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Bel.per.的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4本章字数:3116字

    “你有荣家股份的事,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是夫人最后的底牌。万一被有心人利用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知道了,丁姨,我会小心的。怪不得前几天苏叔叔有意无意地说起荣家股价的事,原来是试探我。”

    凌薇意外地,问她,“苏爷都说什么了?”

    “倒也没特别说什么,就是在桌上提起股市变动,又问我有没有炒股之类的。当时我也没在意,只说对家里的事不太清楚,大哥不让我插手。”

    “这样说就对了,你也该改改性子了,嫁进苏家,可不比待在家里,你再闹、闯祸还有我和夫人给你撑腰。”

    荣婧亦点点头,心底盘算着其他事情,温顺的表情下露着一丝深意,只是低着头,没有人发现。

    “反正你自己小心点!接下来家里因为你爸的是会一团乱,我肯定顾不上你,你自己别又到处闯祸知道没有,都快结婚的人,性子别还是毛毛躁躁的,女人想要抓住男人的心,最好的手段就是让男人看不透你,猜不透。得不到才是最好的,知道吗?”

    “知道了,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荣婧亦收回心神,这个娇纵的脾气也时候换换了。面具戴久了,总会让人忘记原来的自己,她自有办法让他刮目相看。

    凌薇送走荣婧亦之后,看着自己和荣博明的结婚照,喃喃地开口,“我以为自己是恨他的,恨他背叛我,恨他不顾我的感受养着外室,可是看他受尽折磨躺在床上的时候,半死不活,我的心好痛,漫英,我该怎么办,我后悔了,我不想他死。”

    “夫人,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二爷不死,那股份怎么办,你怎么和荣少谦斗,你别忘了他手上有大爷和大太太的10的股份,夫人现在只有婧亦小姐和胤二爷的股份,只有拿到二爷的股份,我们才有胜算,青爷那边已经等不及了,夫人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啊。你谋划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还有老太太那隐藏的股份。”

    丁漫英循循诱导,唯恐她会为了荣博明放弃长久以来的计划。爱,总会让人迷失一时的理智。凌薇经她一番劝说,也不再动摇决心,也就为了荣博明的死而伤心,有的只有对荣家的报复。

    国际大赛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舒若翾忙里偷闲来看看,一群人也不知道围着在说什么,惹得任予墨大怒,一阵责问。看到舒若翾来,立马收了神色,“你怎么来了?”任予墨丢下手里的工作,直接挽着她走了,逗得助理们一愣一愣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就没事了?刚才骂的那么狠。

    小助手当然知道只要她一来,任予墨什么脾气都会没了的,草草打发他们做事去了,有这位大人物在,这事就不会有困难了。

    “不欢迎?那我走好了!”说着要往外走。

    任予墨明知道她在开玩笑却还是拉住她,“我这不是好奇吗,平时你老和冷大少出双入对的,难得见你一个人来,有些不习惯,所以才问问。找我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怎么说我也是大赛的评委,来看看事情进展总不过分吧,而且你好像有需要我的地方。”舒若翾倒了杯开水,坐在沙发上,看她慵懒怠慢的样子,随时会躺下去似得。虽然最近她不再发作,但是精神状态并不太好。

    “是是,大赛的流程和计划书,你看看吧,指点指点,外面那些人只等着做事,才不会动脑子。”

    舒若翾摇摇头,要是真没用,就不会派给她了。她认真地翻看计划书,再一些不足的地方圈圈改改。

    “你是不是有很多事瞒着我?”任予墨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她,若不是两人太熟悉,她又是女的,恐怕招架不住她这番妩媚动人的模样。

    舒若翾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睛流光肆意,妖/艳/妩/媚,是个美人胚子。但转眼她就收回了视线,继续修改计划书,“瞒你是正常的,我也对他们下令这边的事不许再透露给你。”

    “你不信我?”这么大的质疑她怎么受得了,原本她以为卓一他们没时间和她说,没想到是舒若翾下的命令。

    舒若翾微叹,“你先别哭,我只是不希望你牵扯进来,你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况且你和文曦一起,我不希望以后因为我的事使得你们闹不愉快,那样我的罪孽可就重了。”

    “你身上的罪孽还少吗!”任予墨随口一说,但一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捂住嘴,解释,“若翾,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是说……”

