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戏里戏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4本章字数:3154字

    “荣少谦,你干脆也弄死我好了,当初翾儿是怎么死你忘记了是不是,你是她哥哥,你却没能守护好她,害的她尸骨无存。”荣博文红着眼大吼。

    所有人错愕地看着荣博文,往日温和随和的人,今天居然责问起荣少谦。记得当年荣少翾刚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两人险些要毁了整个荣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荣少翾,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少翾!”荣少谦跌坐在椅子上,对,他不是好哥哥,没能守护好自己的唯一的妹妹。但是,“别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陆医生,你准备吧。”说完离开偏院大堂。

    “荣少谦,从今往后我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这个荣家死活,我不会再多问一句话。”荣博文咬牙,作出让所有人意外的决定。

    荣少谦踏出门的步子停了停,拳头紧握,狠心道:“既然三叔已经决定了,我无话可说。”

    “少谦,老三,你们别意气用事。都是一家人,血肉至亲,不要为了老 二而不和。”

    “七叔公你不用说了,我不会认这种冷血的人做侄子的。”荣博文转身进病房。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生这样的事,他们都不好插手,多说多错。七叔公摇摇头,主持大局,“让陆医生见笑了,老 二的事就辛苦陆先生了,让他好好地走。老 二媳妇,别太伤心,看开点。不早了,都回去吧。大晚上的,我这把老骨头受不了了。”

    荣胤赶紧上去扶着七叔公,“叔公,我扶你回去,去把灯点好了,小心磕着碰着。”

    “唉,好好的一家人,成这样,大哥家的人没一个省心。”七叔公不免抱怨,荣家里头算他的辈分最高,说话最有分量,可如今似乎小辈们各个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如今少谦的翅膀硬了,越发不把我这个老人放在眼里。”

    “七叔公何必和他一个小辈计较,再说现在他当家,多少傲气些。”

    “哼!现在嫡系一支只剩下他一个,还能嚣张到哪里去。不成气候的东西。”

    荣胤干笑两声不再说话,小心扶着七叔公回去。眼神幽暗,心里有了掂量。荣氏本家都住在荣氏大宅里,旁系是不许住在大宅里,为了权势,互相争斗猜忌在所难免。再加上荣少谦当家之后,处处制衡本家和旁系的关系,比起凌薇当家时,有好有坏。

    权益受到损害自然对荣少谦恨之入骨,收了荣少谦提携,自然对他俯首称臣。但其中的好坏也只有荣少谦知道。

    原本已经离开的荣少谦从阴暗处走出来,看着他们离开,示意卓然去门口盯着。一进门就看见荣博文揪着陆青川的衣领,提拳要揍人的样子。见是荣少翾又放下手坐在一边,冷着一张脸。

    陆青川嘘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三爷真打算揍我呢。”

    “哼!”

    “三叔,别生气。这不是为了演戏逼真吗,才没通知你。”荣少谦好声好气。

    “那里头的那个是谁?”

    陆青川喝了杯水,喘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三爷真打算揍我呢?”

    荣博文瞥了他一眼,“你会乖乖站着给我揍?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快说,里头那个到底是谁,还有荣胤是什么时候潜进来下的毒?”

    荣少谦也十分好奇,虽然是做戏,但是没人,又怎么能让这戏更真实呢?陆青川走进房间,拿出药水在那人脸上涂抹,过了几分钟,伸手撕了戴在他脸上的人皮面具。

    “他是……”

    “林元彪,林静的弟弟,当初受了荣婧亦的指示去迫害小姐,那年的重大车祸就是他们照成的。前不久刚刑满释放,被卓然给逮住了。”

    “也是因为他,小姐原本已经好了的后遗症又开始发作的。”卓然走进来看着床上只剩下半条命的林元彪,“要不是为了二爷,就这么让他死还便宜他了。”

    荣少谦点头,也亏的有这么一个人来代替,不然死了恐怕就是荣博明了。刚才他还怕凌薇会发现什么,荣胤下的毒,效果如何他最清楚不过,器官逐渐衰竭,他还真够狠心的。“接下来的事要你们分外小心了,荣胤身边的钟医生不简单。”

    “刚才都快吓死我了,就怕那个姓钟的发现,都是你这个臭小子,有准备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我还以为二哥真的,二哥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荣胤是什么时候来下毒的?你这小子不声不响地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

