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有哥哥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4本章字数:3131字

    两人十指相扣,会心地笑。有哥哥在,什么都不用担心害怕。舒若翾露出幸福的笑容。

    荣少谦动容,舒若翾已经不是当年的荣少翾,不是那个傻傻跟在他身后撒娇的小丫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坚强撑着,忍着血泪,守护着这个荣家,守着这个伤透她心的荣家。感觉舒若翾身体微微颤抖,额头冒着细汗。

    荣少谦立马抱起舒若翾往外走,刚才气过头了,一直没注意到包厢里没有开暖气,有些冷,再加上舒若翾晚上穿的很少。

    舒若翾拉住他的衣襟,“去宴会厅,带我去宴会厅,他会带我回去,哥哥你不能就这样带我走,他们会起疑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都要沉住气。”

    荣少谦停住脚步,看着怀里的舒若翾,满目恳求的看着他,他喟叹一声,往宴会厅走去。在拐角处放下她,“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舒若翾扶着墙,深呼吸,挺直了身子,咬着牙往宴会厅走,因为她知道哥哥在身后看着她,她不能让哥哥担心。

    舒若翾强打着精神走进宴会厅,寻找冷奕辰的身影,苏俊森走到舒若翾身边,扶住摇摇欲坠的她,“你怎么样,脸色这么差?”

    舒若翾摇头,她现在根本就没法开口说话。忽然一个拉扯,舒若翾险险的站稳,苏俊森不悦,“你干什么?”

    “苏俊森你别忘了我才是你未婚妻,对这她又搂又扶想干什么?真看不出啊舒小姐还有勾三搭四的本事。”

    舒若翾摇摇头,也懒得和她争辩什么,她只觉地头疼地难受。偏门外的卓然拦住荣少谦,“谦少,你现在冲过去不就白费了小姐的心思了,她这样忍着是为了谁,要是你担心,让任小姐去看她。”

    “婧亦,过分了。”苏俊森不想订婚就闹不愉快,拉着荣婧亦要走。可荣婧亦可不这么想,这是让舒若翾名誉扫地的好时机。

    荣婧亦甩开苏俊森的手,挑眉说:“怎么,心疼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还不知道吧,前几天我还看见她和……”

    “荣婧亦。”任予墨叫住荣婧亦,瞪了她一眼,立刻跑到舒若翾身边扶住她。一碰到她,肌肤一片冰凉,神色有些迷离。

    原来冷奕辰见舒若翾应付那些人十分游刃有余的,也就不太担心,可是一不留神就没看见她身影,因为担心舒若翾的身体,就叫上任予墨和洛文曦四处找找。任予墨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舒若翾的身影,她知道舒若翾今天是打算和荣少谦见面的,想着要怎么拖延时间。

    没想到一回宴会厅就看见荣婧亦堵着舒若翾,说些难听的话。再看舒若翾,脸色发白,有些气喘吁吁的,很难受的样子。她立刻打了冷奕辰的电话,怒瞪荣婧亦。

    苏俊森看不少人真瞧着他们,他不想引长辈们注意,侧身挡着他们探究的目光,轻声说:“婧亦,你非要闹大了让两家人都难堪才舒服?要是你觉得丢的起这个脸,我无所谓。”

    “我……”荣婧亦知道要是她闹起来,对自己没好处。

    冷奕辰接到任予墨电话匆匆赶来,摸着舒若翾的额头,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冷先生,带我回家。药。”舒若翾靠着他温暖熟悉的怀里,知道是自己今天没有按时吃药引起的。

    “好!”冷奕辰冷冷扫了荣婧亦一眼,片刻不敢耽搁,一把将舒若翾抱起来,避开人从偏门出去,正好与荣少谦擦肩而过。任予墨紧跟其后,只见荣少谦站在走廊上,脸色阴沉,直直看着舒若翾离开的方向,“少谦哥?”

    “她怎么样?”

    “不知道,情况不太好,我先去,回头给你电话。”任予墨疾步离开。

    荣少谦盯着荣婧亦,握了握拳头,卓然小心待在一边,随时待命,生怕荣少谦一冲动,跑去掐荣婧亦。这人舒坦太久,就喜欢给自己找不舒服。

    “卓然,明天起给我把荣婧亦送去学规矩,荣家的小姐跟市井泼妇一样。”荣少谦阴戾地下命令,那不可违抗的口吻,让他打颤。这威仪不亚于他们主爷韩陌。

    舒若翾靠任予墨的怀里昏昏欲睡,冷奕辰踩着油门一路开回家,看着他在车流里穿行,没把任予墨吓破胆。紧紧抱着舒若翾,唯恐一不小心把她甩出去。

    他抱着舒若翾上楼,“曾姐,把药拿上来。”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让任予墨给她换衣服,自己下楼拿药。

    洛文曦也火急火燎地赶来,一路上跟在冷奕辰后面,吓得一身冷汗,那不要命地开车,生怕他出事,还拐着自家的女人。

    “怎么样,要不要叫南宫过来?”

