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坦白从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77字

    “你想干嘛,不会又打算一走了之吧。”洛文曦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认真的说:“你要是走了,辰会疯了的。你大概还不知道上回你突然失踪又不接讯息,他急成什么样子,整个人差点失去理智,那样子太恐怖了,你可别让我在经历一次。”。

    洛文曦一想起舒若翾失踪的那晚,冷奕辰那疯狂的样子,他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舒若翾的短信,恐怕冷奕辰真的会拉着所有人一起入地狱,那一路飚车简直就是不要命。

    当初那个女人死了,冷奕辰也只是颓废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发疯了工作工作,眼里只有工作。他们曾经一度以为冷奕辰会垮了,可后来他却没事了,只是对女人越发的冷漠。直到舒若翾的出现。

    “不会,就算走,我也会告诉他,不会再让他联系不到我。你放心。”

    肖奈奈探头进来,直蹦舒若翾身边,昨天发生那样的事,她至今还没回过神。赶紧拉着当事人,八卦道:“你,你是不是和冷总他,你们两个怎么样了?”

    昨天要不是苏瑞指着冷奕辰一顿责骂,恐怕她还不知道原来她们眼里英俊不凡、沉稳内敛,深不可测的钻石男神总裁已经有主了。还是她身边的好友,这消息太震惊了,她到现在还有点难以置信。

    舒若翾望着洛文曦,希望他帮忙解围,谁知道他故意无视她。“那个,我和冷总没什么!”

    “嗯?”那一声疑问,声音悠长,一脸嫌弃的样子。

    舒若翾本想瞒着所有人,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那天肖奈奈还在场。

    “你是不是和冷总在交往?是不是,你快说啊。”

    舒若翾被逼无奈,只要点头承认。肖奈奈不禁要对她竖起大拇指,抓着舒若翾一直追问,“你是怎么追到冷总的,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们藏的也太深了吧,平时完全看不出啊……”肖奈奈喋喋不休的问了好大堆问题。

    洛文曦大笑,“今天我总算是佩服你们女人了,不去做狗仔实在是可惜了,这么八卦。小若翾,你自求多福吧。”

    “洛文曦,你敢见死不救。”

    肖奈奈摆摆手,“去去去,我们女人聊天,你个大老爷们就不要插嘴了。”拉着舒若翾就往外走,这让洛文曦爱莫能助。

    英雄救美的事,自然不需要他,有人会去。

    肖奈奈把舒若翾拉到一处偏僻的角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你和冷总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在一起了。”

    “就这么简单?”肖奈奈明显不满意这样的答案。冷奕辰可是她们心目中的钻石男神,就这么快被搞定了?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

    “我是问你是怎么在一起的,平时没见你们有交集啊,老混一起的只有洛总,要不是苏瑞姐说出口,我还不知道,你们也太能瞒了吧。”

    舒若翾很是抱歉,“这事不是不说,其实我自己也还没理清头绪,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们。还有这事你不要给别人知道,公司这些人你也知道,传开了,我也别想呆下去了。”

    肖奈奈答应了,公司这些女人,每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舒若翾。“你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对了,那莫可可呢?她可是一直以总裁夫人自居的,这就被洛总带走了?今天总裁那话是故意这么说的吧,什么模特培训,不就是要给人事部一个警告吗,不要把随便人放进来。莫可可该不会被封口了吧?”

    舒若翾摇头,对于莫可可的情况她也不清楚,她也想知道她现在究竟怎么样。

    “不对不对,不对,你进公司面试的时候是总裁亲自吩咐的,还亲自面试的,钦点的高级助理。你和夏芷争执,也是总裁为你解围,国际展会你又是负责人,还秘密参与整个策划,甚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他以前可从来不会管这些琐事,你们一开始就认识了,对不对?”

    在肖奈奈敏锐的洞察力下,舒若翾不得不折服。只解释说自己也住在四季雅苑。

    “四季雅苑,四季雅苑,总裁不就住在四季雅苑6号馆,你们是邻居?”

    舒若翾干笑两声,“算是吧。”他们可不是邻居,而是同居。本想再和肖奈奈交代几句,远远就看见身影欣长、西装笔挺的一人迎面走来,深邃的双眼一直围绕在她身上。

    “聊好了吗?”

    肖奈奈身后突然响起那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逗得她小心脏一阵颤抖,僵硬的转过身,“总,总裁!”

