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蓝色妖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86字

    今天是舒若翾首件作品展示的日子,冷奕辰一早就到摄影房巡视,一并探望正在拍照莫可可。展示厅里还陈列了不少新作品,评审组对于这些新作品褒贬不一,唯独对舒若翾的设计给予了一致好评。

    厅里正中央陈列的作品最吸引人们的眼球,冷奕辰看完所有的作品之后,和评审组一起到隔间里讨论这次拍卖的事宜。

    莫可可翘班跟着冷奕辰来观展,只见她站在中间的展示柜前,对着那个珠宝,爱不释手,身边围了和她同组的模特,不知谁怂恿莫可可试戴这款项链。

    “真漂亮,我好喜欢,我可不可戴啊?”莫可可十分客气的问,展厅内的管理员们都知道莫可可是跟着冷奕辰到摄影棚巡视的,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答应也不是,决绝也不对。

    莫可可目不转睛的看着展示台上放着的水晶项链,白金链上挂着的水晶雕花,精细的将花瓣的脉络都连在通透的水晶里,正如同一朵正在绽放的蓝色妖姬,栩栩如生。

    莫可可见他们没反对,就越过栏带,靠近展台,艳红的指甲划过一片片花瓣。

    “别动!”突然有人惊得叫住她。

    “为什么不让动,你让我不动我就不动吗,我偏要。”自己喜欢中意的东西就在眼前,那会因为别人一句话收手。莫可可又仗着有冷奕辰在,趾高气扬,根本就不把眼前的小职员放在眼里。她直接伸手去摸那朵水晶蓝色妖姬。

    肖奈奈想去拦住她,可势单力薄,越不过眼前拦着她,打算看好戏的这群模特。

    “这是舒助理设计的,要拿去拍卖的,不能碰。”

    “不过一条项链而已,没什么不能碰。你喜欢你也可以碰。别说是一条项链了,就算舒助理在这里,又能拿我怎么样?”莫可可对于自己的手下败将嗤之以鼻,收回视线,挑衅的说。

    “就是,一条项链而已,都还没定价呢,能有过精贵啊。”

    “诶,肖助理,你可小心了,你要是再推我,我一不小心撞坏了东西,你可赔不起哦!”模特故意挡在肖奈奈面前,不让她靠近莫可可,别说走近一步了。

    “可可,总裁对你可真好,快去戴起来给我们瞧瞧。”

    肖奈奈见莫可可拿走了项链而无能为力,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莫可可娇笑,不管不顾地拿起锦盒里的项链到化妆间的镜子前试戴。冷奕辰和大家讨论好事情,看展厅里的人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她还没来,他就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看这期的宣传照。

    “奈奈你怎么不进去,傻站在门口干嘛。”舒若翾和苏瑞一起到展厅,见肖奈奈现在门口着急,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索性拉着她进展厅。刚才挡在门口的两个模特见情况不对,偷偷的溜走了,展厅里一片安静。

    肖奈奈几次想开口却找不到机会说话。舒若翾今天心情不错,提着兴致和苏瑞点评这次展示的作品,一转弯,她一眼就认出他。冷奕辰正坐在沙发上,身姿挺拔,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和他眉眼间一贯的冷漠。她突然闭嘴不说话,怕自己的坚强在他面前会瞬间崩塌。

    苏瑞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弈辰?”

    他听到声音,抬头对着苏瑞打招呼,瞥了她一眼,心口似乎被钝物狠狠敲了一下,她又瘦了,脸上毫无气色,双眼带着淡淡的雾气,不再带着笑容。从她离开咖啡馆之后,他就没见过她了,短短几天,瘦了很多。

    “咦,奕辰你也来了,是来看若翾的新作品吗?”唐和洛文曦两人也到摄影棚,见大家都在,唐为了缓和气氛,笑着说。“若翾你的东西呢,我期待成品很久了,别藏了快拿出来给大伙瞧瞧,这个可是拍出天价的蓝色妖姬。”

    “对啊,我来了半天了,也没看见,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大家这才发现展台上空空如也,都把视线转向负责看管东西的肖奈奈,“奈奈,东西呢?”

