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首席设计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3本章字数:3060字

    也许是太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放肆开怀,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舒若翾也有些醺醺然,要不是冷奕辰帮她挡了不少酒,怕她这会要醉倒了。好在洛文曦的酒喝完,曾姐就回来了,又给他们做了几样下酒菜。喝的最多恐怕要数任予墨,因为是洛文曦的藏酒,她喝起来格外豪爽,一点也不心疼一瓶几万的红酒。

    好不容易送走这些吃客,舒若翾觉得自己快散架了,大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终于可以休息了。突然感到熟悉的气息靠近,睁开眼,冷奕辰发梢还沾着水,刚洗了澡的样子,一脸温和笑容的靠近。那笑容太危险,舒若翾拦住他,“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眼里是满满的戏谑。

    “累了一天了,冷先生快回去休息吧。”

    冷奕辰见她这样不禁好笑,只是靠近她,吻着她额头,搂着她躺在身边。“睡吧,我陪着你。”

    “你不回去吗,凌叔他们回来,看到了不好。”

    冷奕辰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床虽不及自己那边的大,也不够软,但是有她一个足矣。“要是你觉得还有力气,我们可以做点其他事!”

    舒若翾赶紧闭眼,有他在身边,她分外安心。

    第二天冷奕辰早早便醒来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人,瓜子脸,柳叶细眉,浓密细长的睫毛,笔挺的鼻梁,微红的小嘴,宁静安心。顺着她侧脸完美的弧度到颈上,可以看到她细腻的肌肤。心底有了些感觉,舒若翾动了动,往他怀里又靠了靠。他撑起身子,轻声叫她:“若翾?”她也不知是在梦里还是行了,应了一声。

    冷奕辰嘴角带着笑,看着她像猫儿一样懒散的样子,见她可爱的模样,心里忽地被柔化了,化作一池春水。撩开她脸边的发丝,低下头吻着她的秀眉。

    舒若翾怕痒下意识躲开,呢喃两声,迷迷糊糊地醒来。舒若翾本来还在睡梦中,被他这样撩、拨也醒了大半。一番温柔缱绻,舒若翾早就没了力气,带着几分抱怨,有气无力地说:“今天还要去公司上班的,小心被人知道我们冷心冷面的总裁原是这样风流。”

    “我只对你一个。”冷奕辰眸光深深,指尖卷着舒若翾的秀发,似乎发现什么新玩意,爱不释手。

    舒若翾睨了他一眼,扯过身边的衣服套上,“今天还要开例会,你还不走?”,但冷奕辰丝毫没有想要起来的意思。舒若翾不理他自顾去洗了澡,换一身玫红色的连衣裙,套上大衣,收拾好东西去上班。

    冷奕辰双手枕着头一句话不说看着她忙碌,直到她受不住他的目光,投降坐在床边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一个早安吻。”

    舒若翾少见他这样无赖的样子,为了不耽误上班的时间,很快凑上去吻住他,紧闭着眼睛,感觉他搂着自己的腰,回吻自己。

    良久,冷奕辰用指背划过她脸上淡淡的伤痕,看着她素颜,脸颊发烫,让人移不开眼,这样柔美优雅的她才是最美的。拍拍她的肩,拉回她的思绪,“吃了早点再走。”

    舒若翾乖巧地应下,下楼用早点,曾姐总是含笑看着她,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脚落里总有一道妒忌的目光。

    舒若翾草草用了早点,仓皇离开。子影照冷奕辰的命令开车送她去公司。走进公司,每个人见到她,都是恭敬地打招呼。“首席早。”“首席。”“早。”

    舒若翾听的云里雾里,一脸困惑地和他们打招呼,走进电梯的时候,恰好夏芷也在,虽有些憔悴,不同平时娇艳的妆容,一脸淡妆倒也承托她的气质,到底是富贵人家出生的小姐。两人看到对方皆是一愣,谁也不说话。

    直到电梯到了公关部,夏芷才说了一句,“总有一天,我会得到那个位置。”舒若翾还想问,但电梯门却关了。得到那个位置?指什么,自从夏芷被降职之后,一组组长是欧阳宇当任,和她有什么关系。

    舒若翾赶着去开会,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这回在她不是坐在后排,而是在前面圆桌,还有名牌,秘书特意给她添了一杯茶。洛文曦揉着发疼的头,一屁股坐在舒若翾身边,也不管是不是自己位置,反正他们两的位置离主席位最近,坐哪里都一样。