    舒若翾靠在床上,脸色苍白,转头看任予墨,予墨一脸担忧,担心她的情况,先前陆青川嘱咐过她,千万别让她在发病,不然以后很难再康复,每次发病都会损耗她生命力。见她一个劲掉眼泪,伸手握住她,艰难地说:“不哭,没事的,是发烧了,不是发病。”

    洛文曦安慰任予墨,冷奕辰照顾舒若翾喝了那黑黑的中药,看着她睡下,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见洛文曦和任予墨没有走的打算,就让玛丽准备好客房让他们留宿。

    冷奕辰看着熟睡的舒若翾,眉头总是不自然的皱在一起,眼里是化不开的忧心。他曾许诺要好好照顾她,不让她发病,却没想到自己一个疏忽,她又生病了。

    舒若翾的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双颊因为发烧而发烫,呼吸轻缓,比之前似乎好了许多。因为要照顾病人,冷奕辰名正言顺地翘班,公司少不了要交给洛文曦看着,任予墨还要忙国际大赛的事,早上陪了舒若翾一会,也赶着去上班了。原本有些嘈杂的家,顿时安静了。

    舒若翾睡的很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身边是她熟悉的温度,专属他的气息。睁开眼看他皱着眉头,一脸疲惫的样子,心里不由的心疼他。这么想着便往他的怀里靠近了些,环着他腰,听着他胸口的心跳声。

    怀里的人刚动,他就醒了,一直担心舒若翾的情况,他睡的很浅。感到她悄然靠近,他安然微笑,将她搂的紧了些,抵着她的额头,“又哪里不舒服吗?”

    舒若翾睁开迷离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他,“我饿了。”

    “睡了一天,不饿才怪。”话中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喜悦,看着他昏睡,他一直提心吊胆。最后还是让南宫澈来一趟,检查了没什么大问题,他才松了口气,搂着她眯了一会儿。

    “奕。”舒若翾难得娇羞,“我想喝你熬的养生粥。”

    冷奕辰应下,厨房里早就准备着,就等她醒来能喝。抱着舒若翾下楼,“你刚才叫我什么?”

    “奕!”舒若翾环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肩上,“你有好多称呼,文曦、南宫会叫你奕辰、辰、冷少,员工会叫你冷总,我想要独一无二的称呼。”

    “你喜欢就好,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叫冷先生。”冷奕辰将她放在椅子上,端来粥和药。

    “在旁人面前叫冷先生比较好,私底下我想叫你奕。”

    “喝粥吧,等会你还得喝药。”冷奕辰看着舒若翾喝完,“那天好好的怎么会发病的,你看到什么了,还是遇到什么人了?”

    喜宴上,他一直都有关注舒若翾,并没发现她和什么人交谈,除了苏家老太太,可她的表情依旧,应该不是苏老太太。

    “昨天断药了,药性过了就会这样。本来是不太严重的,受凉发高烧才那样。吓着你了?”

    “下回注意点,明天让曾姐准备保温瓶,把药带着,省的你老忘记。”冷奕辰宠溺道。

    舒若翾莞尔一笑,“不会的,你一定会准备好的。”

    看着她恃宠而骄的样子,冷奕辰笑着摇摇头,便没在追究这件事。

    另一头任予墨忙好设计大赛的安排工作,就匆忙赶去一家咖啡馆,直径走近一个包厢,门口站着两位门神,见到她来,毕恭毕敬地开门。

    “少谦哥,”

    “若翾她怎么样?”话中带着几分急迫。

    任予墨喝口咖啡,顺了口气,“已经没事了,只是有些发烧,刚才她打了电话,听声音应该已经没事了。你别太担心。”

    “那就好。”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照成舒若翾发病,很是心疼,想亲自照顾她,却做不到,就连知道她的状况还有从别人的口里得知,不免有些垂败失落。

    任予墨见他失落的样子,关心道:“若翾一直都这样,反反复复的,你别太担心她,冷奕辰对她很好,也照顾的很好,要是你那天想见她了,你告诉我,我替你们安排。”

    “嗯,我知道。”荣少谦沉闷地应着。

    “少谦哥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的吗?”毕竟多年不见,任予墨和他总有些生疏感,她小心翼翼的问。

    “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就好,荣家里头的事,我会安排好的。”

    任予墨点头,喝完手里的咖啡,起身离开。“少谦哥,小心苏家。昨晚我和老太太聊天,她和雪心阿姨对婷姨闭口不提,而且雪心阿姨好像很讨厌的样子,因为和婷姨没什么接触,所以我也没问。也许你可以顺着雪心阿姨这条线索查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