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寄人篱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69字

    因为收拾任予墨的家,舒若翾尽心尽力,从粉刷到更换家具,把1603室焕然一新。代价就是弄得她精疲力尽,难得抽了半天时间窝在家里休息。这一忙就弄得她经常忘记吃药,每次看到包里的药提醒自己,转头就忘。

    今天舒若翾终于记得吃药,拿着陆青川配的药下楼。大家都还在屋里屋外各忙各的,她倒了一杯温水,吃了药就趴在客厅的沙发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望着耀眼的光晕,卸下所有的防备,没有负担,闭上眼靠在沙发上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微卷的长发披着背上,浑身透着安静与幽然,像误落世间的精灵。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听到声响睁开眼,落入眼底的是一张俏丽妩媚、足以吸引眼球的脸蛋。她甜美一笑,笑容里透出可爱的诱人魅力。“你醒了,躺在这里会着凉的。”

    “莫小姐?恩,谢谢。”舒若翾撑起身子,只觉得头重脚轻很不舒服,不知是着凉了还是被她身上浓郁的香水熏的。她站起身打算回自己房间继续休息。

    “舒小姐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莫可可摇摇手上半透膜的药瓶。

    舒若翾回头微微敛眉,发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病态,但依旧冷如冰霜。莫可可手上的药瓶拿着的正是陆青川配的新药。警示的望着她,“你想干什么?”

    莫可可笑着把玩手里的药瓶,“我只是好奇像舒小姐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也需要寄人篱下吗?”她也不急着要舒若翾回答,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和奕辰正在拍拖,你一个千金小姐住在这里总会不方便。而且,那天晚上我知道是你在外面,这种行为可不太好。”

    “你想赶我走?”

    “别说赶这么难听,怎么说你也奕辰的下属,他既然好心收留你,我怎么会赶你走呢,但做人总是要识趣,对不对。”莫可可望着舒若翾,一再挑战她的忍耐。

    舒若翾那明亮深邃的双眸对上她妩媚的大眼睛,镀上了一层看不明的森然,“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冷先生的意思?”

    “是谁的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不太欢迎你。舒小姐也是有眼力的人,这么明显的厌恶难道看不出吗。”

    莫可可手一动,药丸嗒嗒作响,“瞧我这记性,舒小姐的药还在我这。咦这药怎么连药名都没有,药丸该不会是毒品吧……”莫可可忙捂着自己的嘴,好像说错什么似的。上下打量着舒若翾,“我开玩笑的,别介意。我瞎说什么,像舒小姐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当然不会触犯法律的哦。”

    “这跟你没关系。”舒若翾往前走了一步,想要拿回她手里的药瓶,不想再听他废话,反正她也打算搬出去,只要予墨的房子一整理好,她立马就会离开。“把药还给我。”

    “你这么紧张这瓶药,难道这瓶药真的有问题,如果这是毒品,那你岂不是藏,不行,我不能你。”

    眼见着莫可可要把药毁了,舒若翾快步到她面前,趁她不备用巧劲捏着她的手腕,威胁道:“把药还给我。”

    “这瓶到底是什么药你这么紧张,啊疼疼……”莫可可挣扎着,一时泪眼汪汪的、楚楚可怜将药递给舒若翾,“舒小姐你别这样,就算我说错话,你也别发这么大火。”

    舒若翾夺下她手中药瓶松了手,莫可可忽然对她诡谲一笑,身体便往一旁的茶几撞去。身后猛地响起低沉而又气愤的声音:“可可!”冷奕辰快速跑到莫可可身边,关切地询问,检查伤势。

    “舒若翾,你太过分了。”原来冷奕辰从外回来,正巧看到舒若翾正背对着他,和莫可发生争执,他本来不想理会,却没想到她狠狠地将莫可可推倒在地。

    “冷……”舒若翾被突来的状况惊到,又听到冷奕辰的指责,解释的话收了回去,此刻任何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太过分?他竟然说自己过分,他就这样不相信自己?还是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种是非不分的人?当初说的相信都是假的吗?当初的允诺都是过眼云烟吗?还是错的一直是自己?

    她冷笑,她觉得自己身体一点点僵硬,从头到脚的寒冷。看着冷奕辰目光一直围着莫可可,她觉得自己很蠢,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像他这样外表帅气又多金,年轻有为,有着名权利,身边从来不少女人,怎么可能会钟情与一个人。要怪就怪自己太高看自己,轻信他,情不自禁陷在他的甜言蜜语和温柔体贴里无法自拔。要怪就怪自己守不住自己的心,怪自己笨,自己傻!

