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回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127字

    舒若翾一只手环抱自己,下巴抵在手臂上,屈着膝盖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望着熟睡的冷奕辰,放任自己最后一次的任性。也许明天一醒来,一切都将改变,两个人各自回到各自的位子上,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冷奕辰一阵胸闷气短,恍然醒来,揉揉发痛的头,冰冷的毛巾还贴在额头上。顺着墙角的暖光,不一样的摆设,他发现自己正躺在舒若翾的床上,拿开头上的毛巾,胸口沉沉的。低头一看压着自己的居然是舒若翾,她卷缩着身子趴在他的怀里,汲取他身上的温度,细密的睫毛下还有未消的黑眼圈,淡淡的,此刻她睡得很平静安心。

    冷奕辰记得自己来舒若翾房间看看她在不在,空荡荡的房间让他心烦,后来喝醉了,之后就不记得了。微凉的指腹划过她清瘦的小脸,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撩开脸颊上的发丝,轻轻搂住她免得她掉下去,又扯来手边的毯子盖在她身上,一脸如意的样子。

    看着她躺在自己怀里,安静地赖着他,他心头暖暖的,很满足,好像只要她在身边,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很多的言语,不需要的物质来满足。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他可以一直这样看着她,陪着她,不用顾及其他。

    或许长时间没睡好做了噩梦,或是心中有挂念,舒若翾突然惊醒,撑起身子,呆呆地看着醒来的冷奕辰,他嘴角噙着笑意,英俊的面容带了几分随性,目光轻柔深邃,一手搂着舒若翾的纤腰,和她对视。

    舒若翾愣了好半天也没反应,直到感觉到腰间的掌心传来的温度,他正搂着自己,自己还半靠在他怀里,姿势很暧昧。

    舒若翾推开他跳下床,离他远远点,好像冷奕辰做了什么事似的。她一想起自己趁他醉酒说的话,害怕他知道,竟然紧张地结结巴巴,“冷先生你,你醒了。你喝醉了,我扶你在床上休息。现在你醒了,可以回去了。”

    话一说完,舒若翾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什么叫你醒了,可以回去了。脸颊不自然的发烫,她盯着自己的脚,不说话。

    他有多久没听到舒若翾这样唤自己,也不在意自己此刻的衣裳不整,起床穿上外套,瞧见她紧张慌乱的样子,像受了惊吓的兔子,惹得他一阵心软。冷奕辰亦步亦趋地走到她面前,故作受伤,戏虐道:“舒助理可真是铁石心肠,刚才还投怀送抱,现在利用完了就弃之如履。”

    “我哪有。”舒若翾反驳道,抬眼间却见他笑了,唇边的笑意更浓,长身玉立,飘逸宁人,在暖光的衬托下更显他迷人的魅力。

    舒若翾别开眼怕自己一时心软深陷在他的温情里,怕决定离开的心会因他而动摇。她退后一步,隔开两人的距离,“冷先生早点回去吧,免得被莫小姐看到,让她误会。”

    听到舒若翾话语中的疏离和抵触,让他不爽,往前走了一步,佯装动怒,“莫小姐,莫小姐,你只担心她会不会误会,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不问问我的意思,不问问我是怎么想的?”冷奕辰眉头紧紧打了个结,冷然的双眼凝视着她,不放过她任何一个小动作。

    舒若翾咬着嘴唇,曾经她想问,想问他:心里还有没有那时的情感,还有没有她的一席之地,对她还有没有最初的柔情和疼惜……但现在只想早点让冷奕辰离开,她害怕自己的伪装会瞬间崩塌。“我,我没什么好说的。”

    冷奕辰大步走到她面前,“舒若翾,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没有想问的?”

    “没有。”舒若翾避开他,坐在沙发上,语气冷淡。

    冷奕辰勃然大怒,“那你为什么要设计倾心,给了我那样别样的表白就不想知道我的回答?不想知道我和莫可可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就不想知道我心里有没有你,还爱不爱你?”