    陆青川便把那次在小苑里听到的和猜测仔细地告诉他们。“所以在那天搬运医械器材的时候,就偷偷给两人掉了包,现在二爷在山庄很好,有专门的人照顾,你们不用担心。至于荣胤下毒,是我故意放他进来的,好促使你们这场戏。不过就今天的效果来看,还是瞒逼真的。”

    荣少谦一阵头疼,开始他还担心这场戏不真切,原来他早就盘算好,自己反而还被算计了。不过也正是这样,他们才会深信不疑。

    “接下来就要靠三叔了,倒是便宜了这林元彪死了还有那样的待遇。”

    “不过是个墓碑,给了他又怎么样。到时候还要给他风光下葬的。也不算亏,至少看清这些人的嘴脸,凌薇把持荣家,幕后还有荣胤的份。”

    荣少谦却想着荣胤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太太的死有其他隐情,老太太死了之后,荣家下人全部洗牌,要找到当年的人不容易,至于怎么做,他想在若翾回来之前就肃清这些势力,尤其是荣胤这伙人,这几年作威作福,吞了荣家不少生意,自己又在外做起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怕他一时不谨,反而拖累了整个荣家。

    “剩下的就要靠三叔了,三叔要小心了。”

    卓然递给他一个新手机,“这个是我们专门设计防窃听的,小姐他们的代码我都输进去了,有事我们用这个手机联系。平时我们也会时时追踪这台手机,没事千万别关机。”

    “明天还需要三叔大发雷霆,晚上回去好好养足精神。”荣少谦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平淡地说了一句话,“荣家的丧钟很久没敲过了。”

    “妈你别哭,哭坏了身子要怎么办,爸中风这么多年,本来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还不如让他早点解脱。”

    凌薇听荣婧亦说这样的话,敛眸看着她,她都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替荣博明悲哀,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巴不得自己早点死。自己当初收养她,不就想看她和荣家成仇吗?凌薇摆摆手,“你出去吧,你爸一走家里会很乱,到时候苏家也会趁此机会来为难,你自己要看好俊森。”

    “他现在心思全不在我这,我能怎么看好他。”荣婧亦一想起舒若翾,忍不住地抱怨。

    两人感情本来还不错,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本来苏俊森对她还算体贴关心,可自从他见过舒若翾之后,就变了个人似得,对她也开始不冷不热的。

    “怎么回事?都订婚了,有时候别闹小孩子脾气,也难怪你哥哥要送你去学习新娘课程了。”

    “妈,俊森他到现在还惦记着那个贱人,动不动就给我脸色,我能怎么办,现在我都成哥哥不疼,妈妈不爱的人了,谁还管我。”荣婧亦说的万分委屈。

    “你说苏俊森惦记谁?”

    “还能惦记谁,不就是舒若翾,那天订婚酒宴她也来了,我看不惯她就和她吵了一架。”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低下头偷偷看着凌薇的表情。

    丁漫英看着母女两人,打圆场说,“也难怪小姐生气,订婚宴上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是打扮地花枝招展地要勾/引人,夫人也别怪小姐沉不住气,遇到这种事任谁也生气的。两人都还年轻,吵吵闹闹也在所难免,不用太在意。”

    “漫英你别老替她说话,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是不懂得为自己打算,为荣家打算,嫁去苏家能干什么,为什么杨雪心能稳坐苏家女主子的位置,没点手段,早就被苏爷那些女人拉下位置了。”

    男人有钱有势,少不得会有女人黏上门,但是到底是逢场作戏还是别有用心就不得而知了。

    “妈!”荣婧亦有些委屈,自己不就不喜欢舒若翾,看见她那张相似的脸,她就不舒服,就想折磨她。每每看见苏俊森看着她走神,她嫉妒地发狂,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妈,下回不会了,我会听你的话去上课,好好学习。”

    这个时候还不改变自己,进苏家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她从小就知道忍,知道把握机会,等到时机成熟绝不手软,对待荣少翾的事就是。

    没了威胁,这些年她被宠坏了,早就将一些事抛之脑后,如今有了威胁,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妈,爸的事,你也答应了?”

    “我能不答应吗,现在他已经是半死人了,或者也是痛苦,好是让他走了好。”

    “那爸手上的股份呢?”

    凌薇一怔,原来惦记股份的人真不少,“只要你大哥不插手,应该会照着法律分配。就怕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顺利。”

    “夫人放心,虽然没有找到二爷的股份书,这股份注定也是夫人的,倒是小姐,苏家也盯着荣家股份,你自己手头上的,可要小心了,别让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