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觥筹交错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44字

    四人相谈甚欢,觥筹交错,一顿饭过后,两位男士各自护送邻居回家,任予墨一时高兴喝多了,一坐上车就摇下靠背,躺在副驾驶上睡着了。洛文曦拿出后座上的毯子,盖在她身上,开了暖气,用极慢的速度一点点挪回家。

    因为冷奕辰喝了酒,由舒若翾开车,“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舒若翾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没有,平时很少听你提起朋友,在国外也这样不和人来往?”

    “也不是,平常读书,他们多少总会顾及点我的身份,予墨是从小就认识,所以不一样。”

    冷奕辰闷应一声,仰着头靠着,酒劲上涌,有些不舒服。“也好,免得你平时无聊没地方可去,有任小姐在,你也有地方诉苦。”

    “这是什么话,难道冷先生你巴不得我天天受委屈,你要是不待见我,那我直接搬去她那住就是,也免得惹你厌烦。”

    “我不是这个意思。”冷奕辰阴冷地说,一阵威压扑面而来,让舒若翾心颤了颤。连忙转移话题,“你今天根本就不是和老总们吃饭,是特意跟着文曦来的,我说的对吗?”

    “你知道?”

    舒若翾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从来不去应酬这些,也没听黛安娜给你安排。”

    “那不是你走了,我才临时安排的。还是你不想我见她,生气了?”

    舒若翾突觉得冷奕辰有些无理取闹,“冷先生,你喝醉了?”她小心试探。

    “没有!”

    “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就冷先生刚才那反常的态度,应该是喝醉了,鉴定完毕。”

    “舒若翾!”冷奕辰咬牙,这人怎么就这么斤斤计较,想要她说几句软话也不行。车开进四季雅苑,停在车库里,熄了火,两人都没有下车的打算,也都在等待对方开口。

    静谧的车厢内只有两人细微的呼吸声,突兀的铃声响起,舒若翾慌乱地翻找自己的手机,锦程的电话。“喂,阿程。”舒若翾开了车门下车,也不管还在副驾驶上的冷奕辰。他亦没有下车,闭着眼靠着。

    “阿程,怎么了?”

    “予墨到了没?”

    “已经到了!”舒若翾转头,透过灯光,看见冷奕辰疲惫的侧脸,心头一暖,“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要紧事吗?”

    “这一季度的设计我已经发你邮箱了,听说你接受国际设计大赛的邀请,所以特意来问问你,有什么打算?”

    “我晚点和你说吧,另外有还有事情想和你们商量。”

    “好!”

    舒若翾挂了电话,绕过轿车,走到冷奕辰的身边,扶起醉的脚步不稳的冷奕辰,说:“不是不让你见予墨,也不是生气你自作主张,我只是,只是很多事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比如我要怎么开口跟姑父解释,一年之期到了之后我是该回去还是留在这里,你们以后又会遇见什么考验,我会担心害怕……”

    搭在舒若翾肩上的手一用力,将舒若翾圈进在自己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她,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边,扬声说:“不管我们以后的路上会遇到什么困难还是考验,我们都会一起走下去,谁也不要放手。”宽厚温暖的手掌握着舒若翾的手,两人十指相握。

    舒若翾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眼凑了上去,触碰到他微凉的嘴唇,心跳加快。在短暂的静止中,她能感到他那近在咫尺的目光,甚至能看到她细密的睫毛微微颤抖,固执又胆怯。冷奕辰在片刻的吃惊之后温柔的回应她,自然而然,用舌尖轻松撬开她的嘴唇、牙齿,将所有的被动化为主动。两人十指相握,掌心温热,很暖心。

    唇舌相依,一寸寸,一分分,渐渐抽走了她的思维和意识,她不舍,他也没有放开,绵长又柔情,唇瓣间带着淡淡的酒香,在舒若翾晕眩的时候,冷奕辰才离开她的红唇,轻吻了下她娇红的脸。顺着脸颊吻着舒若翾的脖颈,今晚她穿的是V领的连衣裙,露出她漂亮的锁骨。

    “冷先生?”舒若翾在迷离中醒来,避开他的亲昵。隔着衣服,她能感受他身上的温度和变化。

    冷奕辰低声应着,“别动,让我抱一会。”

    “是头疼了吗?”晚上他喝了不少清酒,对于不习惯喝这些的人来说,确实会不舒服,后劲很大。“你不该和予墨喝酒的,她酒量很好,尤其是喝白酒,没人能喝过她的。”

    “嗯,是你朋友,难得的。”