    舒若翾怔怔地站在那,药瓶紧紧地捏在手里。强忍着眼里的委屈,不让它落下来,不让她得逞。她倔强着闭嘴不说话,不解释,极力消除自己的存在感,但有人却不想让她如愿。

    “奕辰别这么凶,吓着人家了。你别怪舒小姐,真的不关舒小姐的事,是我脚软没站稳。都怪你拉,要不是昨晚你,你那样,我也不会在舒小姐面前出糗。”莫可可不满意舒若翾的表现,娇羞的躲在冷奕辰的怀里轻捶他的胸,娇嗔道。用胜利的目光看着舒若翾,无言说了一句——你输了。

    那双紧皱的眉头忽然松了,哪怕她此刻心里有混乱不安,表面只是露出淡淡无事的样子。

    冷奕辰无心顾及舒若翾,温柔地抱起莫可可,漆黑的双眼里满是忧虑:“真没事?要不要我叫人给你检查下?”

    “不要拉,奕辰,有人!”莫可可躲开冷奕辰的亲昵。

    “我们上楼,我要亲自给你检查才放心。”冷奕辰抱着莫可可,从舒若翾身边走过。

    舒若翾的双眼里藏不住哀伤,阳光照在她精致的脸上更显苍白,微红的嘴唇勾勒出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嘲讽。

    玛丽和曾姐在厨房里看的清清楚楚。冷奕辰一走,她们立刻走到她身边扶住摇摇欲坠的舒若翾。十分担忧她的情况,“小姐,你没事吧?”

    舒若翾转头朝玛丽笑了笑,拍拍她的手,“没事,你们做事吧,不用管我!”

    “刚才明明是她自己……”

    “玛丽,有些话不可以乱说。你去做事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静一静吧。”

    玛丽只得乖乖离开,但是不放心她,每个几分钟就会来看她一眼,可是,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

    舒若翾离开四季雅苑,开着车四处瞎转,她突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6号馆不欢迎她,荣家她回不去,庄园不能去,1603有洛文曦在。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都没有,从繁华的街道到空旷的郊区,从拥挤的公路到蜿蜒的山路,她放肆地宣泄着自己的心情。几经转折,她到了一处陵园。

    暮色降临,这里少有人来,显得格外、阴森恐怖,只有或明或暗的路灯,偶尔响起的鸟鸣。舒若翾坐在舒曼琼的墓碑旁,倚靠着墓碑,看着太阳落山,天上繁星点点。

    “奶奶,翾儿好想你。奶奶,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奶奶,我见到婧亦了,老爹说当年你知道林静怀了二叔的孩子,才让她活着生下一个女儿,她是不是过继给凌薇的婧亦?奶奶,你知道吗,当年追杀我的人里居然也有婧亦。你的一时仁慈,换来的是她害的翾儿变成这样,你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吗?”

    “奶奶,你还有什么事,是瞒着翾儿的,我好累,奶奶,你带我走好不好?”

    舒若翾靠着墓碑,望着夜空,深秋的夜晚气温很低,她拢了拢衣服,继续说话。想把自己心里的苦水与委屈一股脑的宣泄出来。

    “他不信我,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也许一开始就是个错。”

    ……

    玛丽等了舒若翾整整一晚,也没有见到她回来,打电话都被转接到语音信箱。见艾莎要去给冷奕辰送茶点,玛丽拦下自己亲自送去,艾莎被逼无奈只能松手给她。

    玛丽走进书房,放下东西站在他面前静静的不说话。

    冷奕辰云扫了她一眼,“说吧,有什么话想说的。”

    “昨天莫小姐摔倒,和小姐没关系。”

    冷奕辰写字的笔不自然停滞,淡然地说:“我知道。”他素来眼明心明,莫可可的小动作他怎么会没看到,只是他有自己的打算。

    “那少爷还责怪小姐,她昨晚一夜没回来。”

    “恩。”他依旧漠不关心,不上心。

    玛丽对上这样的冷漠的冷奕辰,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又着急舒若翾,竟壮着胆子责问起雇主:“虽然不知道少爷和小姐两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姐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只要小姐在家,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和曾姐做早饭,不想见到莫小姐,她就故意避开。今天是莫小姐说了让小姐离开6号馆,小姐才那么激动……”

    玛丽这一着急说了不少他不知道的事,可是心里依旧无法说服自己,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什么事都是他最后才知道。他恼舒若翾,总想刺激她,逼她说真心话,却不知物极必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