么连我至亲的人都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你放开我放开我,走开,我让你走……”她捂着自己心口,双眼狰狞,奋力挣脱开他的怀抱,指甲划破他帅气的脸。

    “小姐,冷静点小姐!”他看着受刺激的舒若翾,没办法只好一手刀劈晕她,掏出手机拨出电话:“卓一、卓二你们快来豪顿俱乐部,小姐她发病了。”

    电话那头万分吃惊,“小姐好好的怎么会病了?”电话内换了一个人,厉声道:“混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小姐接回来。”

    “是!卓然照顾好小姐,我们就过来。”

    “好。”卓然挂了电话,看向怀里昏迷的舒若翾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抱到豪顿的总统套房。这房间是王暮柏特意留给她的,十分隐秘。安置好舒若翾,卓然坐在床边回想晚上发生的事。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房门开了,几个黑衣人鱼贯而入,卓一、卓尔火急火燎赶来,又急忙把舒若翾抱上车离开了豪顿俱乐部,迅速消失在夜幕里,一切都来的太快,没人察觉。

    六辆黑色路虎车依次开进庄园,大门缓缓敞开,两旁是列队整整齐齐的黑衣人,他们左胸前都别有白金大鹰胸针。

    他们井然有序的安顿好舒若翾,床上的她面色苍白,身子还在微微颤抖。一位年青人在黑衣人的簇拥下到房间,瞥了一眼卓家三兄弟,“青川你先给丫头检查。”

    “是!”陆青川推着各种仪器进来。

    韩陌站在窗户边,冷声问他们:“怎么回事?”

    卓然将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只见自家少主的面色更冷了。点了一根香烟,香草在他指尖缭绕,用粗哑的声音问:“林元彪?慕容查到了吗?”

    他身后的一人拿着电脑快速敲打键盘,经过一番筛选,选定了几个人,卓然在他旁边指着屏幕说:“就是他,就是这个人。”

    “少主,你看!”慕容将平板递给他,“十年前因飚车照成多车相撞,多人伤亡,被判刑入狱15年。”

    “这不是我们救小姐的那次吗?”

    那双冰冷幽广的眼里拂过杀意,“慕容,给我彻查林元彪,我要知道他和林静是什么关系,和荣婧亦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少主!”众人齐声答应。

    韩陌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眼中满是柔情与疼惜,“青川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