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Trancy家族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3本章字数:3075字

    舒若翾换了衣服出来,汉娜已经换好了衣服在外面等候,“百里,你带她回去吧,告诉Trancy的族长,这样的事下不为例,我不想看见他们,先回去了。”

    “若翾,他们是为了见你才来的。”

    “我不见,凭什么他们相见就见,我知道他们来求我什么事,我不想画,有求于我的时候低声下气,用不着的时候摆脸色给我看,想让我画设计图,叫他们把辛西娅找回来。”

    百里耐着性子劝她,“辛西娅小姐出走这三年里,我们也在找,她有心躲着,我们也没办法。黑鹰的情报都找不到的人,Trancy家就更加找不到了,你别任性闹脾气了。”

    舒若翾却执意离开,不想见到Trancy家族的人,这几年他们拿辛西娅来要挟她,不知道为他们设计了多少珠宝,“我是为了大哥才这样忍气吞声,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们,我不是他们家的工具,要他们给我认清事实。我曾几何时要这样受限于人了,既然他们可以为了利益不顾辛西娅,那我也可以自私,不帮他们。我本是想让辛西娅姐姐,希望Trancy家族能善待她,她也能过的好点,不被欺负,但不代表我要被他们利用。你回去照实说就是了,我走了。”

    百里没办法,只好带着汉娜回到主楼,韩陌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抽着香烟,一张英气桀骜的面容,见百里只带着汉娜一个人回来,灭了烟,“丫头回去了?”

    百里瞥了一眼Trancy家的人,“小姐心情不好,先回去了。”

    “明明就是不想见爸爸你。”汉娜回了一句。毕竟年轻气盛,不懂的隐藏。

    族长脸色变了变,拉着汉娜,斥责说:“你还说,都是你闹出的事,我让你来干什么的,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主爷,汉娜一时糊涂,你不要和她计较。”

    “丫头怎么说?”韩陌筋骨分明的手指扣住茶杯,轻尝一口,觉的味道不对,又放下了,丝毫没有在意眼前的Trancy族长。

    “小姐说Trancy家以辛西娅小姐的性命再三要挟我们,他们不在乎她的死活,那我们也没必要为了辛西娅小姐勉为其难和他们再继续合作,反正人找不到,没有Trancy家的拖累,我们还轻松些。”

    Trancy族长听百里这样说,一时腿软跪在地上,他们如果没有黑鹰当靠山,随时都会垮台的。找不到辛西娅,他才想办法让汉娜顶替辛西娅的位置,来黑鹰勾、引韩陌,可事宜愿违。

    “也罢,这些年我也算对Trancy家仁至义尽了,当年你们赶走辛西娅,用汉娜李代桃僵,要不是丫头发现及时。不过这件事我也有错,我可以不追究。但是这两年你们变本加厉,人没找到,对我怎么样都行,但对丫头却不行。怎么,你们使唤人,习惯上了,忘记谁是主,谁是仆了?”

    “主爷饶命,主爷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主爷看在辛西娅的面子上,饶过我吧!主爷!”

    韩陌阴冷的目光直盯着族长,当初他是怎么用他这张巧言令色的嘴哄骗自己,又是怎样骗走他女儿辛西娅的。韩陌突然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他的脑袋,狠然地说,“因为你,辛西娅离开我,三年了,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这三年?”

    “主爷,主爷……”族长盯着自己额头的枪瑟瑟发抖,”主爷,主爷难道你忘记辛西娅离开时候留下的话,主爷。”

    “死到临头还拿辛西娅当挡箭牌,丫头说的对,反正你们也交不出人,那就拉你们去陪葬好了。如果辛西娅知道丫头为了她受了委屈,也不会高兴。”

    汉娜跪在自己父亲前挡住韩陌的枪,“主爷,主爷,万一我姐姐回来,知道你杀了我们的父亲,你让她以后怎么面对你,你又要怎么面对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爱上你,不该抢姐姐的未婚夫,不该赶走辛西娅。主爷,我求了你,放过我父亲,你要杀,就杀我好了,都是我的错。”汉娜楚楚动人的一番哭诉后,大义凛然的闭上眼,视死如归的样子。

    韩陌却一脚踹开她,一枪打在族长的脚边,他们两人瑟缩地抱成一团,哪里还有刚才的气势。

    “这是警告,再让我发现你们做什么小动作,这枪可不是打在地上了。还有你,汉娜。”

    族长连忙磕头,连连告谢:“谢主爷,谢主爷……”汉娜低着头,咬着牙,眼底是倔强与恨意。

    韩陌摆摆手,一点也不想在看见他们。百里对Trancy家颇为担心,“主爷,万一Trancy家把黑鹰的据点出卖给青帮或是其他黑帮,我们恐怕……”

    “这么久还是没有辛西娅的消息吗?”

