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葬礼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4本章字数:3040字

    荣家大宅

    自从那天荣家决定放弃给荣博明治疗的时候,荣博文就一直守在荣博明身边,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意味着干干净净地来,也要干干净净地走。

    荣少谦带着人过来偏院的时候,荣博文正陪着荣博明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他来也不理会,凌薇跟在荣少谦身后,看见早已枯槁的人,又呜咽起来,丁漫英小心扶着她,以免她悲伤过度。

    “陆医生,开始吧。”

    陆青川走进病房,“三爷,三爷还是去外面休息会吧,这里交给我来!”

    荣博文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到底是荣家人,那骨子里透着凌厉让陆青川也为之一震,瞳孔中散发着异样的冷芒,神秘莫测。微微勾起的唇角露出一抹冷笑,带着让人颤栗的恨意。也许大家都习惯了荣博文温顺亲和的样子,一下子变得难以捉摸,让人有些不适应。

    “荣少谦,你当真要这么做?”

    荣少谦眉头紧紧打了个结,“三叔,二叔的事大家一致决定的,你这样拖着,对二爷也不好。”

    “哼,没你这个当家人点头,他们敢说话吗。”

    “三爷,二爷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就算不停止一切机器供给,他也受不住毒素的折磨的,这样让他反而更难受。”

    “博文,算二嫂求你了。”凌薇走进病房,不敢看床上的荣博明,突然跪在荣博文身后,“三爷,我求你了,让你二哥走吧,不要再这么他了,求你了。”

    荣博文忽然讥笑,真是讽刺,他一心想要留住二哥,结果却被他们认为自己自私自立,一声声笑声夹着悲愤,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众人都松口气,唯恐三爷不答应,谦少会也三爷闹翻,大家都为三爷捏把冷汗。谦少当家以来,还没人敢这么和谦少说话。即便是家里的老人七叔公对谦少还客气几分。

    “三叔?”

    “三爷!”

    荣博文摆摆手,觉得自己此刻身心疲惫,“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死了,都死了才好。也难怪本家人丁凋零,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

    荣博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别人不知道,但本家的几个老人纷纷变了脸色,七叔公更是敲着手杖,大声呵斥,“老三!”

    荣博文被七叔公呵斥一声便不再说话,坐在椅子上,握紧拳头隐忍着。

    卓然站在荣少谦身后,好似看戏一般,那浅浅的笑容在他略显稚气的脸上有些格格不入,一身西装笔挺,身材轻瘦,站在那丝毫不会引起人注意,犹如鬼魅。

    “陆医生,开始吧。”荣少谦将凌薇扶起来,“二婶节哀,接下来还有很多事需要你操办的。”

    凌薇点头,擦了眼泪,退出病房。见她满眼通红,布满血丝,可见这几日她没少哭。也对,自己的丈夫离世,哪个女人会不伤心。

    荣胤姗姗来迟,还带着钟医生一起来,其目的可想而知了。“让钟医生在旁边看着,多个人好办事。”

    荣少谦点头答应,陆青川神色自若,和钟医生一起进病房,开始关掉供给,不一会,所有的仪器上显示成直线,钟医生点头,宣布荣博明死亡,荣家丧钟正式敲响。

    原本止住眼泪的凌薇顿时又哭了,死了,最终还是死了。荣胤看着哭哭啼啼的凌薇,转着手里的石珠,阴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着沉重的钟声,一声敲着一声,同样也在敲打他们的心。

    钟声停下,外头已经抬着空灵柩进来,荣博文不许任何人在碰荣博明,亲自抱着他放进灵柩中,再由他们盖棺抬上灵柩车,他们要把灵柩送去教堂停放。荣少谦让下人通知各处的亲友。外面天阴沉沉的,忽然刮起风,下起了雪雨,大家目送灵柩车开走,直到消失在大家视线里才离开。

    荣博文一直站在大门口,屹立不动,凌薇站在他身边,望着远处,终究是女人,受不住这样的悲痛,昏倒在丁漫英的怀里。

    他冷眼扫了一眼,“送二夫人回去。”他双手反握在背,就这样站着,一直到黄昏。

    外界收到听到荣家丧钟一片哗然,当知道荣博明离世之后,更是唏嘘,中风那么多年,最终还是逃不过死亡。

    葬礼在荣博明离开后的周五举行,教堂里挂着他的遗像,堂内摆放了许多花圈,两边站着亲属,来送葬的亲朋好友一一慰问凌薇。舒若翾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宽边帽子和眼镜,混迹在人群中,任谁也发现不知道她是谁。

    也不知道是舒若翾太过漫不经心还是卓然眼里力好,自她走进大堂,他就发现了。等她坐下,卓然就悄然靠近,两人又坐在最后,没也谁注意到他们。

    “小姐今天怎么来了?”

