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舒若翾初回荣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3本章字数:3177字

    隔日舒若翾循例听各部门的汇报,却意外接到陆青川的电话,匆匆赶去荣家大宅,想见二叔一面,随便想办法将二叔转移出荣家。车依旧停在那个位置,保安依旧是那个保安。但这次她走下车,靠在车门边,看着紧闭的大门,回想着自己当初是怎么跪求着让他们开门,又是怎么一步三回头离开荣家。

    舒若翾没等到陆青川却先等到荣婧亦,她穿着一身名牌定制的衣服,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趾高气扬地走到她面前,“舒助理,你怎么到这里来,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这里是私人住所。”

    “荣小姐误会了,我是来找陆医生的,另外你还叫错了,我现在是安盛集团的首席设计师。”

    “你,是吗,那应该恭喜舒小姐了,步步高升的速度可真是让人惊叹啊,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国际设计大赛呢?”

    舒若翾宛然一笑,毫不在意,“那你放心,我应该不需要参加比赛。倒是荣小姐婚期在即,喜做新嫁娘,不知道你嫁出去之后,这荣家还有没有你的地位呢。”

    嫁出去的女儿便会在族谱上除名,除非是嫡女,“舒若翾,你别太过分,我量你是客,是姑父的养女才对你客气几分,别以为自己真是什么伯爵小姐,你比一般的千金小姐都还不如。”养女,不进族谱。

    “看来荣小姐知道的还真不少,居然能查到我的身份,费了不少人力财力吧,我只是个养女又怎么样,算起来分量可不比荣小姐低,不知道苏少知道我的身份,会不会选我呢?”舒若翾有意挑衅荣婧亦,尤其知道当年她也有份参与,见到她总是忍不下心里的怒气。

    “舒若翾你也太天真了吧,俊森哥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放弃荣家呢……”

    “舒助理,荣小姐!”一辆车停下来,方晓从车上走下来,见到舒若翾有些意外,“两位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荣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随便进的。”荣婧亦看不惯方晓阿谀奉承的样子,靠溜须拍马爬上现在的位置,以前靠的是哥哥,现在转头投靠妈妈。

    “我是来见陆医生的。”

    “你认识陆青川?”荣婧亦疑惑,为什么她总和荣家有关系。

    “荣小姐你多心了,陆医生原是我主治医生。我找他,是来拿药的。”

    荣婧亦满是警惕地看着她。舒若翾感叹,如果没有经历这些,她也许也会像荣婧亦一样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吧。这么想来那历练倒也不是坏事。转头对方晓说:“我还没恭喜方总,离开安盛之后,官运亨通。”

    “还得多谢舒小姐,要不是舒小姐赶我出安盛,我也没机会进荣氏,不是吗,舒小姐也不差,听说成为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

    两人互相吹捧,话语中却夹着火药味,相互讽刺。荣婧亦懒得再理会他们,丢下一句“一丘之貉,小心怎么跌死的都不知道。”扬长而去。

    舒若翾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冷峭的笑容,方晓转头看着面容清丽的人,露出狠历的笑容,心头一震。

    “二爷那出了点事,陆医生赶不出来接你,卓然让我送你进去,顺便去和二太太汇报荣氏的近况。”

    方晓如今是凌薇面前的大红人,时常进出荣氏大宅,小陈见怪不怪,也没有拦着。但看舒若翾总觉得有几分眼熟,想不起何时见过。摇摇头,继续站岗。

    “看来你现在在荣氏混的很不错。”舒若翾收起面上的笑容,淡淡的说。

    方晓虽然和舒若翾没什么接触,但也感到不怒而威的压迫感,“我这条命是小姐的,小姐怎么吩咐,我自然要怎么做。不哄的二太太开心,怎么能套到消息。”

    “她又想干什么?”

    “她想要说服集团董事出售股份,她高价收购,但是各大股东并不太想。她最近正为这件事烦心,还和胤二爷吵了一架。”

    舒若翾冷笑,“他们自然是不会卖的,谦少管着荣氏集团,利益远远不止眼前这点钱,他们都是老奸巨猾的,凌薇很难说动,要是有青帮出手,事情或许可以。你初到荣家,多听少说,知道了吗?”

    “知道了,另外安阳和丁漫英大吵一架,离开A市了。他们已经知道莫可可在小姐的手上。”

    “安阳说的?”

    “嗯!”

    舒若翾沉思片刻,“没事,这事我自有打算,听卓然说你看上了莫可可?”

