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荣博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128字

    荣家大宅

    凌薇正和秦祉融在后院闲谈,看着嘉禾、嘉木两人追闹。管家轻声走到她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凌薇点头,对秦祉融说:“你先坐坐,我去下。”

    “二嫂随意。”秦祉融点头淡笑。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起身和两个孩子一起玩。

    凌薇穿着一件中式印花上衣、纯黑的高腰一步裙,披着羊毛披肩,尽显尊贵高雅。走进大堂,端坐在主位,等着她进来。远远就看见荣婧亦穿着正装,踩着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回来。荣婧亦见到正坐在主位上的人,头皮发麻,悻悻的上前,“妈!”

    “听说你最近经常去支钱,又把东西拿去转卖了,你很缺钱?”

    荣婧亦心想被林元彪讹诈的事不能让妈妈知道,立刻坐在她身边,搂着她撒娇着:“哪有,只是觉得那些东西款式老旧,不好看,我就拿出去转卖了。妈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吧,那我不买东西就是了,乖乖待在家里陪你。”

    “你要是真有这么懂事就好了,总不让人省心!”凌薇捏着她的鼻子,“你现在也算是公司的高管,上班就该有上班的样子,不要老是动不动就翘班。还有,记得多去看看你哥哥,亲兄妹见面不要总吵架。”

    荣婧亦松开凌薇,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抱怨着:“我才不要,他从头到尾就没把我当妹妹,在他眼里那个死了的野种才是他妹妹。妈,你说哥哥是不是知道我不是他亲……”

    凌薇瞪了她一眼,小声说:“在家里别乱说话,人多口杂。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你只要安心当你的荣家大小姐、苏家的大小奶奶就好,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俊森今天没有陪你回来吗?”

    “他,他忙着婚宴布置,暂时回不来。对了妈,还记得上回我和你提的那个女人吗,查到了她是什么人吗?”

    凌薇一听荣婧亦提起她,面色顿时变了,“这个人不是你能惹得起,以后少和她碰面。”荣婧亦虽然不服气,还是乖乖的答应了,陪着凌薇一会儿就回自己屋。

    “夫人,为什么不告诉小姐,那位舒小姐的身份?”

    凌薇摇头,想起自己手下查到有关她的情报:舒若翾16岁被爱德格伯爵收养,毕业于皇家学院。深受英国贵族喜爱,曾多次受邀参加皇家舞会。近日到A市考察市场,现在安盛集团就职,看来爱德格伯爵有意和安盛合作。

    “她是忆琳的养女,这么多年却从来没听她提起过,这件事还要再调查清楚。对了莫可可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别又和安阳一样办事不力。”

    那女人羞愧的低下头,安阳是自己女儿,她心里想什么有什么打算做妈的最清楚不过了,只是有些妄想不要也罢。希望这次她能和莫可可好好合作。“可可已经照计划待在冷总身边,听她的汇报,冷总对她很好,我想离夫人的目标又近了。”

    “要成功才好,发消息告诉她,让她查查那个叫舒若翾的,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来头,有什么本事。最近青帮势头越来越强,枪打出头鸟,你回去告诉我爸一声凡事点到为止,该收敛一些。”

    “夫人放心,青爷有安排。黑鹰刚换了当家,内部正闹着呢,青爷也好趁此机会好好挫挫他们的锐气,免得他们老是和我们做对。”

    青帮和黑鹰争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往日互看对方不顺眼,私底下常有人动手。这次黑鹰却多次退让,这让凌薇总有种错觉,这真的是黑鹰换当家的缘故?黑鹰在生意上处处忍让,真的是因为幼主上位,不懂规矩?那韩霁就妄为黑手之王了。

    “韩霁还没死,不会任由自己的手下乱成一锅粥的,里面必定有什么。你们还是小心点,黑鹰老和我们做对,这么多年都没摸清人家底细,只怕是故意让着你们,想让你们放下戒心。”

    “是,夫人。”丁漫英应下。“夫人,那大少爷那边,你有什么打算?”

    凌薇走到窗边,看着屋外池里的大鱼小鱼,“孩子大了,总想做点什么引起长辈的注意,既然他这么想和茂和签约,就随他去好了。总是要碰壁了,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可是茂和没有一点动静,大少爷是不是不打算再和茂和合作了?”

