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爱情这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3本章字数:3178字

    “我在你眼里是那么没用的人吗,怎么说我也在设计界摸爬打滚过的好不,认识一两个律师有什么奇怪的。”舒若翾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肖奈奈连连答应,“是是,我的总裁夫人,你说……”

    舒若翾立刻捂住她的嘴巴,慌乱地看了四周,责怪道:“你不要我活了是不是,这么大声,要是被人知道了怎么办,还想不想我呆下去。”

    肖奈奈指了指捂着她嘴巴的手,舒若翾收了手,她喘着气,“你怕什么,出了事难道总裁他不会帮你担着,再说这算事吗,顶多算好事。我都还没让你请客,你就先怪起我了。”肖奈奈装佯生气,冷哼一声。

    “我的肖大小姐,你不知道我们公司那些个女的嫉妒起来是要吃人的,你还指望她们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要是真公布出来,到时候我可就真的不用出门见人了。”舒若翾满是委屈地向肖奈奈解释,她有她的想法与顾虑,不公开恋情,是最好的。

    肖奈奈拗不过舒若翾这样楚楚可怜的求饶,缴械投降,“好拉好了,你别再晃我了,晃的我头晕。你不是还要去总裁那报道吗,还不去,免得他生气了,下回就不放你出来和我们吃饭了。”

    “谢谢了。”舒若翾给肖奈奈一个拥抱,飞快的钻进总裁的专属电梯,上最高层。肖奈奈送走舒若翾,往自己的办公室去,在过道处遇见了在窗边看风景的安阳,吓了她一条。“啊,原来是安阳你啊,吓了我一跳。”

    “奈奈,是你啊。”

    “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连我来了都不知道。”

    安阳微微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摇摇头,带着几分孩子的稚气,“没什么,就是来看看风景而已。”

    肖奈奈站在她旁边,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有和公司相对的高楼,里面忙碌的样子依稀可见,中间隔着一个小公园绿化带。行政部在公司的8楼,楼层不高,看楼下车来车往,人来人往正好。肖奈奈见她有些失神,眼睛一直看着对面公司的同层办公楼,误以为她情窦初开,调侃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对面公司哪个帅小伙了吧,眼巴巴的从36层跑到这里来。”

    安阳回过神,知道肖奈奈误会她了,也不解释,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肖奈奈见状只当她是害羞了,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又因为闫乐的事,觉得爱情这东西,真的让人又爱又恨。

    舒若翾小心翼翼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偷偷地瞄着里面的情况,沙发上,没人;办公桌前,没人;书架处也没人!舒若翾环视了一周也没发现人,这才挺直了身子走进来。

    “舍得回来了?”他突然发出声响,吓了舒若翾一跳,只见他从洗手间里出来,正好抓住迟迟不归的人。瞧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很是无奈。“站着做什么,过来坐啊。”

    舒若翾这才挪着缓慢的脚步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茶几上还放这保鲜盒,还有一罐保温杯。“饭菜怎么都好好的,冷先生你没吃?”

    “有人随随便便丢下一句话就跑了,我能吃的安心吗?”

    面对冷奕辰的责难,舒若翾无言以对。知道他心里又不爽快了,他心里不舒服就别指望着他身边的人舒服。为了大众,舒若翾决定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屈膝跪在茶几边,开了保鲜盒。有她心心念念很久的韩式泡饭,有蒜蓉虾,鱼香肉丝,清炒藕片,蓝莓山药,碧玉白菜卷,配上枸杞排骨汤。

    “好香,好想吃。”

    “你不是吃过了还吃,不怕吃撑着。”冷奕辰嘴里不冷不淡地说,手边却替舒若翾倒了热汤,各自一碗。

    舒若翾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蓝莓山药,送到冷奕辰嘴边,也不管他吃不吃。只是用那双澄净如雨后空山的眼睛凝视着他,让冷奕辰不得不吃下甜食。舒若翾奸计得逞,便自顾吃泡饭。

    见她心情愉悦,算计自己也就不再计较。明知道他不爱吃甜食,却故意夹了甜食给她,不就刚才对她态度冷了点,真是睚眦必报的丫头。冷奕辰摇摇头,开始吃饭,有了舒若翾的陪伴,他多少也有了胃口。

    “你少吃点,一下子吃太多会积食的,你出去没吃吗?”冷奕辰见舒若翾专注着吃手里的泡饭,有些担心,平时也没见她多钟情与那样东西。

    舒若翾放下碗筷,喝了一口清汤,让自己舒服了才开口,“吃是吃了,但是不多。而且出了点事,就没再吃了。”

    “发生什么事,说来听听?”

