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试婚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2本章字数:3091字

    苏俊森坐在婚纱店里,等待荣婧亦挑选婚纱,更衣室的房间门拉开,荣婧亦站在圆台上,白色婚纱贴合着她姣好的身材,时尚蕾 丝,优雅双肩;胸前的褶皱,立体生动,片状的花朵图案让整体薄纱生动,背部人工绑带,让婚纱更加贴合荣婧亦的身材。 薄纱上缀上绚烂的蕾 丝绣花,似花似羽的刺绣,还点缀着耀眼的钻石,更让她惊艳于世;朦胧仙逸的轻纱,映着娇羞美丽的容颜。 华贵的气质与撩人的风情,让人无法自拔,妩媚性感,弥漫出醉人的诱惑。

    “很漂亮,要不要再试试其他的。”苏俊森看着荣婧亦,扬起了一抹笑容,温柔如水,沉静优雅端坐在那。

    “确实漂亮,不过有点简单了,再换换吧,反正今天你有大把时间。”苏俊森旁边的美女,放下咖啡杯,说道。

    “亚姿,要不你也试试,反正你和大哥也快了。”

    黎亚姿摇头,眼里闪过一丝流萤,结婚,那个她提都不敢提的想法。“不用,少谦他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荣婧亦耸耸肩,不再多嘴,进去换另一件婚纱。黎亚姿低下头,继续看着手里的婚纱图片,每个女生心里都会有个完美婚礼的期盼,她和荣少谦交往也有四五年了,但是他丝毫没有结婚的意思,而她的年龄也一年一年的增大,总会让人担心害怕。

    正想着,荣婧亦已经换好另一件婚纱出来,一身复古风格的蓬蓬裙婚纱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精妙绝伦的刺绣和蕾 丝、层层叠叠的荷叶边、梦幻蛋糕裙摆……几乎满足了每个女人对婚纱的所有期盼。

    这件婚纱运用闪钻、珠绣、亮片、蕾 丝花纹等大量复古元素,大面积的夺目奢华闪钻和细腻圆润的钉珠,亮片相呼应,极致的华丽渗透在唯美的蕾 丝工艺里,纯手工的裁剪,营造出华贵的格调,更显奢华大气。在聚光灯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奢华精美到让人惊呼。

    华丽的720度超蓬大裙摆,膨胀着莹洁而纯净的光,层层叠叠的轻纱延续着欧洲宫廷复古风格,倾泻而下的绣花拉伸而下,增加了裙摆的层次感,背后是立体绸缎面的大蝴蝶结,展现出优雅的女性姿态,把身材修饰的婀娜多姿。

    荣婧亦转身,看见橱窗外的两人,“舒若翾!”苏俊森赫然回首,也看到站在外面的舒若翾。

    舒若翾对他们友好的微笑,往里面走。任予墨拦住她,“你要进去?”

    “他们都看见我了,为什么不进去。再说她结婚,是好事。”

    任予墨只好跟着她一起进去。苏俊森站起身,对她点头打声招呼,有些熟悉与陌生,有些尴尬。“你来了?”

    “我在逛商城,恰好看见你们,进来和你打声招呼。予墨、苏俊森,荣婧亦。”

    “你是任予墨?”荣婧亦一脸难以置信,那年样貌平平的女孩,现在变得美丽动人,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 波浪形的头发,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短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微微一笑,千娇百媚。

    任予墨冷哼一声,并不想理会荣婧亦。舒若翾赔笑,看见苏俊森后面的美女,乌黑的长发,淡雅的连衣裙,聪明的杏仁眼,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清丽文秀,温柔绰约,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

    “这位是?”

    “黎亚姿,电影投资人黎德良的女儿。舒若翾,安盛集团设计师,高级助理。”

    两人简单的介绍过,黎亚姿细细的打量起舒若翾,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可是想不起。她穿着一件蝴蝶结白色衬衣,配上高腰荷叶斜摆的半身裙。飘逸优雅的长裙不仅凸显舒若翾的仙美气质,紧致修身的剪裁,展示出她完美线条,让人无比惊艳。

    弯弯的峨眉,一双清目如水的桃花眼,粉腮微微泛红,瓜子脸晶莹如玉,肌肤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秀美。曲卷的马尾辫更增添了几分娇美,优雅的姿态,说不尽的清雅高贵。

    荣婧亦见舒若翾和苏俊森私聊,心里总是不舒坦,又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和她争吵。上回豪顿俱乐部让她大失面子,还遇见林元彪,想想就是一肚子火。原本高兴的心情也烟消云散,又见到幼时的玩伴,更是不屑一顾。“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我回来,是为了看你怎么失败的。”任予墨就是看不惯荣婧亦,打小就不喜欢她在人前唯唯诺诺的样子,现在更加不喜欢。