    百里想了想,说:“其实也不是没消息,只是不敢百分百确定,怕你又失望。”

    “我失望的还少吗!”韩陌自嘲地笑了笑,目光深幽地望着窗外远处的风景。辛西娅留书出走之后,他花了人力物力财力去找人,每次有了消息,当他赶去的时候变成空欢喜,回回失望又继续找,周而复始,他的心已经麻木了。“若翾为了打听辛西娅的消息,委曲求全的帮Trancy家做事,恐怕她也失望了吧。”

    韩陌回过头,对着百里惨淡一笑,“百里,我已经无法确定我的心,我甚至不知道如果现在辛西娅回到我身边,我会怎么样,会不会激动,会不会像以前一样爱她。当初纵使我有错,她也不该不告而别。大概我和她的感情在她眼里这么无足轻重吧。罢了,把人撤回吧。”

    “爷……”

    “去吧。”

    百里注视他,他眼中的失落与痛楚,让人感叹。

    咖啡馆里,一个角落不起眼的包厢里。

    “你找我什么事?”

    丁漫英从包里拿出一张一百万的支钱推到他面前,“我家夫人想和你合作。”

    “你家夫人,谁?”

    “荣家二太太,荣氏集团董事,荣家当家。”

    “荣二太太,你们为什么会找上我?”

    丁漫英讪笑,端详着眼前的年轻人,衣着得体,干净,有骨气。“因为你的工作能力,我知道你来荣氏时间并不长,却能这么快爬上组长的位置,说明你不简单。能让谦少倚重,破格提升你,你自然不会差到哪去。而且你和我们家可可有来往,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可可?”

    “你怎么知道?”他颇为吃紧地望着眼前这个妇人。

    “难道你不喜欢我们家可可?”

    “不是!”他急切的回答,可又摸不清丁漫英来找他的目的,又装着样子,“我,我喜欢,她不喜欢也没用。”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可可是我一手带起来的,她的性子要强,骨子里还是很柔弱的,你只要多花些心思,不难追到她,我也会在背后帮你一把。怎么样,要不要和二太太合作?”

    他有些犹豫不决,“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丁漫英嘴角露出一抹料峭,带着几分得意,“要你帮我们打听消息。”

    “荣二太太本就是荣氏集团董事,还会有消息不灵通的时候?”他听出了问题。

    “方晓,你只管做你的,其他的不需要你过问,只要你答应了,这一百万就是你的了,比起你辛辛苦苦画设计图轻松多了。到时候别说得到莫可可了,还有什么女人你得不到。”

    方晓看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觉得这场景分外熟悉。两个多月前,那个人也拿着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找他,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虽然当时带着胁迫的意思。但她确实在他最需要的时候伸手帮了他一把。至于莫可可……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组长,岂不是企业高层有不是主管,能帮你们打听到什么消息。”

    “这个你放心,我自然会给你安排好位置。”

    方晓的手指很有节奏地敲着桌面,‘哒哒哒’,包厢内静的只有他的敲打声,考虑了十多分钟后,方晓压下了那张百万支票。

    丁漫英惬心地笑了笑,“可可那,我来给你安排。”

    方晓收好支票,轻浮地笑着:“随时等候你的消息。”笑逐颜开的丁漫英离开包厢。方晓又将那张支票抽出来,侧过头,看着丁漫英上了一辆车。

    包厢门开了,服务员端着一壶热茶进来,还有几样果盘。“请慢用。”

    “丁漫英估计打死也想不到,她要送你的人早就在小姐的手上。”

    “你来了。”方晓熟络地和他打招呼。“她这是美人计不成,赔了佳人还损了钱。”方晓将支票放在桌上。

    “当初要不是莫可可招惹到小姐,我也不会让你靠近她,想不到还钓出了一条大鱼。”卓然抓看一把瓜子,津津有味的嗑起瓜子,“这钱你拿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不能让你花那么多冤枉钱。”

    “这……”方晓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一百万,他要画多少张设计图才能挣到这一张一百万支票。对卓然而言,仿佛就只是一张纸,可有可无。

    “拿去吧,是你应得的。小姐从不会苛待为她办事的人。但是如果你为了这钱当了两头草,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姐她,对出卖自己的人,也从来不手软。”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