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梦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79字

    舒若翾忙里偷闲跑到苏瑞的休息室里睡觉,眼圈下的青圈,让人看了心疼。她稍稍打了一声招呼后,倒床就睡,靠在墙边,卷缩着身子。苏瑞进门发现她已经睡熟了,微微皱着眉,带着一丝愁容,呼吸轻缓,安静又不安。

    苏瑞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了被子,躺在她旁边,闭目养神。过了一会,洛文曦领着曾姐来找人,“曾姐,你还是第一次送东西来公司。”

    “若翾好几天没回家了,她胃不好,怕她没有吃好,送点补汤给她。”

    “也好,也能她能听得进你的话,别那么折磨自己。”洛文曦领着曾姐去办公室,办公室空空荡荡的,没见到人,问安阳,她也不知道。

    床边的电话闷闷的震动,吵醒了苏瑞,苏瑞接了电话,蹑手蹑脚溜出房间,“喂,文曦?”

    “苏瑞?怎么是你,若翾呢?”

    “她在我这里睡觉,怎么了?你有事找她?”

    “嗯,曾姐送了点吃的给她。既然在你那,我就带曾姐过去好了,不用叫她,她最近好像没睡好,黑眼圈越来越重。”

    “好,我在门口等你们。”苏瑞挂了电话,坐在休息室外面的沙发上等他们。

    眼前一片黑暗,像掉进了无尽的深渊里,不论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我不是你舅舅,你既不是沐婷的孩子,又不是荣家的,我为什么要收留你,看在宠了这几年的份上,现在赶快离开,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你根本就不是大少的女儿,你是别掉包的野种,是没人要的野种。”

    “是你害死了老太太,是你害死了老太太,你这个扫把星,你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他们面容狰狞、张牙舞爪在她脑海里盘旋,苏赫云的狞笑,凌薇的讪笑,苏俊森的冷眼旁观,一圈又一圈的人围着她指指点点的,她困在人群中逃不出去,耳边是他们声声斥责,她在漆黑的深渊里挣扎。

    “苏瑞,小若翾呢?”洛文曦领着曾姐到摄影棚,苏瑞正坐在大门的等着他们。

    见到曾姐和洛文曦手里都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连忙上前接下来,“曾姐,记得千万不要在若翾面前提起奕辰知道吗?”

    “小姐她……”曾姐诧异,没想到舒若翾会被感情所伤,平时看起来那样淡然平静的一个人。

    苏瑞耸耸肩表示无奈,“感情的事,我们能说什么,现在奕辰因为企划书的事误会她,又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若翾也不解释,只是自己默默承受,我们怎么劝都没用,一切都得靠他们自己。”

    “企划书?什么企划书?”曾姐随口一问,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洛文曦和苏瑞互相看了一眼,洛文曦解释,“本来这事不应该告诉你的,今年我们有一个竞标,因为标价被泄漏,竞标失败。这是奕辰接手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

    “那这和小姐什么关系?”

    “竞标的时间正好是若翾离开的那段时间,能接触到标书的人不多,若翾又和他住在一起,随时都可以进入书房,所以奕辰一直怀疑是若翾把标价泄漏给对方公司。可是我查过了,那段时间若翾去哪里了,谁都不知道。”

    “所以少爷是因为这件事,觉得是小姐泄漏了商业机密,才和小姐怄气,不理她?”

    “泄漏商业机密,是要坐牢的,奕辰他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

    洛文曦长叹一声,点了点头。没办法,他们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件事和若翾没关系,若翾也绝口不提那段时间她究竟去了哪里,又和什么人在一起。就这样忍下冷奕辰对她的误会,任由两人之间的信任这样一点点出现裂痕。

    “你也怀疑是小姐做的?”

    “不是我相信就行,若翾曾经向我保证她不会出卖安盛,更加不会出卖奕辰。但是光我相信她没用,要奕辰相信若翾是无辜的。”

    苏瑞想了想,觉得应该把舒若翾的情况告诉他们,“其实若翾她,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两人齐齐地望着苏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若翾她,她有……”

    “啊!不要,不要,不要啊。”休息室里突然传来舒若翾的尖叫声,他们看了一眼,立马冲进去,只见若翾捂着耳朵坐靠在床角,双眼迷茫,摇着头嘴里呢喃着说不要、不要,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

    洛文曦往前靠近一步,她就往墙角缩了缩,害怕别人靠近。苏瑞拉住洛文曦,让她试一试。她轻手轻脚的走进,“若翾,若翾,别害怕,我是苏瑞,苏瑞姐,记不记得我?”

