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片刻的永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65字

    冷奕辰安慰的话和坦诚让舒若翾感动不已,却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他,只能靠在他怀里驱散自己心中的阴霾,慢慢缓解身上的痛楚。冷奕辰似乎发现她的异常,手脚微凉,额头滚烫,他赶紧将她抱到床上,“这么烫,你还在发烧?我去拿体温计。”

    舒若翾抓住冷奕辰的手,摇摇头,尝试着让自己能平静下来,不让情绪有过大的浮动,“不用,留下陪我好不好?”

    “真的没事?”冷奕辰的眼里满是对她的担忧,苏瑞只告诉她身体不好,有创伤性后遗症,其余的他一概不知道。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高的异常的温度,让他很难安心。

    舒若翾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冷奕辰,她曾想着他能这样陪在自己身边,但愿望成真的时候又有些患得患失,未来的路究竟会怎么样,是一路荆棘还是困难重重。还是像上官宁馨说,不去试试怎么会知道未来的路究竟是怎么样,哪怕最后是分开,也无悔自己曾经不顾一切爱过。

    想通这件事,一直困扰她的苦恼霍然解开,只是这条复仇之路怕会更艰难。

    舒若翾浅笑嫣然,“就算要看病也得等天亮了,难道你又要这个时候把南宫叫来,宁馨会抱怨你的。宁馨现在走出家门去上班,本来陪南宫的时间就少,你再剥夺他的时间,小心她以后不让南宫给我看病要怎么办!”

    冷奕辰对她无可奈何就顺着她,不过他还是去药箱里找退烧贴,总不能让她烧坏了。冰凉冰凉的贴在舒若翾的额头上,引得她一阵发颤。

    舒若翾拉着冷奕辰让他躺在身边,靠在他的怀里,耳边紧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规律而有力的心跳声,又因为一晚上的争吵闹腾,再加上还在发高烧,困意席卷,很快她就睡着了。似乎他在身边总能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不用畏惧风雨,有他在抵得上一切。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也感染了凝眸看着她的冷奕辰。

    两人都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片刻的永远。

    清晨,晨光初露,第一缕阳光照进舒若翾的房间,冷奕辰醒来,怀里的人还睡梦中,依旧侧着身子,只是不再像以前一个人的时候缩着。看着她可爱的睡容,蓦然想笑。如若两个人能温暖彼此,相互爱护,相知到相依,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松开舒若翾的悄然地下楼。

    曾姐正醒来要往厨房去做早饭,却看见冷奕辰在里面忙活,“这,少爷你这是?”

    冷奕辰回头看了曾姐一眼,继续搅动,“若翾习惯了喝粥,熬点养生粥给她。”

    曾姐低低地笑,“看来少爷和小姐是雨过天期了,我说今天怎么鸟儿一直叫个不停,原来是有好事,这些日子害的我们担心,不过总算没事了。”主子的事不是他们能插手的,看着舒若翾和冷奕辰各自不说话,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舒若翾离开6号馆,他们对莫可可更是避恐不及。不知不觉间,他们都对舒若翾有了一份期待。

    冷奕辰嗯了一声,难得开口解释:“这件事确实是我做错了,所以今天起来亲手熬粥,给她道歉。对了,曾姐,若翾的身体不好,记得每天熬些汤给她补补。”

    曾姐欣然答应,只要是对他们两人有益的事,她不会反对。见冷奕辰不需要她搭把手,她着手做其他东西,总不能早餐只有一碗粥吧。

    舒若翾迎着刺眼的阳光醒来,朦朦胧胧睁开眼,身边的位置空荡荡的,伸手过去还残留着他的温度,独属于他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淡淡气息,有几分像阳光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等冷奕辰忙好上楼叫醒她,见她已经醒来,坐在床上,双手环抱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双眼有些空洞,了无生气,在光晕安静的像个世外的人,空灵清丽,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消失的感觉,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冷奕辰皱了皱眉,靠近她,有手遮住她那双桃花眼,不想看见她此刻心清如水,捉摸不透。舒若翾一惊,眼前一片黑暗,只觉身边的位置陷了,他独有的气息缓缓靠近,眼睛上有手慢慢放开,将她额头上的降温贴撕了,掌心放在他的额头上,“不烫了,好点了吗?”半天却没见舒若翾回答他,“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在想什么?”

    “刚才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冷先生,我以为,只是做了个梦,有点,有点失落而已。”

    冷奕辰伸手揉揉她的发顶,捧起她初醒发红的小脸和自己对视,“现在还觉得是一场梦吗?”