    肖奈奈皱着眉头为难地看着冷奕辰,这时候莫可可从化妆间里走出来,蓝色妖姬水晶项链赫然挂在脖子上。她嫣然一笑,“怎么样舒小姐,是不是很漂亮。”

    “刚才我就是想说,项链被她拿走了。”肖奈奈解释。“我让她别动,可她偏不听。”

    冷奕辰在场,大家误以为是他默许的。他们都看向舒若翾,很担心她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只见舒若翾的嘴角突然勾起,眉眼弯弯,笑的很自然。

    她优雅款款地走到莫可可面前,伸手捏下暗扣取下她颈上项链的水晶玫瑰挂坠,摩、挲着花上的纹路,淡淡地开口,“这朵蓝色妖姬名为倾心,价值百万,我宁愿毁了也不会让你玷污它。”说着扬手一扔,手上的蓝色妖姬掉撞上墙,碎了。

    一切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冷奕辰拍案站起来,还没开口就被舒若翾呛住,“怎么,生气了,又想赶我走?你放心我会走,之后不会再在你面前添堵了。”她笑了,她的笑容很美,清雅脱俗,不惹云烟,美的让人惊艳,让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所有人惊艳与她的笑容的时候,她转身决然离开摄影棚。

    洛文曦回过神立刻追上去,唐看着地上的水晶感叹。语重心长的说:“奕辰你这样对若翾太过分了,你既然不爱她,就不该招惹她。如果你心里有她,就不该这样无视她的付出。这水晶玫瑰,是若翾为你设计的,哪怕你误会她,莫可可羞辱她,她也没想过要放弃。她知道你和文曦打赌,不希望你输,生了病还熬夜通宵加班设计作品,从选材到切割是她全程跟着,竞拍价200万。安盛集团有史以来的最高价。”

    唐捡起断成几段的水晶玫瑰,放在盒子里递给他,“这个水晶玫瑰之所以会拍到这么高的价格,还有个原因是它的意义。蓝色妖姬的花语是相遇是一种宿命,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怎样才能拥有一份温柔的情意。这朵水晶花,若翾取名为倾心,一见倾心。”

    冷奕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的表白来的太突然,有些难以相信,他以为舒若翾不会再回应他,甚至逃避他,所以他才会放弃。

    这时候洛文曦一脸失落的回来,说没有追上舒若翾。苏瑞一听急得哭了,大声责怪冷奕辰:“你口口声声说你爱若翾,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她回国时间短,在国内没朋友也没亲戚可以依靠,你任凭这个女人赶她出去。她搬出来,住在酒店里,每天晚上做恶梦,甚至她都不敢睡觉。她害怕打针害怕去医院,动手术之后身体不好,一直高烧不退,还死撑着来公司上班,为的是什么,你不爱她就不要折磨她,她有创伤后遗症,你这么刺她,她会死的……”

    冷奕辰望着手里的水晶玫瑰,脑海里想起她绝望受伤的眼神,猛地将盒子往洛文曦怀里一塞,追了出去。

    “奕辰……”

    “诶,好像没你什么事了吧。”洛文曦挡住莫可可,痞痞地坏笑,“要不我们好好聊聊。”

    莫可可拍开他的手,一脸厌恶,“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苏瑞不由分说上前就打了她一巴掌,“都是你这贱人,要是若翾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莫可可捂着脸,狠狠地回瞪她。不过苏瑞压根就不理她,拉着自己老公出去找人了。

    “莫可可啊莫可可,像你这样身材样貌的人怎么会选择走这条路呢,要是小若翾有事,别说苏瑞学姐不放过你,就连弈辰也不会放过你,被人当做棋子的滋味不好受吧。带走!”洛文曦一拍手,应声走进两个保镖,架着莫可可离开摄影棚。

    舒若翾走出公司就接到卓一的电话,立马开车离开,等洛文曦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舒若翾开车去庄园,卓一已经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两人走进庄园后的小屋。小屋是有钢筋水泥建成的简易房,一道门,一个铸铁的气窗,和牢房没多大区别。走进防盗门,里面用铁门隔开的几个房间。这里只关着一个人,进门就听到他的叫喊,奋力捶打铁门,可惜铁门纹丝不动。隔着铁栏对房内的一切一目了然,一张床,一个马桶、水池。

    “林元彪,就算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舒若翾缓缓走到他面前。只见林元彪贼眉鼠眼,鼻青脸肿蓬头垢面,獐头鼠目。

    林元彪愣神,直勾勾地望着眼前这个人,真美!一绺微卷的黑色长发披落在肩上,显得有些慵倦和疲惫,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弯弯的峨眉,一双桃花眼,被长睫毛盖着的眼眸闪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光,却藏着深深的恨意。秀挺的琼鼻,秀气中带着冷漠。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一身简单的蓝色衬衣和紧身牛仔裤,勾显出她的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林元彪顿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杀气,收起他痴迷的眼神,十分警觉地望着她,“你,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