    “爱与不爱?爱与不爱现在队伍还有意义吗。”她抬头望着他,迎着床头灯的微光下,他古今不波的眼里泛起点点涟漪。舒若翾心尖一颤,清弘水眸瞬间弥上氤氲雾气,眉心一蹙,下意识地拽紧衣角,“不管你和谁在一起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不爱了,呵!”冷奕辰一声讥笑,忿然离开她的房间,门开了被重重的关上,一片寂静。

    舒若翾坐在在沙发上,埋头抱膝卷缩在沙发里,失去冷奕辰的痛楚渐渐袭来,微红的眼圈,眼圈里打转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他爱时她不敢爱,她决心放下一切爱他时,他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人。

    爱情总是这样百转千回,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也许两人注定要分开,两条平行线本不该有交集。

    冷奕辰用力地甩上门,靠在门边,听见倔强坚强的舒若翾哭了,羸弱的身子颤颤发抖,心痛不已,长叹,“舒若翾,要你说句真心话有这么难吗?”

    舒若翾蓦然回首,吃惊地望着他,“你,你不是走了吗?”

    “我不假装走了,怎么会知道原来你这么爱哭。”冷奕辰话中带着些许无奈,恨透了她吃软怕硬的性子。走到她面前,抹去她眼角的泪珠,猛地将她拉到怀里,毫无征兆地凑了上去,贴在她微红的薄唇上。

    被动的舒若翾在他的柔情中回过神,想起那晚他房里的旖旎,想起莫可可对她的讥讽,想起他的无视,想起那朵摔碎的蓝色妖姬,坚决地她推开他,离开那个让她觉得温暖安心的怀抱。

    “你,你走。”

    冷奕辰怒了,他从未对一个女人这样费尽心思,抓着她的双肩,“舒若翾你看着我,所有人都指责我辜负你,可你呢,你告诉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为什么要把所有事情藏在心里,你告诉我啊。”

    “我……”舒若翾别开头,有些呜咽。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她忍着眼里的水雾,眼前的人越来越模糊,她该怎么办,又该如何面对他?这一步如果走错,那一切都不能回头,那段感情注定要分开,注定会被她利用。这样不完整的爱该怎么告诉他,要怎么和他走在一起?

    “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们不会有结果的,放了我吧。”舒若翾软坐在地上,满脸的泪痕。“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

    “放过你,你扰乱了我的心却让我放过你,那我呢,我要怎么办。”冷奕辰拽起舒若翾,摇着她的双肩,咄咄逼人道:“舒若翾,你看着我!看着我,只要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爱我,没有对我动心,从今以后我绝不会纠缠你。告诉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爱我。”

    舒若翾挣开他的手,泪眼汪汪的,双手捂着阵阵发疼的胸口,“我不爱你,我不爱你。我一点都不想爱上你,也不敢爱你,我们不会有结果的,不会有结果你知不知道。可是我守不住我的心,它为了你痛,为了你哭,为了你跳动,它一点都不像我,你要我怎么办,你告诉我要怎么办。每天看着你和莫可可出双入对,看你们有多恩爱,多甜蜜,看你们亲热,我的心在滴血,我好难受,心好痛。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她要我走,我搬出去了;她让我不见你,我躲在办公室;她要我走,我辞职。你还要我怎么样,你告诉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能不爱你,告诉我……”

    冷奕辰猛地抱住她,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和幸福,不忍她这样哭,轻声哄她:“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不该试探你,不该不听你解释,不该故意不见你,不该误会。我该死,对不起,别哭了好不好。”

    冷奕辰搂着舒若翾,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背,让她发泄心里的委屈,如果不狠心逼她,也许他不会听到舒若翾的这番话,更不知道她的这番心意。他此刻的心情深沉而复杂的,发出沉重的叹息。温热的吻落在她的发间,任由她在自己怀里哭泣。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身体,透着她骨子里的不安与害怕。

    “我和莫可可什么事都没有。”冷奕辰轻声在她耳边说。

    舒若翾愣住,一脸不相信看着他,什么事都没有,那晚她听到的又是什么?冷奕辰不禁白眼,知道怀里的娇人又胡思乱想,低声在她耳边解释:“我不知道她到底和你说过什么,不知道你听到什么,但是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从头到尾我都只是利用她来刺激你,想看你会不会为了我吃醋,会不会气急了来找我,和我大吵一架。可我等了这么久,你一句话也没有,就知道自己背地里哭。”

    冷奕辰低头吻去她的眼泪,搂着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上,闷闷地说:“那天在马场你无故失踪了,电话不接,我找了你整整一天,以为你在逃避我,对你很失望,正好莫可可撞上我,我以为我可以放手不去想你,不管你,可我发现我做不到,每天晚上我躺在客房,我就会忍不住想你,想你在干什么……这段日子不单单是在折磨你,也在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