    “不会,这孩子和他爸爸一样倔,我越反对,他只会想尽办法和茂和合作。只要他和茂和合作,我就有办法让他投进去的上亿资金,有去无回。”凌薇的眼里泛着寒光,带着几分凌厉。

    荣博文从外面回来,揽着这的娇妻,一面温和。两个孩子一见自己的爸爸回来,直奔过来,扑到他怀里。荣博文稳稳的接住两人,“你们今天有没有调皮,有没有惹妈妈生气?”

    “没有,我们很乖的。”嘉禾嘉木异口同声的说,嘉禾对着弟弟嘉木偷偷眨眼,两人突然用力,将蹲着和他们说话的荣博文扑到在地,父子三人咯咯地笑个不停。秦祉融宠溺的摇摇头,将孩子拉起来,荣博文却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一并搂住她,吻着她的额头,淡笑不语。

    两个孩子见妈妈也倒下了,伸手到荣博文的咯吱窝下挠痒,惹得他躲闪,逃开两个人的魔爪。三人追逐打闹了好一会,直到看护小姐推着荣博明出来晒太阳。

    荣博文过去接手,推着他在后院里走动,要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地方,握着他的手,说:“二哥,我见到少翾了,应该叫若翾才对。她长大了,长得像嫂子,不过眼睛却像大哥,有双很迷人的桃花眼。”

    荣博明依旧双眼空洞的看着远处,但是他的手指动了动,嘴唇微微颤抖。荣博文发现他的变化,激动万分,“二哥,这次我请了国外专家回来,他们是若翾的私人医生,他们一定会治好你。二哥,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你只是中风,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点好转都没有,是不是那个女人动了什么手脚?二哥,现在少谦若翾都回来了,荣家是我们的,不会落在她的手里的。”

    “二哥,你还记不记的从小到大,大哥是怎么照顾我们的,大嫂临走的时候又交代我们什么,若翾才是大哥的女儿。”

    荣博明的眼角竟然留下眼泪来,她还活着,还活着。

    “二哥,我们好好治病,等若翾回来,好不好,好好补偿她?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让凌薇伤害她,伤害你。二哥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用,我懦弱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年苦,对不起。”荣博文伏在他的膝头,默默了哭了。这些年他三番两次想要带荣博明出国治病,凌薇想方设法的阻挠,使得荣博明多次发病,病情也反反复复,荣博文只好害怕自己会因此害死了荣博明,才不敢再替治病的事。但这回却不同了,他一定要治好荣博明,要知道当年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端端的,二哥会突然中风。

    因为莫可可摔倒的事、冷奕辰误会,刺激到舒若翾,为了能忘记一时的伤痛,她疯了一样给自己加压,揽下不少刁钻的设计。甚至每天加班住酒店里来逃避和冷奕辰不必要的碰面。洛文曦和唐、苏瑞几个知道内幕的人轮番的劝她都没用,舒若翾不是不说话管自己画设计图,就是不理他们,完全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没办法只能任由她发疯,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

    洛文曦守在舒若翾的身边,看着她画设计图一张接着一张,双目迷离无神像中邪一样,抢过她的画纸,她抬头冷冷的望着他,不说话不反抗,就这样像冰冷的玩偶一样看着你。洛文曦抓狂,丢下设计图跑了出去,那眼神太过慎人,太过冰冷。

    他跑去总裁办公室,拍着桌子责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非要把若翾逼死了你才满意是不是,你去看看她,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你非要把她折磨死了才甘心是不是?”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做什么了让你这么深恶痛绝的。”冷奕辰嗤笑,问道。

    洛文曦一把抽走他手里的文件,丢在一遍,“我不知道你和若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马场回来之后你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你不是一直相信若翾吗,为什么这次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标书泄漏的事跟她没关系,她根本就没机会,也不会出卖你。还有那个莫可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也敢这样留在身边,要说标书泄漏,她才是最可疑的,奕辰,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我以前怎么样?”冷奕辰走到窗边,俯视窗外的一切,想起曾经有人说过喜欢站在高处俯瞰一切,喜欢站在高处思考问题。

    “你,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好坏不分。你不是喜欢若翾吗,为什么和莫可可一起!”

    “喜欢?”冷奕辰冷笑,就是太过信任才会甘心被她出卖吗?“如果是为了她的事,以后不用来找我了。标书泄漏的事我会让人查清楚,不用你管。”

    “不用我,好,你就慢慢查,到时候你别后悔。”洛文曦怒不可遏,冷哼甩门离开,回去继续劝舒若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