    这背后议论老板,被抓个现行。

    冷奕辰对于她的态度有些好笑,但并不在意,在她们眼里他是不可靠近亵渎的,遥不可及,不像舒若翾。也许同样的家世让两人没有距离感。

    越过她走到舒若翾的身边,侧头询问她,“能走了吗?”

    “去哪?”舒若翾不明白。

    冷奕辰伸手轻弹她的额头,“送你回家,你忘记了,回去吃药休息。”

    “今天不用忙了吗?”

    “文曦在,公司的事他能做主的,不是还有电脑吗,可以视频会议的。”

    “那我先去唐总监,去拿这周的设计稿,你等等。”

    “好!”两人完全无视外人在场的交谈,让肖奈奈大为震惊,这真的是他们所熟知的总裁吗,那笑容浅然,满目柔光,英俊风流的人真的是那个冰冷淡漠、不近人情的冷大总裁?

    冷奕辰目送舒若翾离开,才双手插在裤兜里,目光冷然、锐利有神,不怒而威,不同于看舒若翾时候的眼带笑意,虽然很浅很浅。“舒若翾的事,希望你在公司能保持沉默。”

    “我会的,若翾不是平常人,能得到总裁的另眼相待也是意料之内的事。虽然感情的事很难说,不过还是希望总裁别辜负她,不然我们可不依你的。”肖奈奈抛开上下级的身份,打趣道。

    “我知道!”简单的三个字,算是对她的回答。

    肖奈奈收拾好心情,压着内心的激动,回行政部。

    “莫可可,你要是想死,就该割脖子上的大动脉,割手腕算什么,想死还死不了,活受罪。”

    “你滚,洛文曦,你给我滚。”莫可可手腕上还包着纱布,打着点滴,原本娇俏妖娆的脸苍白一片。把枕头扔向洛文曦,被他气的一阵气喘。

    洛文曦轻轻一躲,冷笑:“你放心,我一定会走的,今天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因为你的配合和精湛的演出,辰和小若翾已经和好了,本来两人都不够坦诚,因为你的介入,两人似乎都明白对方的心思,应该好好谢谢才对,可惜啊可惜。对了,等你身体好点了,就可以上庭了,你如果还想逃避,大可以再割一刀。这回可就没那么幸运能救活你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出你幕后指使的人,我就放过你!”

    “不可能!”莫可可立刻回绝。

    “既然谈判失败,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慢慢等吧,这回你们给我好好盯着,再出错,你们就不用干了。”

    “是,洛少!”

    看守人依旧一外一内看守着莫可可,那天他们一进门就看见莫可可躺在血泊里,好在送去医院及时,没出什么大事。这次他们没收了所有利器,除非她撞墙、触电,不然也没那么容易死。

    “怎么样,弄到医院监控中心了没有?”卓一在一辆黑色押运车里,焦躁地问卓尔。今天是最后期限了,就算抢,也要把人给抢出来。

    “别急啊大哥,不就一个女人吗,不用这么紧张!”卓尔快速敲打键盘,去探路的黑衣人已经去查莫可可所住的楼层。不过洛文曦保护措施似乎很到位,他们查了一天了也没什么进展。要不是今天洛文曦又去医院,他们可就功亏一篑了。

    卓一甩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你给我快点,小姐怪罪下来,你可别想脱身。”

    “查到洛文曦的录像了没有?”

    卓尔盯着屏幕,抱怨着:“之前让你放追踪器在洛文曦身上你不肯,现在又要费这么大力气找人。”

    “你以为洛文曦是白痴吗,安盛集团的所有安保工作都是他负责的。那么多潜进安盛的人都无功而返,要是那么容易,我也不用舍近求远了。”

    “干嘛不找小姐,小姐不是和洛文曦关系很好吗?”

    卓一此刻发现自家两个弟弟有多呱噪了,嘴巴一直说了不停,不知道是不是做暗人太久了,难得露脸,就一直说个不停。

    卓尔桌子一拍,大叫:“找到了,找到了!C幢8楼。重症监护室里,这洛文曦还真狡猾,居然把人给塞进重症监护室,一般人哪里找的到!”

    “A组,去C幢8楼,把人给我带回来。”卓一对着对讲机下令。

    “收到!”

    六个黑衣人从各自的位置往莫可可的病房去,在拐角处集合。卓尔要就把监控画面切换,一切正常。

    他们六人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胸前佩戴白金雄鹰胸针,每个人看起来都魁梧健硕非常,目光冷然,异常坚决,没有夹带一丝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