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设计大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34字

    “还有呢?”

    “至于发烧不断是她最近没休息好,体质弱的原因,休息一段时间好好调养就会好的,不用这样大惊小怪。注意事项我都写在这里了,回去好好看看。”

    “宁馨生病,你会比我更紧张。”冷奕辰收下纸条,面无表情,淡冷的反驳。同时也肯定了两人的关系。

    南宫澈手笔不停,继续写病例,“情况不同,她本来就是个病人。小若翾可是因为你才生病,责任在你。”

    冷奕辰被南宫澈呛声,无言以对,确实,舒若翾的生病他要负全责。适时,舒若翾开口解围:“南宫,既然今天你没上班,介不介意我请你们吃饭?”

    南宫澈抬头打量着舒若翾,今天穿着淡蓝的连衣裙,清新可人,化了妆掩盖了脸上的病态,精神不错。在他们这些见惯美色的富家子弟眼里也算得上美女的,动静皆宜,是不可多得的世家千金。也难怪能让不近女色的冷奕辰动了心,南宫澈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吃饭,改天吧。今天我答应了宁馨带她去商场买东西。再说奕辰不是还要回去上班吗!”

    这是下逐客令,本来就是为发小这才刚回医院,若是再占着他和未婚妻两人时光,要遭人嫌弃的。那一个眼神,冷奕辰就知道他的意思,承接他的话,说:“今天公司有例会,你的出席,今天先和我回公司开会,等你好点了再说。他们两个跑不了,改天请也可以。走了!”冷奕辰拉着舒若翾离开医院。

    上官宁馨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他们这就没事了?”一开始她可是看着舒若翾怎么伤心难过的,尽管她藏的很深,那笑容里没有温度,眼里的黯然神伤,足以说明一切。

    南宫澈搂着上官宁馨,吻着她的红唇,堵住她的话,上官宁馨只是静静地仰头承受他温柔又轻佻的吻。

    “他们两的事用不着我们操心,要操心就操心你老公我,知道不。奕辰这回是认真的,他那眼神我是知道,他不会轻易放手的。”

    “那莫可可呢?”她没忘记舒若翾是被谁赶出6号馆的。

    南宫澈搂着上官宁馨走出医院,给她系上安全带,“莫可可不过是个棋子,用来试探若翾的,之前我就告诉你奕辰这种动了心就不会放弃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别的女人好。多半是因为若翾她那天失踪,奕辰一时生气而已。我在意的是若翾的病。”

    “很严重吗?你不是说静养就没问题了?”

    车子缓缓启动,“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到现在我还拿不到若翾的病例,一方面是她的病例是机密文件,一般人拿不到;还有一个原因,就你们偷回来的药来说,药量药效都拿捏的很精准,说明若翾她有自己的主治医生,而且是只为她服务,或者说是为了她的家族服务,这类医生往往都是权威,想要查他们就更难!”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南宫澈对她笑了笑,温文尔雅,“不用,你只要安心做你的南宫太太就好了。婚期定在明年,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婚酒邀请函的样式我都带回家了,你有空可以选选。”

    上官宁馨听他这样说,一阵感慨,好快,一眨眼要结婚了,好在现在的她不会天天围着南宫澈转,不会动不动就胡思乱想。现在偶尔她会开始幻想婚后的生活,他们会不会依旧这样幸福?

    冷奕辰开车去公司,车停在地下车库,舒若翾却拉着他:“冷先生,我们,我们在公司能不能维持原样?”

    “为什么?”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沉冷的声音透着他的不悦。

    舒若翾抓着安全带,咬牙解释,哪怕会得罪孤傲的冷奕辰。“公司里对我本来就意见很多,一个是我连续升职,再是因为文曦,即便是朋友关系,可再他们眼里却不是。设计大赛要开始了,他们要知道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论我能不能获胜,他们都不会认可我,只会以为我是凭借你的关系取胜的。我不想招人话柄,你答应我好不好?”

    一句男女朋友关系,让冷奕辰很受用,他考虑再三,知道舒若翾的话也不是没道理,好强如她最在意的就是她的设计,看她这样小心翼翼、低眉恳求的样子,也就答应了,反正他是老板又是房东,要见她一面还不容易吗!

    舒若翾一脸娇羞状,明眸皓齿,清丽雅致,惹得某人心猿意马,冷奕辰猛地靠近,捧着她的小脸吻了上去,轻若浮云,软如流水。带着舒若翾一点点回应他,那吻满是柔情蜜意,让她几乎生出一种错觉,自己是被他最珍视的宝贝。在她被吻的快喘不过气,冷奕辰一脸餍足的样子才松开她。在她唇边细语:“中午来我办公室,我们,继续!”