    “怎么样,还头疼,予墨她怎么样?”任予墨可比他喝得多,看她昨晚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样子,估计醉的不轻。

    洛文曦哼了一声,“你还说,昨晚回去又唱又跳,闹了大半夜。今早上我才睡着的,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你家那天杀的叫醒了,不就个会吗,少了我能死啊。”

    舒若翾安慰地拍拍他,将自己包里还没来及喝的酸奶给他,“解酒的,先喝点。等会去我那拿醒酒药,或者回去睡一觉。”

    洛文曦很不客气的接下,悠哉地喝起来。公司的高层们在办公室都会隔出单独的休息室,为的是方便他们休息。

    两人正说着,冷奕辰便来了。洛文曦见他依旧一副冷漠的脸,他抱怨起,“你家这位今早是不是欲求不满,进公司还板着脸。”

    舒若翾可经不起洛文曦这样露骨的话,伸手捏着他手臂,“再胡说八道,小心撕烂你的嘴。”

    一松手,洛文曦一个劲搓着自己的手臂,冷奕辰早就听到两人的谈话,低着头看文件,嘴角勾起,别人没看见,坐的最近的洛文曦却看见,眯着眼算计起冷大总裁。

    人一齐,会议便开始了,总结上周公司出现的问题,以及设计大赛上可圈可点的地方。下达了本周事宜以及设计大赛的结果和部分人事调动。虽然通知早就发出去了。

    “照着原来比赛的结果,舒助理擢升为公司的首席设计师,职责不变;二组组长欧阳宇升位一组组长,暂管一组二组的设计人员。需要你多辛苦点,此外国际大赛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舒若翾到现在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没参加展示讲说吗,怎么还给她首席设计师的职位。会议一结束,她便跑去冷奕辰的办公室,“冷先生,我没参加比赛,为什么还给我首席的位置?”

    冷奕辰头也不抬,“不是说了,就算这位置送给你又有什么关系,你的能力我清楚。”

    “你清楚不代表他们清楚,他们会觉得你以权谋私。”

    “那你觉得也觉得我是以权谋私?”冷奕辰走到她面前,牵着她的手,拉到自己怀里。

    舒若翾扭捏两下,挣不开就放弃了,这里是公司,又是他的地盘,也不再争辩,“我是怕哪天我们的关系被曝光之后,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放心,你这个首席设计师的职位是经过评审组一致决定的,可不是我以权谋私,我有心给,你也不愿意收啊。”冷奕辰点了点她的鼻尖,满是宠溺。

    见她表情即开心又纠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冷奕辰也不打断她,就搂着她的腰看着她的表情变化,觉得挺可爱的。但是天公不作美,洛文曦忽的开门进来,一看两人正卿卿我我的,扬声道:“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注意点,这里可是在公司。”

    “除了你,没人敢这么不敲门就闯进来。”

    舒若翾退开,“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中午记得一起吃饭,我带你吃素席。”

    洛文曦一脸嫌弃样,“她都瘦成这样了,不养胖就算了,还吃素席。”

    舒若翾反驳说:“你懂什么,昨天大鱼大肉的,吃素席清肠胃。”不等洛文曦说话,她便离开办公室了。洛文曦恨得咬牙,指着舒若翾责问冷奕辰,“这女人,都被你宠的无法无天了。”

    “嗯!”冷奕辰又坐会位子上,“有什么要说的?”

    “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莫可可的下落,看来予墨说的是真的,大概是真的被爱德格伯爵带走了。”

    “他们又没有恩怨,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问我,我问谁,其实吗,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去问小若翾,就是你敢不敢的问题。”如果这一问,两人心里就会有心结,冷奕辰坚信她总会有一天告诉他所有事情。

    “你说任予墨和舒若翾的好朋友,你查到什么没有?”

    “说起这个,我觉得有点奇怪,任予墨小时候和荣家大小姐走的很近,这荣家大小姐不就是荣婧亦吗,可是平时都不见她们见面。女人心海底针啊。”洛文曦感慨,只在想不懂女人。有一回他无疑问起她和荣婧亦的关系,她慢慢地不屑,很不喜欢提起她,也不知道两人小时候有过什么矛盾。只是他不知道,荣家大小姐原本不是荣婧亦。

    “算了,也不是多重要的事,莫可可也是听人指使,大概是招惹到爱德格伯爵,需要他放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没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得罪伯爵。”

    洛文曦斜眼看他,揶揄道:“你怎么不说不要得罪你未来岳父呢?”

    冷奕辰一听,倒也认可地点点头,洛文曦自知说不过他,识趣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