    舒若翾木讷的跟着念她的名字,可是脑海里那些画面一直挥之不去,像噩梦一样缠着她。她原本清冽的眼睛变的空洞无神,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她望着苏瑞,又似乎透过苏瑞看见另一个人,又哭又笑,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

    苏瑞一点点靠近她,蹑手蹑脚的接近她,对她敞开怀抱,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若翾,没事了,没事了。”

    不知道是那语气太过温柔,还是她出现幻觉,像是被遗弃的孩子找到归宿,眼里的喜悦感染着周围。任由苏瑞靠近她,将她抱在怀里小心安抚。到他们却真切听到舒若翾叫的那句冷先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舒若翾才慢慢平静下来,不再瑟瑟发抖,眼眶红红的,脸颊发烫,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让人不舍。

    洛文曦拉着曾姐悄悄离开休息室,让舒若翾好好休息,缓一缓。她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才会这样,胆怯惊恐,无助落寞,他记得自己靠近时她眼里的害怕和受伤。同时也让他更加确定了她心里冷奕辰的分量。

    “曾姐,今天的事,不要跟其他人说,我想她也不希望每个人看到她都是怜悯。”

    “我知道了,这里除了吃的,还有小姐换洗的衣服,等她好点了告诉她,大家都想她回来,那天的事是意外,让她不要自责!”

    “那天的事?哪天?”

    曾姐见他困惑,大概猜到舒若翾没告诉他。“就前些天她和你出去回来之后,也不知道你们忙什么,她回来都没什么精神。回家躺在沙发休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莫小姐吵起来了。两人推搡之间,莫小姐自己就摔倒了,少爷误会是小姐把她推到在地的,还责骂了她一通。之后小姐就没回家了。”

    洛文曦恍然大悟一般,“难怪她都住酒店,还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还说不要赶她走之类的。难道奕辰要赶她走?”

    曾姐摇头,“会不会是莫小姐?小姐对她一直都是客客气气,处处忍让,怎么两个人会无缘无故吵死了?除非有人要她走?”

    “就算这样也不至于让她变成这样?”

    “若翾也许小的时候经历过被人赶出去,或者经历过什么,在她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才会使得她这么脆弱。莫可可的事只是个导火索,让她回忆起小时候的事。”苏瑞走出门,解释说。

    “若翾怎么样了?”

    小姐好点了吗?”

    苏瑞摇摇头,对舒若翾满是担忧,“不是很乐观,现在平静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不想见人。”

    “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事需要慢慢来。我先回去,明天送点乌鸡汤过来,给她补补身子。”

    “好!”两人送曾姐离开公司,洛文曦又去休息室看舒若翾,却被苏瑞拦住,拉他去办公室。

    洛文曦收起他脸上不羁妖异的笑容,一脸肃然,连往日的称呼都没了!“你想说什么?”

    “从她回来之后,情况一直很糟糕,她一直瞒着你们吃药抑制病情。”

    “吃药?她得什么病?”

    苏瑞将那份检验报告拿给洛文曦看,“若翾刚回来,我就看见她吃这个药,她本来肠胃不好,吃了药经常吐。也见她昏过,我担心她,偷偷藏了一粒交给宁馨去化验。这药是缓解心悸的,里面还有一些精神方面的药物。”

    “创伤性后遗症?”洛文曦震惊,他从来没想过她会得这样的病,她究竟要经历过怎样的生离死别才在她心里刻下这样深的伤痛。他想起她在1603回忆过去时候的落寞与失落,对1603的了如指掌,难道她……

    事情似乎有了新进展,洛文曦马上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替我去查查湖滨世纪公寓D幢16楼1603原本的房主是谁,和什么人关系密切。”

    “洛少,你让我们查的人,有眉目了。莫可可这人原来是模特学校出来的,一出道就有很多人捧她。我们发现最近和一个叫方晓来往密切,每隔一个星期他们就会见一面,举止很奇怪,不像其他捧她的人,两人倒有点像上司和下属。对了,方晓这个人曾经是安盛的设计师,两个月前辞职去了荣氏,现在是荣氏的设计部的管理。”

    “荣氏?迅达电子什么时候和荣氏扯上关系的?假如说方晓有荣氏撑腰,让莫可可趁机偷了企划书泄漏给迅达,迅达再和荣氏合作,让安盛损失这次变革的机会,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