    舒若翾浅浅一笑,眉眼清淡,笑得很恬淡,笑容里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声音轻柔的似春风在耳边呢喃,“不会,有你在,即便是梦,我也希望能一直梦下去。”

    冷奕辰的笑容徐徐绽放,闲恬的微笑却又有些狡黠,让人温暖又让人难以琢磨,清瘦的身子弥漫着淡淡眼光的气息,低沉又孤傲,温暖又冰冷,安逸又张狂,潇洒又大气,神秘又熟悉,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极其柔和。他模糊的笑容里面有着宠溺的味道,平和地把她完全包围。让人贪恋起这样的他,不舍、不愿离开。

    “下楼吧,不早了,等会还要带你去南宫那,让他给你检查一下,这样反反复复的发高烧很损耗身体。”

    舒若翾起床去刷牙洗脸,换了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配上宽腰带,勾出她曼妙的腰身。简单盘了一个团子头,化了淡淡的妆,显得她精致简约,优雅大方。

    冷奕辰见她一切都准备妥帖,向她伸出手,舒若翾一愣,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两手相握,牵着她下楼。

    曾姐、玛丽可是在楼下等了很久了,见他们两人牵着手下楼,会心一笑,揶揄道:“总算下来了,再不下来可就辜负少爷一早起来为你熬粥了。”

    “曾姐!”

    “真的?”舒若翾有些受宠若惊。冷奕辰拉着她入座,依旧亲自为她盛粥,一切照旧,好像莫可可的事只是一个插曲,甚至都没有想起她曾经的存在。当然,玛丽和曾姐也不会让她的东西留在6号馆,早就彻底消毒了冷奕辰的房间,抹去她的痕迹。

    两人一同去医院,可惜不巧,南宫澈今天休假在家,冷奕辰不放心别人来,一个电话把南宫澈又叫回医院。上官宁馨也跟来了,一见冷奕辰就是一阵牢骚:“奕辰哥,不带你这样的,自己过的不舒坦了,就不让澈过舒坦。他好不容易休息在家陪我,你把他叫来干什么?你要是不想孤家寡人一个,去把若翾追回来啊,伤了她的心,害的她都不敢回去。”

    南宫澈在一旁看好戏,显然他没和自己娇妻解释冷奕辰叫他来医院给舒若翾检查的,他倒想看看冷奕辰最后要如何收场,虽然自己两人今天能一起来,必定是没事了。可难得见他对一个女人动心费心思,总不免想要捉弄他一番,而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他的娇妻上官宁馨了。

    舒若翾怕上官宁馨噼里啪啦的爆出一些私隐,赶紧从冷奕辰背后探出头,一脸抱歉地对冷奕辰笑了笑。

    上官宁馨一瞧见舒若翾出现在冷奕辰身后,一阵惊悚,再看两人亲密的样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惹谁都不该招惹冷大少,这人报复人一向悄无声息。

    这不,冷大少可黑着一张脸呢,对这舒若翾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不错啊,居然能请的动上官大小姐给你撑腰啊。澈,好戏可不是免费看的。”

    南宫澈见他要秋后算账,拉着宁馨进办公室,一本正经的说:“你今天来是要检查什么?”

    “她最近反反复复发高烧。”

    “那还不是被你气的。”上官宁馨坐在一边小声附和着,两人警告的扫了她一眼。

    “上回检查没有发现你其他问题,你有创伤性后遗症?”南宫澈找出舒若翾上回住院的病例,还有刚才舒若翾的检查报告。

    舒若翾不解,他是怎么知道的,困惑地看着南宫澈,上官宁馨却开口解释说:“上回你的病发作,痛的晕过去,虽然后来吃药缓解了,但是我和苏瑞姐还是很担心,就偷偷从你的药瓶里偷了一颗给澈拿去化验。”

    既然大家都知道了,她就大大方方承认了。“是!”

    “愿意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舒若翾抬头与冷奕辰对视一眼,低下头,目光有些幽暗,“亲人离世。”听她这样说,他们只当舒若翾说的是她双亲离世的事,她的生日和他们的祭日在同一天,旁人的眼光总会不一样,对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那药的副作用虽然比一般药物小,但是也没法根治,最好的办法是你能自己走出这个心理阴影。配合食疗,注意休息,还有记住这个要不能多吃。”

    “嗯,我知道。”手边传来温热,冷奕辰握着她的手,她偏过头对他笑了笑,让他不用在意,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