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迟迟不归(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34字

    “青川,丫头的身体怎么样?”

    “晚上这件事对她的刺激不小,加上她前些日子刚动了手术身体还很虚弱,所以才会发病,最好静养一段日子。”

    “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醒?”

    “恐怕是小姐自己不想醒来!”陆青川把刚才的检查结果一一向韩陌汇报。

    韩陌看她清瘦的样子,满是心疼,想自己纵横江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是一次对舒若翾的事感到无力,相帮却帮不上。

    舒若翾沉睡了一天才醒来,陆青川照例给她检查身体,细心嘱咐她:“你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凡是想开些。还以为这些年你在黑鹰磨砺够了,结果一遇到荣家的事还是这个样子。好好在床上躺着,等韩爷回来了再走。”

    “老爹?他不是在姑父那度假吗?”

    “知道你病了放心不下,非要回来亲眼看过才安心。”韩陌知道她醒来,抛下手头所有事赶来看她,见她醒了神色好了许多,暗自松了口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吃药了吗?”

    舒若翾摇摇头,清亮的双眼蕴含的悲伤,“让大哥担心了。”

    “傻丫头!”韩陌揉揉她的头满是宠溺,“林元彪的事我已经派人查了,林静被青帮的人关押着,老爹和伯爵会想办法救她出来,其他事有我们,你只管专心做你的事。”

    舒若翾俯身枕在他膝上,汲取他身上独有的香草香,自嘲说:“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韩陌不语,任由她靠在自己腿上。许久,“青川,小姐还需要做什么检查?”

    “少主!”

    “青川哥!”舒若翾娇弱的叫他,惹得陆青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不撒娇的人一撒娇要人命的。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知道你怕打针,特意调的药。”陆青川在自己的药箱里翻了翻,递给韩陌,“这药是我改良的,药性温和,副作用比以前的小,可以缓解你发病时候疼痛。一天一片,别多吃。这里是一个月的量。切记你不能再受刺激,放宽心,调养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等会我去列出食谱,你照着食谱养一段时间,到时候我再给你复查。记住药不能断!”

    舒若翾点头,看着韩陌手中半透明的药瓶,轻叹,支起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强打着精神,给唐发了休假的消息。

    “老爹什么时候来?”

    “后天的飞机,大后天就到。卓家三兄弟被我罚去关禁闭了,这几天让百里和慕容陪你,乖乖的知道吗!”韩陌为她理了理衣服,“瘦了不少,老爹看到了又要骂我了。”

    “没事,老爹骂你,我任你罚。”舒若翾挽着韩陌的手,撒娇道。“这个据点我还是第一次来,大哥带我到处看看呗。”

    “当然,请吧我的公主。”韩陌伸手牵着她参观庄园,对于她的要求他从来不会拒绝,也不忍心拒绝。

    这里依山傍水,空气清新,安逸幽静,景色迷人,又地处深山,人迹罕至。一座古老的欧式城堡伫立在这,任谁也想不到这里会是让黑白两道近而远之的杀手组织黑鹰的聚点。 “为什么不去找少谦?”

    舒若翾只是装傻傻笑。

    “若翾……”

    “还不是时候。”

    韩陌掰正她的身子,正对着自己不容她逃避,锐利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她,戳破她的伪装:“你是怕他和他们一样不认你?少谦一直很记挂你,他不是别人,他是你唯一的哥哥。”

    舒若翾自知心虚低着头不敢看他,只是那颗破碎的心经不起伤害,这份亲情是她小心翼翼守护着。她渴望被爱、被人保护、被疼爱的感觉,可多少人是虚情假意?

    “我知道,我会回去,而且还要光明正大的回去。只是我现在才在安盛站稳脚跟,不想这么快就回荣氏,成为哥哥的包袱。”她靠在他的怀里,喃喃说。

    “若翾你知道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少谦这些年一直很自责,责怪自己当初没有保护好你,要不是老爸向他透露你的消息,你以为他哪来的动力掌握荣家实权。荣氏内部错综复杂,他需要你。”

    “知道,所以我才进了安盛。我需要安盛的关系来牵制苏家和凌家,荣家我势在必得。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成为安盛集团的首席设计师,那样说话才会有分量。”

    “那冷奕辰呢?”

    舒若翾回头看着韩陌,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慕容的情报网。忽的苦笑,转头望着夕阳,“大哥,如果你爱的女人出卖黑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会原谅她吗?”