    方晓一愣,随即大笑,“连小姐都信了,看来我表现的不错。”

    舒若翾稍一想就猜到其中缘故,“辛苦你了,万不得已才拉你下水,你在她那处处要留心,凌薇好糊弄,但荣胤却生性多疑,千万别说错话。”

    “我记下了。”

    “你去她那吧,我自己去就行了。”舒若翾见他担忧,“你放心,这里我来的次数比你多,不会走丢的。”说着自己往偏院走,一拐角走进曲径,就不见她的身影。

    方晓苦笑,自己背叛谁也不会背叛她,只是,当他从卓然那知道她的身份,才知道一切是妄想,但能站在她身边助她一臂之力,他何乐而不为呢。想着就往凌薇的主厅去。

    舒若翾走进偏院,卓然早就在门口等着,见他忍笑,“小姐。”

    她似有若无地扫了他一眼,迈进偏院,“你是故意的吧,明明侧面就可以进来,非要让我从正门进来,绕了这么一大圈,是怕人不知道我的存在吗?”

    卓然请罪,“是是,什么都瞒不过我们小姐,怕你一直惦记,所以才故意这样,小姐心情不是也好了许多。”

    “小姐。”

    “青川哥,这是想的主意?”舒若翾看着门口接她的陆青川,一身白衣大褂,说不出的文雅,又不失英气。

    陆青川拉着她进屋,“不管谁的主意,你开心才是大事。”

    “要是没荣婧亦气着,或许还能高兴几分。”

    陆青川表示无奈,算准了别人,唯独算漏了荣婧亦。陆青川让助手给舒若翾做次全身检查,“这次让你来,是想让你说服二爷,我们想把二爷转移到山庄去,但是二爷很反抗,我们都劝了,他不听,所以让你来试试。”

    “二叔他还好吗?”

    陆青川点头,“比起一开始,已经好很多了,戒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好在二爷意志坚定,现在身上的毒也去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就是让他重新站起来,能开口说话。”

    舒若翾了然,走进病房,原本被毒折磨的不成样子的荣博明,现在脸上渐渐有了血色,虽然四肢不能动,但是头可以。陆青川的助理正给他做复健,好让他的手脚可以早点动起来。

    助理见陆青川对他摆摆手,他悄然退出去,荣博明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助理突然离开,他疑惑地转过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样貌和大嫂有七八分相像。他张张嘴,却说不出话,眼里含着泪,有些激动。

    舒若翾一步一步走到荣博明身边,握着他宽大有些粗糙的大手,带着浓浓的哭腔唤了他一声二叔。

    荣博明与荣博远相差不到几岁,一起长大,性子也是最接近的,只是荣博明比荣博远更亲和些。所以荣少翾打小就被他宠着,当他知道一直被冷落的荣婧亦才是大哥的女儿,而她却是那个女人为了报复他才生下来的,多的是对荣婧亦的愧疚,所以他才任由凌薇处理这件事。可事实却是……荣少翾被赶,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舒若翾抹了眼角的眼泪,带着笑容,“二叔,翾儿来看您了。”看着荣博明略带逃避的眼神,她沉默了。过了一会,小助理端着消毒的毛巾进来,要给荣博明擦手。舒若翾拦了下来,“我来吧。”

    小助理回头看了看陆青川,得到允许了才放在她身边的床头柜上,还不忘提醒她:“刚从水里捞上来的,很烫,你小心点。”

    舒若翾点头,道声谢,刚从煮开的开水里捞出来的毛巾,十分烫手,但舒若翾不在意,拧干毛巾,很认真地给荣博明擦手,“二叔,当年的事我不怪您,我们谁也想不到,就连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不是爸妈的孩子。二叔不要自责,您要赶快好起来,您还要带着翾儿去祭祖。”

    荣博明几经沧桑的面容满是泪痕,舒若翾又忍不住哭,一边掉眼泪一边给荣博明擦眼泪,握着他的手贴在脸颊,“二叔,若翾带您去老爹那好不好,您待在荣家,大家都不放心,等过年,我带着哥哥一起去伯爵山庄去看您好不好。”话中带着哀求。

    “二叔,婧亦要订婚了,和苏俊森,您想她嫁给他吗,要是您愿意,我会想办法拦着。”

    舒若翾这句话让人大吃一惊,但荣博明略带严肃地看着她,他知道她心的想法,摇头,可惜无法说话,但那眼神,她看得懂。

    荣婧亦是荣博明的女儿,虽然被凌薇利用,虽然她也想自己死,但是终究是二叔的独女,她希望她可以嫁给好人家。

    “二叔,您答应我好不好,让青川哥带您走,我怕回到我回到荣家,他们会对您不利。您放心,还有小婶婶和嘉禾嘉木,姑姑姑父他们在,他们一定能照顾好您,等二叔回来,一切都会结束的。二叔,您就答应翾儿一次,翾儿从小到大都没求过您,这次就当翾儿求您了,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