    “你……还以为你出国几年会有所改变,没想到还是老样子,口不择言。”

    任予墨轻蔑道:“那也比有些人口蜜腹剑的好。我再怎么老样子,还是我自己,比起有些人鸠占鹊巢。”

    “哼,你知道什么,一个外人也敢对我们荣家的事指指点点。”荣婧亦气急却又心虚的无言以对。

    任予墨冷笑,也不愿和她再争辩,坐在一边,荣婧亦自找没趣。黎亚姿赶紧出面,拿起之前挑的婚纱递给店员小姐,“赶快换换,我都等了好久了,要是你哥来,你还没换好,他又要生气了。”

    “他生气又不是一次两次,让他等有什么关系。”荣婧亦嘀咕抱怨着。

    任予墨挑眉,“荣少谦,你和他什么关系?”

    “你们认识?”黎亚姿从来没听过荣少谦提起过。

    “认识,何止认识,不知道有多熟悉。”任予墨转头看向舒若翾,舒若翾将刚才挑的香槟对杯送给苏俊森,杯托是娇艳的樱花,杯壁上刻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字样,“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你们,送你份见面礼。”

    “你,你……”苏俊森词穷,不知道要说什么,又想着要不要拖着舒若翾,让她见见荣少谦。于是没话题找话题,“那个,黎亚姿是少谦哥的女朋友。”

    “嗯!”舒若翾对她并不在意,只要哥哥喜欢就好。

    “今天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吗?”

    舒若翾看了黎亚姿一眼,“不了,我还有事。”

    正说着,冷奕辰的电话就来了,“冷先生。”

    “你们在哪里,我去接你们,文曦已经去了。”

    “在百货商城,你不用来接了,我开车呢。”

    “那好,在贵宾388。我等你过来。”

    “好!”舒若翾挂了电话,拉着任予墨,“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苏俊森叫住她,递给她一张请柬,“请柬,冷总、洛总的,你一并带过去吧。”

    “好!”

    任予墨撇过头,睨视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苏俊森的所作所为,舒若翾可以不计较,不代表她也能不计较。

    苏俊森迫于有人在场不方便多说什么,也拿了请柬给任予墨,“予墨,希望你能赏脸来。”

    任予墨冷眼看他,白了他一眼,接下请柬,拉起舒若翾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舒若翾和任予墨踏进电梯,关上电梯门,旁边的电梯打开,走出一个身着深蓝西装的人。大步流星的走进刚才舒若翾离开的婚纱店。

    荣婧亦换了一件复古的中式旗袍,精致的盘扣,繁复的刺绣,毕竟荣家还是很传统的。“大哥。”“少谦。”“谦少。”

    “好了吗,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今天只是纳吉,大家一起吃个饭,你不用这样大张旗鼓。”

    “今天婧亦只是来试衣服,尺寸、布料各方面都还要修改的。”

    有黎亚姿在旁边哄荣少谦,她大可放心,不用担心荣少谦会责怪她。苏俊森默默坐在他们身边,不言不语。

    黎亚姿见气氛尴尬,便找了话头,“这个是刚才舒小姐送的吗?好精致的结婚礼物。”透过透明的盒子,可以看见里面的香槟杯。

    “嗯,是挺特别的,今天碰到朋友了?”

    “你应该认识,任予墨任小姐,她说你们很熟悉。”

    荣少谦停住翻书,“予墨,她回来了?”

    “嗯,今天和舒若翾一起来的。”

    “和谁一起?”荣少谦不确定地又多问了一句。

    “舒若翾。”

    荣少谦将手中的书一丢,追了出去,留下神色各异的两人。等荣婧亦换了挂脖露背蕾 丝凤凰鱼尾旗袍礼服,已经没有荣少谦的影子,只有愣怔的黎亚姿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苏俊森。

    “我哥呢?”

    “他有事出去下,等会就回来。这件还满意吗?”

    惊艳复古风的中式改良旗袍,惊艳红色系,高贵华美气质。超显肤色白皙,立体感十足的凤凰蕾 丝贴花,搭配优雅修身的鱼尾剪裁,将旗袍低调的轻奢气质展现到了极致。美到不能呼吸的镂空大露背,既高贵又带着小性感。

    奢华金丝凤凰刺绣,辉煌迷情,高雅内敛的中式立领,复古盘扣端庄怡人,有凤来仪,五彩金丝刺绣,红妆妖娆。展露出别样的古典韵味,端庄大气,妖艳出众,美艳不可方物。

    不一会荣少谦便回来了,灯光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让黎亚姿觉得他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