    舒若翾脸红耳赤,不敢再去看身边的始作俑者,开了车门跑了。冷奕辰低笑两声,才悠然自得的下车,走进专属的电梯。

    他们谁也没发现角落那道嫉妒的目光,捏着手里的咖啡杯,恶狠狠地望着那道深不可测的背影,眼前一片模糊。

    舒若翾站在员工电梯里,捂着脸,强迫自己冷静,不去想冷奕辰那挑 逗十足的话,设计大赛要开始了,她必须拿下安盛集团的首席设计师,但现在她和冷奕辰的关系,这条路,究竟该怎么继续?一想到这里,舒若翾含笑的眼里浮现冷意,如何才能做到两全。

    这个复仇计划是经过他们精心设计的,一环接一环,任谁也想不到舒若翾会爱上冷奕辰,但复仇她绝不会放弃,那就必须会伤害到他。

    当舒若翾还在考虑事情究竟要怎么做才好,电梯已经到了。舒若翾出了电梯,走进会议室,才入座,冷奕辰后脚便进来,时间刚刚好。舒若翾一脸淡色,冷奕辰嘴角微微勾起,似有似无的笑容,让他们感到惊诧。

    知情的,对两人这一前一后进会议室不言而喻,他们都和舒若翾一起经历过远航地产的改革,今天两人再次出席,之前冷奕辰移情莫可可的流言不攻而破,任谁也无法撼动舒若翾的地位。不知情的,对于两人的一冷一笑很是好奇,之前莫可可三番两次刁难舒助理,是为了什么,舒助理甚至因为莫可可直接毁了价值百万的水晶玫瑰,难道是向老板叫板,他们这些看官一脸看好戏。

    冷奕辰用那冷傲孤清的眼神扫了他们一圈,洛文曦姗姗来迟,见到舒若翾一脸不爽、耳根微红的样子,愣怔住,这是怎么了?又瞟了一眼冷奕辰,他那肃然的眼神回了他一眼,洛文曦了然,笑着欢愉坐在舒若翾旁边,用极度调 戏暧昧的眼神对着舒若翾。惹得某人刚刚压下的温度再次染上她的脸颊又是微红微红,为她的淡妆添了几分颜色。

    舒若翾别过脸,却撞上冷奕辰若有若无的视线。她伸脚狠狠踩着洛文曦的脚背,洛文曦强忍,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无声的告饶,可怜地望着舒若翾,她这才放过他。

    这边的小动静也没逃过冷奕辰的眼睛,他冷眼旁观,嘴边的话不停,“设计大赛,今天正式开始,为期三个星期,所有的作品最后以演说的方式展示,获胜的将成为安盛集团的首席设计师,将代表安盛集团参加明年的国际设计大赛。本次比赛可以以个人或小组的形式参加。具体的看公告,另外还有几份人事调动,也会一并发出,散会后你们自己看。”

    “还有人事部需要对模特做个系统的培训,不要再出现把东西摔碎的情况。”冷奕辰这样说无疑是把责任推给了那个不知去向的莫可可身上。

    舒若翾扯了扯洛文曦的衣服,低声问他:“莫可可呢?”昨晚冷奕辰告诉她,莫可可被洛文曦带走了。

    “闹自杀,在医院。”洛文曦很是不屑地说,如果真心想死就不会是割手腕,可见她没不是想死,而是想趁此机会逃走在是真的。

    舒若翾听后有些吃惊,莫可可那样精明谨慎的人,也会走这一步,难道她是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洛文曦逼得?方晓费尽心思靠近她,也没法从她嘴里套出点什么。“你弄得?”

    “舒大小姐,你可别冤枉我,我可没弄死她,犯法的事我可不做,虽然挺想替你出口恶气。东窗事发,她想办法逃走而已。”

    “自杀,这未免也太极端了吧。”

    洛文曦摆手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两人暂停了话题,认真开会。各部门汇报之后,这次例会很快就散了。冷奕辰最先离开会议室,黛安娜若有所思的看了舒若翾他们一眼,紧跟着冷大少回自己岗位。

    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洛文曦一手撑着下巴,幸灾乐祸地笑,“小若翾,你身边情敌还真不少。”

    舒若翾收拾的动作停了停,长叹一声,“文曦,你说我是不是不该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