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任予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82字

    任予墨有着模特般的高桃身材,体态轻盈,举止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与舒若翾这朵寒梅不同,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任予墨在人群中找到舒若翾,热情地给她一个拥抱,“若翾,我想死你了。”

    舒若翾汗颜,瞥了洛文曦一眼,一向桀骜不驯的他,此刻显得有些局促。她露出一抹皎洁而又浅浅的媚笑,拉着任予墨介绍说:“这是安盛集团的总经理兼销售总监洛文曦,任予墨,蒂芙尼[Tiffany]公司的总监兼公司公关。”

    任予墨打量起洛文曦,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麦色的皮肤衬托着,完美的身形,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俊逸中透出文雅,彬彬有礼。他雪白的衬衣领子非常挺括,那条深蓝的领带十分夺目。丝毫不逊色于冷情淡漠的冷奕辰,温雅和顺的南宫澈。

    “久闻洛总大名,今天得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品貌非凡,有逸群之才,风度翩翩……”

    舒若翾汗颜,觉的头上一阵乌鸦呀呀呀的飞过,她捏了任予墨一把,责声道:“说人话。”

    缺根筋的任予墨笑了笑,“不好意思,和你开玩笑!你好,我叫任予墨,是若翾的死党闺密,经常听到她提起你,所以对你很好奇。”

    “是吗!”洛文曦眤了舒若翾一眼,很绅士地接过任予墨手里行李箱,对她轻佻一笑,“没事,我们有的是机会了解了解。”自从在1603房子里见过任予墨小时那活泼可爱的照片,一直很好奇长大后的她会是什么样子。而事实上,眼前这个娇俏百变的人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任予墨不懂,一脸困惑地看着舒若翾,舒若翾拉着她走出机场,边走边解释,“洛文曦在湖滨世纪公寓有房产,就在D幢16楼,你家对面1604房,所以你们没事可以相互了解了解。”

    三人坐上车,洛文曦把人送去1603,里面已经焕然一新,墙壁重新粉刷过,大家具改变了摆放位置,更新了家用电器,比原来的显得更加温馨舒适。

    任予墨惊喜地看着被改造的房子,入门的奶牛斑点凳子还在,重新包装了下,显得更加可爱。进门的玄关换了雕花,让黑白格子不会太单调。进了客厅,任爸的摇椅还在,还添了功夫茶的茶具。

    任予墨跪坐在圆形的布艺蒲团垫子上,摆弄起茶具,“这个一定是若翾添的。”

    舒若翾对她露出明媚的笑容,没说话。洛文曦见两姐妹这样心有灵犀的样子,问她:“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喜欢泡茶喝茶,我喜欢收集。我敢说家里的东西都是她添置的,这个电视,尺寸大小正好,太大我不喜欢,太小不适合摆在客厅。还有这个植物,她知道我经常忘记打理,就会挑这种不用经常浇水的。”

    她走进厨房,刀具餐具,碗筷酒杯刀叉,样样俱全,“像洛总你这样不管家的,是不会想的这么细致的,若翾她早当家,有些是被逼……”

    “嗯哼!”舒若翾轻咳一声,打断任予墨的喋喋不休,“我不准备的齐全,难道我来做客,又要我临时买东西做饭,我才不要。”

    任予墨收到舒若翾丢开警告的眼神,她瞄了洛文曦一眼,吐了吐舌头,俏皮可爱,挽着她的手,撒娇道:“我知道若翾你对我最好了,爱死你了。走啦,我们去看看卧室。”

    任予墨兴奋的拉着舒若翾的手,和好友分享自己的喜悦与喜欢。每一个摆设,每一处的改变,都让她惊喜连连,喜欢的不得了。

    舒若翾等洛文曦走开,低声在任予墨耳边说:“他们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说话可要小心点,特别是以前的事。”

    任予墨点头,有些心疼舒若翾,明明血统中正,却遭人质疑。明明是荣家人,却有家不能回。看着舒若翾若有所思的背影,透着说不出的孤单,带有一抹忧伤、带有一抹悲凉、也许更带有一股子悲壮。

    电话铃响打断她的回想,“喂,冷先生?”

    “要回来了吗?我去接你。”

    舒若翾背过身,躲开任予墨炙热探究的视线,一脸好奇的样子,让舒若翾逼恐不及。“啊,不用不用,我和她吃个晚饭,到时候打车回去。”

    “会很晚吗?”