    舒若翾换了一本企划书,头也不抬,淡然的说:“没事,我自然是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你没说错,我能坐上如今这个位子,的确是用他们的命换来的,是踩着他们尸体坐上来的,我双手不干净,你却不一样,我不想你染着我的黑暗。”

    “若翾,我是你姐妹,我不比卓一他们是跟着你出生入死,但我好歹也是陪着你最长的吧,怎么能就这样抛下我,你重色轻友。什么黑暗光明,你做的事我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我害怕退缩,我何必要揽下那么多事,我为的是分担你的重担,不要推开我,十年前我没能陪你,现在说什么我都要陪着你。”任予墨一想舒若翾要隔开她,想想都觉得委屈,她不想再她有事的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

    舒若翾被任予墨说的一番感动,但是,这件事已经决定了,她便不会再改变。转移了话题,“好拉,别动不动就要掉金豆子,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里,荣家的事急不得,事情发展已经偏离了我预想的那样,现在也只能和哥哥、三叔里应外合,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你,好好忙你的国际大赛,我还指望着你帮我拖住安盛,让他一心投在国际大赛上,这样我才有机会插手荣氏集团。”

    任予墨不明白,“荣家,可是你成为首席设计师反而不参加国际大赛,冷奕辰肯吗?安盛要派谁去参加。”她这回是问到点子上了,舒若翾也在考虑由谁来接替自己的名额,而且她想为安盛多争取一个名额。

    “暂时还没想好,反正预赛的下周才开始,到时候看安盛有谁能出线吧。开始预赛要求比较宽松,应该会有很多人入围的。”

    “那你呢?”

    “做戏当然要做全套,我会上交作品的,你放心。”

    “你一个首席设计师要是被踢了,你让他们怎么看你,你还要不要在安盛呆下去?”设计大赛将会持续三到四个月,从预赛、初赛、决赛,到最后的总决赛,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

    “我会找个人代替我的名额参加的,至于这人选吗,还在考虑。”

    “前几天我去见少谦哥了,他问我你的情况,我也不敢多说,怕他担心。”

    舒若翾喝完手里的白开水,“辛苦你了,哥哥因为觉得亏欠我,才会这样小心,我也知道他不容易,好了不说这些,计划书我可都帮你改好了,有没有时间和我出去吃饭了?”

    “这么快,若翾,我爱死你了。”说着要往舒若翾的怀里扑,舒若翾巧然避开,让她扑了个空。

    很是无奈地摇摇头,“你也别老是说自己手下,我看这份策划书就做的挺不错的,没谁一开始就是能手,都是一点点历练起来的,你不给他们机会,难道天天指望我吗,一个安盛一个Bel.per.就够我累的了,你要是心疼我,就不要麻烦我。”

    “我已经很心疼你了,如果不心疼你,我怎么会把那些订单都推了。”

    舒若翾上上下下扫了任予墨一遍,“你又给我编排了什么理由啊,难怪阿程说最近的订单都少了。”

    任予墨举手投降,很无辜地说:“没有,绝对没有,天地良心啊,我只是帮你推掉特邀你的,其他的照旧,Bel.per.公司的订单,我可没插手。”

    听予墨这么解释,那是谁在给Bel.per.穿小鞋,一直一来Bel.per.每季度的销售和订单都很稳定,上个月突然下降了许多,即便是开脱国内市场,也不应该影响到国外的。

    “若翾?是不是Bel.per.出事了?”Bel.per.成立这些年来,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现在公司发展越来越稳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舒若翾暂时想不透这些,“不管了,晚些我会和阿程商量,走吧,我肚子饿了。”

    “好好,你等下,我把东西给他们,就去吃饭,去吃火锅吧,冷死我了都。”

    “好,我先去开车,楼下等你。”

    舒若翾坐在车里想着公司的事,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又是谁怎么了解Bel.per.的业务,脑海里突然闪现一个人,难道是他?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意义?

    这样做他能得到什么,难道忘记了她的脾气了吗,明知道她最痛恨背叛,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舒若翾依旧不想相信会是他做的。

    任予墨敲开车窗,坐上车,“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我叫你都没听到。”

    “嗯,没什么,我在想公司的事。”

    “有什么头绪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舒若翾启动车,“暂时没有,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