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风雨欲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3本章字数:3051字

    “权当翾儿求您,就这一回,等事情解决了,我们立马接您回来。”舒若翾恳求道。

    荣博明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丫头,知道她的打算都是为了自己好,也知道自己留在荣家只会拖累她,无声地点头答应了。

    舒若翾会心一笑,陪在荣博明身边和他聊了很久,一直等到他睡下了,她才离开。正好遇见了荣博文,陆青川正和他泡茶聊天。

    “三叔,您来了?”

    “听卓然说你来了,我特意来看看你。”拉着舒若翾坐下,“比上回好些,气色也好了不少,在安盛还好吗,听说你当了首席设计师。”

    “我很好,您不用担心我。哥,哥哥他知道我在家里吗?”

    荣博文摇头,没她的允许,他也不敢私自让两人见面,“他在公司,你有心瞒着他,我也不好告诉他,怎么想着到家里来,万一被发现了……”

    “不会,总要让他们适应适应我这张脸,凌薇派人查了我的底,知道我是姑父的养女,只当因为我长的像妈妈才领养我,而且回来是为姑父办事。他们都当我死了,不会知道的。”

    荣博文摸摸她的额头,用大拇指揉着她的额头,化开紧蹙的眉头,“老皱眉会不漂亮的,想好什么时候见少谦了吗,你谁都见了,唯独不见他,他可生气了。”

    舒若翾像小时候一样挽着他的手,靠在他肩上,“等婧亦订婚,叔叔替我瞒着他好不好,我想给他个惊喜。”

    “只要不是惊吓就好。”荣博文打趣道。看关着的房门,“二哥答应了?”

    “嗯,小姐出马,二爷肯定会答应的,哪里舍得让小姐伤心难过呢,是吧。”

    舒若翾睇了他一眼,歪头轻哼一声,不理他。“凌薇似乎在和股东们周旋,董事会里的那些人多数是荣家人,忌惮凌薇暂时还没有大动作。三叔和这些董事多是叔伯兄弟,比起我好说话,我想您多和他们走动走动,但别太心急,本家嫡系到我这也只剩下哥哥和嘉禾、嘉木,旁系的人倒是不少。”

    “我知道,反正我在家也没事,正好聚在一起玩玩,你叔叔我其他的不会,喝酒玩乐的一定在行。”

    “必要的时候和哥哥闹翻吧。”舒若翾眼睛透亮,一脸跃跃欲试要看好戏的样子。

    “小姐!”

    “什么,你疯了?”

    “丫头?”三人惊呼,险些吓着舒若翾,没想到这些人反应这么大。

    舒若翾掏掏耳朵,“荣家谁不知道叔叔是站在哥哥这边,别说让叔叔靠近那些人,就算见到了也是避而远之,不会说实话的。再则三叔一向不插手公司的事,这个只能由三叔来。等我们把二叔转移走,青川哥就对外宣称二叔病重,隔绝一切人探望,三叔和二叔感情好,不舍得看着亲人死,给了他借酒消愁的理由,再加上小婶婶如今不在家,男人沉迷酒色再正常不过了。哥哥当然会看不下去,必定会和三叔大吵,到时候您不用找他们,他们自然会去拉拢您的。”

    陆青川想了想,这确实是个主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只怕三爷要受罪。”

    “没事,比起二哥这点罪,我还是受的起的,就怕自己醉酒胡说,反而坏了你的大事。”

    “不怕,这事我也是才想起,三叔和哥哥再商量,要是哥哥不同意就算了,这些董事我有办法让他们信服。”

    荣博文思量,心里有了决定,不能让丫头自己在外面辛苦,自己却不出力。

    “青川哥,那二叔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和哥哥想办法,和大哥里应外合将二叔带出去。胤二叔那,我会让方晓盯着。”

    “那我呢,我呢?”卓然期待着望着舒若翾,听着她给大家分派任务,他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你啊,好好保护我哥哥,少了一根毫毛,我唯你是问。”

    卓然顿时不乐意了,嘟喃说:“人每天都掉头发,这东西也怪我啊,不公平。”陆青川甩手打在他后脑,无奈的摇摇头。

    “我该回去了。”

    “这药你拿着,检验报告不是很乐观,虽然比上回好点,但是……”陆青川欲言又止,心悸发作越频繁,对她心脏负荷越大,不利她的康复。

    舒若翾接过药,“我会有分寸的,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给我调理。”

    “这是中药方,一天三次,先喝一个星期,如果发作次数少了,就不要吃药丸了,你知道药副作用很大。”

    “可不可以不吃啊。”舒若翾央求着。

    荣博文大笑,“哈哈哈,这么大了还这样怕吃药,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了呢,良药苦口,再苦也要喝下去。总不想你二叔好了还得照顾你吧。”

    “好吧。”舒若翾心不甘情不愿的接下药方收好,又让卓然去前头把车开到侧门,陆青川送着她出门。到了门口,陆青川还是不放心,再三叮嘱。

    “记住一定要喝,卓然送她回去的时候,顺路去药店帮她抓药,也一并多抓几帖带回来。还有照这个药方抓药。”

    卓然不懂,“要那么多干嘛?”