    “应该不会,这里的东西基本都备好了,真缺什么,可以去文曦家拿,他们就住两对门,很方便。”

    “好,回来前告诉我一声。”

    舒若翾挂了电话,任予墨便凑了过来,拉她坐下例行公事地询问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刚才打电话的是谁啊?什么关系?年龄工作家世,一一报来。”

    “冷奕辰,安盛集团现任总裁,董事会主席。年龄吗三十而立之年,未婚,冷氏大少,至于他们什么关系,就要问当事人了。”洛文曦喝着一罐汽水,靠在门槛上,幸灾乐祸的说。

    “冷家?冷家?该不会是上四门的冷家?”

    “咦,不赖嘛,居然知道冷家是上四门,你还知道什么?”

    任予墨白眼,“知道这个有什么奇怪,A市不但有上四门,还有商四门。上四门,又叫官四门,是A市最早的官僚世家,有转战商场的冷家,地产大亨的洛家,医药世家的南宫家,还有一直为官的上官家,这四门是掌管A市的政治。还有商四门,他们掌握A市的经济命脉,百年世家的荣家,经营酒店起家的苏家,已经没落的舒家,靠走私猜到、混迹黑白两道的凌家。上四门和商四门,互不干涉,不来往。我可有说错?”

    洛文曦鼓掌,“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居然知道这些事。”

    “我在蒂芙尼里主要负责公关的,接触各式各样的人,知道这些并不奇怪。况且我原本就是A市人。”

    “噢!”洛文曦望向窗外,确实,上四门、商四门并不是什么大秘密,知道不奇怪,“那你这次回来?”

    “为了是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事,你们安盛集团不是也在参赛名单里吗。”

    “予墨是这次国际大赛亚洲地区的负责人,你要是想安盛取得好名次,就好好巴结巴结。”

    “巴结我,是要巴结你才对吧。”任予墨回嘴,看完房子,拉着舒若翾出去,“走吧,我都饿了,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了,快走吧。”

    “走吧,两位小姐!”洛文曦带她们两人去古韵酒店,点了特色菜:松鼠鳜鱼、得月童鸡、西施玩月、蜜汁火方、虫草甫里鸭、碧螺虾仁、枣泥拉糕、苏式船点……

    三人正吃饭,冷奕辰却过来,直径坐在舒若翾身边的空位上,对任予墨友好地笑了笑。舒若翾见到他很意外,吃惊地望着他:“你,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在这里陪客户吃素席,文曦说带你们来,我就溜出来了。”

    “素席?你吃得惯?”

    冷奕辰让服务员添了一副碗筷,“还行,他们家的素席很有名,改天带你来尝尝。”

    “你这样溜出来没关系?”他可是总裁啊,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溜走?舒若翾才算明白洛文曦经常翘班是从谁哪里学来的了。

    “没事,有公关在,我去他们反而放不开。本来今天也只是无聊才出来和他们几位一起吃个饭,景洋也在!”

    舒若翾无语,想起之前景洋对她又送花又送礼甚至还威逼利诱的,的确不好对付。冷奕辰一手搭在舒若翾的椅背上,一手端着酒杯,注视着舒若翾,“你不喜欢花?”

    “她不是不喜欢,而是对送花的人要求多而已。”任予墨插嘴。从冷奕辰一进屋以及舒若翾对他的态度,她就猜到他是谁了。

    传说中的冷家大少冷奕辰,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浅蓝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和随兴。

    他,英俊帅气、稳重内敛,优雅高贵,家世好又多金、和舒若翾坐在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收到任予墨审视的目光,闲然浅笑,并不在意她的失礼,侧头问舒若翾,“我来了这么久,你不给我介绍介绍?”

    冷奕辰把目光转向任予墨,两人相互打量着,各有心思。“任予墨,我的闺中密友,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次国际设计大赛的负责人之一。”

    “冷先生,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任予墨主动伸手和他握手。

    “你还是叫我冷总吧,任总监你这么能干,相信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冷奕辰巧然的避开任予墨对他的称呼,冷先生,这个特别的称呼,他希望留给舒若翾,只属于她的称呼。

    “那是自然,有若翾在,想不合作都难。”任予墨对舒若翾抛媚眼,打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