    舒若翾跪坐他身边,伏身枕在他的膝上,闷闷地说:“闫乐男朋友和她的闺蜜好上了,不要她,还把她刚出家,霸占着闫乐一个人还贷的房子。今天在街上碰见,还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冷奕辰嗯了一声,继续喝汤。

    “你说我们会不会走到这一步?”

    “不会!”

    “真的?”舒若翾不相信。

    冷奕辰放下碗,将东西简单的收拾下,把、玩着舒若翾柔顺的长发,“第一,我不会和你闺蜜好,那任小姐的脾气估计也就只有文曦能架得住。第二,6号馆本就是我的,你才是租客。”冷奕辰捏着舒若翾的鼻尖,宠溺道:“要赶,也是我赶你,也不会存在什么经济纠纷。至于第三,多数男人都不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或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

    “这么说,要是哪天你不高兴了,是会赶我出去咯?”舒若翾侧过身子,仰面躺在他腿上,问。

    冷奕辰低头,看着她清雅秀丽的容貌,一颦一笑都印在心里的人,“不会,除非你自己离开我,不然我不会让你离开6号馆。”

    “那,那要是我们分手了呢?”

    “不会的。”他决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既然决定了开始,必定死死抓住她的手不放。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我们分手了呢,你知道世事无绝对,谁也不敢保证你会不会爱上别人,或者我爱上其他人,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舒若翾目光中夹着几缕忧伤,让人不忍。

    冷奕辰用宽厚温热的大手,握着她纤细修长的玉手,“你是不是有话相对我说?”那样的话里有话,是个人都听得出,这是要对他坦白一切了吗?还是……

    舒若翾闭上眼苦笑,自己依旧没有那个勇气问他,害怕知道答案,更害怕两人将会就此结束。她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没什么,被闫乐的事刺激到了,一味地付出却得不到幸福,觉得可惜。”

    “没什么可惜,他们只有有缘无份,人海里相遇本就不容易,决定了相爱就该好好在一起。有些人为了金钱权利放弃同甘共苦的人,有些人为了步步高升利用身边的人,也有些人为了地位而不择手段。这些是每个人的选择,那也是闫乐自己的选择,现在她看清事实选择离开,不是挺好的吗?”

    “嗯,她要和那个男人打官司,如果打赢了,那房子就会是闫乐的。”

    “这样看来,她的损失不大。”

    “怎么会损失不大呢。”舒若翾坐起来,“你看,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替他还贷,自己都没能好好享受自己的青春,就全耗在这个人身上,在能说没损失呢。时间一去不回,年华易老,青春无价的。”

    冷奕辰不懂小心思那点心思,以前他也许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而现在他会看,看事情的因果。任何事不会无缘无故走到现在这个地步,闫乐也一样。她从最初清秀简单的女孩蜕变到现在成熟稳重知性的白领,能在两年内还清房贷,可见在别后她付出了多少哪里。

    “好了,别为了别人的事烦心了,桥到船头直然直,你不是给帮她请了律师吗,不会有什么事的。倒是你该担心担心你自己,你设计图画的怎么样了,都修改好了吗,下周就要评比了。”

    “你放心,我说过这次首席设计师,我势在必得。”

    复仇计划,舒若翾一点点透露给冷奕辰,希望在最后他不会怒不可遏地发狂。

    “好!”冷奕辰则嘴角上扬,给舒若翾一个淡淡的笑容,夹着冬日的温度。

    唉,爱情这东西,伤人又伤己,有些人明知道是飞蛾扑火却还是义无反顾,有些人是共患难却无法共富贵,有些人相互一起成长,一地懂爱……

    另一头,陆青川为了上回偷听荣胤的话,在偏院避开他一段时间。他再三考虑这件事究竟要告诉谁。如果告诉荣少谦,他一定会采取行动,到时候会打草惊蛇不说还破坏了整个复仇计划。如果告诉舒若翾,她会紧盯着苏家不放,这也不对。还有他那天偷听到的,是不是真的?他们真的想要二爷的命,那凌薇这么多年不让荣博明死,就是为了那半块家印。

    荣博远死了之后,荣氏一切是交由荣博明打理,那他极有可能知道荣家的底细,那他到底是怎么中风的?

    陆青川坐在偏院的病房里,看着床上的荣博明,自言自语,“你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就突然中风了。是不是和家印有关,一块少谦那,一块在很隐蔽的地方。凌薇想探你什么口风才不让你死,不过现在倒也是生不如死……”

    陆青川对着荣博明碎碎叨叨一下午,最后还是决定那天偷听到的一切告诉韩陌,要怎么做,全由他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