    舒若翾有些无语,活该被人揍,“青川哥是怕我抓了药不喝,他打算亲自煎药送过去,就是不知道你打算让谁送呢?”

    “要是你再废话,大不了我让谦少送,想必他会很乐意的。”

    “你敢!”

    “你可以试试!”

    舒若翾咬牙,服软答应,让哥哥送那还得了,分明就是逼她吗。

    这时一辆车开过,苏赫云正看着窗外,经过偏门,只见陆青川正和一位小姐在说话,她一转身上车,苏赫云怔住。“停车,快停车。”

    “爷,怎么了?”

    苏赫云立即下车,但那人已经上车开走了,像,太像了,太像苏沐婷了,“老李,去查下刚才那位小姐是谁。”

    老李看着已经远去的白色奥迪车,记下车牌,“爷,您上车吧,外面冷。”苏赫云上了车,一言不发,太像了,她究竟是谁,来荣家是来干什么的。

    舒若翾乖乖的回四季雅苑吩咐曾姐煎药,一天三次,不能落下。

    冷奕辰一回家就闻到浓浓的中药味,舒若翾跪坐在客厅里画设计图。曾姐熬好药端出来,“少爷,小姐你的药,小心烫。”

    “放这吧,你回来了?”

    冷奕辰将舒若翾拉到怀里,“好端端的怎么喝起中药了?”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说呢?”冷奕辰直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看穿。

    舒若翾也没打算瞒着他,靠在他肩上,“今天我去给一直负责照顾的医生检查了,因为最近心痛发作的频繁,镇静药起不了什么作用,他给我开了中药暂时调理,如果依旧没有好转……”

    “会怎么样?”冷奕辰分外紧张,他私底下曾问过任予墨她的病情,任予墨只说别刺激她,保持好心情。他也咨询过南宫澈和一些专家,但是……

    “不会的。”舒若翾离开他的怀抱,把浓黑的中药喝了,一喝完赶紧拿块糖塞进嘴巴里。

    “如果没好转呢,会怎么样,若翾你告诉我,不要每次都让我提心吊胆。”

    舒若翾主动抱着他的腰,“如果不好,以后你得分外小心,不能惹我哭,不能惹我生气,再发作就不是药物可以控制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冷奕辰微怒,“说什么呢,你该是公主命才有这公主病,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伤,不会让你哭,也不会让你生气,每天都让你笑,好不好?”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舒若翾抬头望着他,眼里充满期许。冷奕辰笑着答应。他绝对想不到最后伤她最深的人反而是自己,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大小姐,你总算来了,自己说要来试礼服,结果自己才迟到了。谁招惹你了?”

    荣婧亦坐在黎亚姿对面,心情不太好,“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舒若翾,今天她到家里来了,说什么找陆医生,我看她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黎亚姿讪笑,“你哥今天在家吗?”

    “大哥?他不在家,在公司呢,不过现在我就不知道了。”荣婧亦漫不经心。店员小姐拿着她定制好的礼服给她试穿。黎亚姿却拿着手里的电话,有些踌躇。打还是不打,打了该说什么?

    荣婧亦回头瞧她犹豫不决,低下头,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冷意和得意。

    黎亚姿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给荣少谦,“喂?”

    “少谦,你现在在哪里?”

    “公司,有事?”

    黎亚姿竟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满目的婚纱,“我和婧亦在试礼服,之后有空一起吃饭吗?”

    “好!”匆匆挂了电话,黎亚姿才松了一口气。而荣少谦却看着已经挂了电话的手机,目光深幽沉冷。

    这时荣婧亦换了礼服走出来,一套香槟色的鱼尾礼服。性感鱼尾展现了她风情万种的曼妙的身线,奢华惊艳,尊贵典雅,妖娆妩媚,灯光下闪亮动人,闪烁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金属光泽,别致的珍珠钻石设计,让人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