    舒若翾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打算,为了是让予墨放心,这份心意她怎么会不知道。扶着他上楼,照顾他入睡,为了照顾他,她趴在床边睡觉。

    荣锦程捏着手里的电话,有些担心,荣忆琳安慰他,“别担心,若翾一定会没事的,她会挺过去的。”

    韩霁和爱德格正逗着嘉禾、嘉木两个孩子,秦祉融走来,“若翾从小就是老太太一手带大的,最像她了。”

    嘉禾一把包住荣锦程的大腿,“哥哥,你带我们去骑马好不好,老爹说大姐姐16岁就有属于自己的马了,我们也要,我们也要。”

    “对,嘉木也要,哥哥快带我们去,我们要骑马,我们要骑大马。”大概是受两个孩子的影响,荣锦程忘记了担心舒若翾的事,专心教两个孩子骑马。

    “你不担心三哥吗?”

    望着两个孩子在马背上认真的样子,秦祉融露出欣慰的笑容,“怎会不担心,可是只有我们离开荣家,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三哥很爱你,我还记得当年他为了你和妈大吵一架,差点断绝母子关系。”

    “是啊!”那年她刚踏进荣家大门发生的事,记忆犹新,“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我,认为我不适合荣家这样复杂的家庭,觉得我太简单,不懂人情世故,你三哥为了我和老夫人大吵一架,甚至离开荣家。如果他没有为了我离开荣家,也许若翾也不用受这样的苦。”

    荣忆琳拉着秦祉融坐在亭子里,“已经过去了,是我们该谢你,还好你把三哥带走,才让他避开这场纷争,才能平安无事。”

    每隔一段时间,陆青川就会向韩霁汇报荣博明的情况,所有人都牵挂着荣博明的病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照顾自己,照顾好孩子,别让他们担心我们,凌薇一手遮天,难保她不会发狠。平时你出门的时候也要小心些,让他们跟着你。”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不会让若翾多年的努力白白付出,我也希望她能回到荣家,能正大光明的去祭拜老太太。”

    随着苏俊森和荣婧亦的婚期将近,两家的走动越来越频繁。两家人齐聚在景云大酒店会餐,整个饭局,苏俊森总有些心不在焉。

    “想不到转眼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

    “是啊,婧亦也越来越漂亮,又能干,俊森能娶到婧亦丫头,是他的福气,以后我们家可就不是老是我们两个爷们了,到时候婧亦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那我就更自在了。”

    “叔叔!”荣婧亦娇嗔道。

    苏赫云朗声大笑,“瞧瞧这丫头,居然害羞了,小时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还叫叔叔呢,傻丫头,该该改口了。”凌薇说。

    荣婧亦向苏俊森求助,但他并没多大的表示,只是点了点头,让荣婧亦分外尴尬。倒是凌薇开口给荣婧亦台阶,“看来这两个孩子还不好意思了,婧亦,你还不把喜帖的样本给俊森和苏叔叔看看。”

    荣婧亦乖巧地从包里抽出几张喜帖的样本,第一本是双喜流苏请柬,是抽拉式的,很新颖。第二本是欧式的请柬,经典的红、金两种颜色,中间衬着蕾 丝花边,十分精致。第三本是红色镜花水月婚卡,中间可以印上两人的结婚照。第四本是韩式立体的请帖,看的人眼花缭乱的。苏赫云将请柬交给苏俊森,严声道:“你们结婚,挑你们喜欢的。”

    苏俊森木讷地接过请帖,有些刻板地问荣婧亦,“你喜欢哪一个?”

    见他终于搭理自己了,荣婧亦原本阴郁的心情也烟消云散,坐在苏俊森身边,和他挑选请帖。苏俊森并不在意这些,也就顺着荣婧亦,随她喜欢。他一直在想请帖要怎么送给舒若翾。

    “上回给你的喜糖还满意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下单了,这个周末记得去试婚纱,我们还要去试菜。”

    “额,好,你喜欢就好,我没什么意见。”

    “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什么叫你没什么意见,如果你不想结婚,你直接说就是了,不要老是对我忽冷忽热的。”荣婧亦差点急的哭出来。好在长辈们都在外面谈事,没注意到他们这边。

    苏俊森见状立马哄着这位大小姐,低声道歉,“我没有不愿意,是我不好,不该把生意上的事带到这里来,我保证下不为例。别哭了,要当新娘子的人,哭了二太太会怪我的。”

    “讨厌,讨厌,老是让我哭,都难看了。”荣婧亦轻捶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