    “不会,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黑鹰在我在。可我和冷奕辰的情况不一样,他……”

    她摇头,“大哥,我想我爱上他了!”

    韩陌颇有些意外,只是那个人真的能和她走在一起吗?真的能给丫头幸福?能给她一世平安?

    “大哥,我好累,我怕有一天我会坚持不住,我怕如果我没法扳倒凌薇,会毁了哥哥,毁了整个荣家,大哥我好怕。”

    韩陌见状连忙抱住她,不让她再继续胡思乱想,“不会的,你还有我们,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成功的。”

    而另一头,冷奕辰听了苏瑞和上官宁馨的话一直等在舒若翾的房间外,想亲口告诉她自己的决心,可惜佳人迟迟不归。时间一点点磨去人的耐心,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她是在逃避自己吗?

    “咦,冷总,你怎么在这?”

    正靠着墙一遍一遍打舒若翾的电话,电话提示总是不在服务区。他抬头扫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说:“荣小姐,这么晚还没休息吗?”

    荣婧亦走到他身边,笑容明媚,“冷总不是也一样,是在等舒小姐吗?”

    冷奕辰将电话收进口袋里,将要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挺住了脚步,幽暗深邃的眼睛直盯着她,一股冰凉的气息环绕着他,“荣冷两家,素来互不干涉,也没有业务的往来。荣小姐诚意邀请,我不会推辞。但是我希望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若翾。”

    “是吗!”

    荣婧亦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划出一个弧度。不过小小试探,就有这样的收获,她很满意。“我们之间,才刚刚开始,舒若翾。”

    一位穿衣端庄的老夫人从会议室出来,门外站着的是穿黑色西装、胸前佩戴银色大鹰胸针的黑衣人。电话铃声响了,老夫人舒曼琼接了电话,“喂,什么事?”

    “夫人,大少爷,大少爷他出事了!”电话那头停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说。

    舒曼琼一下昏眩,好在身边的黑衣人扶住她,她压着不安的心再次问道:“你再说一遍。”

    “大少爷他乘坐的飞机在回来的路上出现故障,飞机失事,大少爷他……”电话里支吾,再也无法说下去。舒曼琼只觉眼前一黑,昏倒在过道上,庄园内一片混乱。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边已经围了不少人,老 二荣博明、老三荣博文、女儿荣忆琳,独独少了老大荣博远。

    荣博文见舒曼琼醒了,分外担心,“妈,您醒了。”

    看到守在床边的小儿子,丧子之痛犹如锥心,靠在荣博文怀里痛哭,博文自小跟在博远身边,两人感情深厚,大哥的突然离世对他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荣忆琳见自己母亲哭的这般伤心,安慰的话停在嘴边,几年前父亲病重离世,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开,她悲痛,如今却是自己的大哥,那个疼她宠她的哥哥。

    爱德格搂着伤心不已的妻子,当初那个温雅的男人警告自己的话犹如在耳,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你身子弱,别这样哭。大嫂有身孕,还不知道大哥出事,你们还得瞒着她,小心让她知道。”

    ‘嘭’门外传来一声响动,众人一惊,荣博明跑去开门,只见苏沐婷挺着大肚子站在病房门口,怯生生地问:“他们说博远出事了,是真的?”

    荣博明别开头不回答,荣博文、荣忆琳更不敢说话,她把视线看向舒曼琼,“妈,是不是博远出事了?博明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大哥出事了,是不是?”苏沐婷摇着荣博明的身子问。

    荣博明咬牙,残忍的说:“飞机出事了,大哥他……。”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他答应我会平安,要看着孩子出生,要看着少翾出生,他一定不会失言的,不会的。”苏沐婷摇头,声泪俱下,那样撕心裂肺、悲恸欲绝。突然肚子传来的刺痛让她停止哭泣。

    博明、博文立刻扶住她,“大嫂,大嫂?医生,快去叫医生”

    “肚子,孩子,孩子,我的肚子……”

    “快去叫医生,快去啊。”舒曼琼大喊,孕妇不能大喜大悲,自己太过悲伤竟忘记自己儿媳妇还有身孕,博远已经出事了,绝不能让沐婷和孩子也出事。

    “大嫂你忍下,医生马上就来,你别担心,大嫂。”荣忆琳跪在床边紧握着苏沐婷的手给她加油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