    舒若翾白了他一眼,大有嫌弃的意思,“我二叔死了,我还不能来吗?”她扫视着礼堂,荣家的亲戚来的还真不少,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青爷。自己的女婿死了,也该露个面吧。

    卓然见舒若翾满眼期待,一盆冷水泼过来,“青爷他不会来的,那老头现在正忙着青帮分堂的事,自顾不暇了,那还有空来这里。”

    “不来?”这让舒若翾很是意外,不来也好,以青爷那老奸巨猾的眼睛还不认出她才怪。“想不到来看二叔的人真不少。”

    卓然轻哼,“他们哪里是来祭奠,分明就是来看好戏,等人一下葬,他们可定会为了二爷手上的股份争得你死我活的。”

    “你猜,这股份给谁,对我才最有力呢?”

    “给人,为什么啊,以小姐手头上的股份,根本还不能抗衡凌薇,你还要把这股份送出去,岂不是……”

    舒若翾睨视他,但立马又移开视线,看着凌薇的表现,“二叔又不是真的死,就算他们拿去了又怎么样,再说她既然想要,给她就是了,难道还能真的得到荣家。”

    也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做戏,凌薇看上去老了几岁,不再像之前那样端庄典雅,现在倒真想是丧夫的一般女人。舒若翾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凌薇不是恨透了二叔吗,二叔死了不是该偷笑吗,为什么会这样伤痛?

    “自然是因爱生恨,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还吊着二哥一条命,听说她和荣胤还大吵一架。”荣博文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两人身边,突然开口吓了他们一跳。

    舒若翾顺顺气,安抚下自己那小小的心脏,“三叔怎么认得我?”她可是全副武装了,早上出门,冷奕辰愣是看了她好久,穿着黑色斗篷外套,穿上长靴,说她像骑士。

    “卓然这小子很少离开少谦,能让他主动接近的,除了你,没其他人了。”

    “哦!”

    荣博文因为那天吹冷风,精神不太好,“在商量什么?”

    “二叔股份的事,三叔不妨看戏,任他们抢好了,必要时可以说两句。”

    荣博文转头凝视她,一时气短喘不过气竟咳嗽起来了,舒若翾连忙给他拍背顺其,这一拍不要紧,反而惹来不必要的目光。虽然看不清长相,但两人亲密的举动,难免让人猜疑。

    舒若翾看清那些的嘴脸,“三叔,看来我帮了你不小的忙,二叔葬礼,你还不忘风流。你将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一句戏谑,逗了他咳得更厉害。

    “你个死丫头,是故意的吧。”荣博文好不容易顺过气,嗔怪她。

    舒若翾偏低着头,低低地轻笑,“三叔你咳嗽怎么能怪我呢,我只是关心你才帮你拍背的,谁知道这些人多事。”

    两人在轻声交谈,可在外人眼里看来倒是更像在谈情调/戏。在远处荣少谦也注意到那边的骚、动,有些生气,却不得不忍着。凌薇突然打了个寒颤,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荣博文正和一女的在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在说什么,那带着帽子的女士用手挡着轻笑。

    “这……”凌薇明显感到荣少谦在生气,那目光太过冷冽,只是他在起什么?是气荣博文还是那个女的。

    “没事,继续,稍等要下葬了,二婶还受得住吗?”

    “嗯,我没事,你放心。”凌薇时不时就瞄向那个角落,不过荣博文已经不知去向。今天除了出发来教堂,她都没看见他的人影。繁重沉闷的葬礼还在继续,各怀鬼胎。

    荣婧亦也看到了舒若翾,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恢复正常,随口找了个借口出去,也不知道舒若翾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站在教堂外的亭子里,似乎在等荣婧亦。

    “你是……”

    “荣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忘了我。”

    荣婧亦没想到舒若翾会来参加葬礼,而且和三叔那么亲密,她不是和冷奕辰在一起吗。跑来荣家做什么?荣婧亦警惕地看着舒若翾。

    舒若翾噗哧一笑,“荣小姐不用这么紧张,刚才我和荣三爷只是在聊伯爵夫人的事,另外转达夫人交代我的话而已。”

    荣婧亦本还想问什么,礼堂的钟声响了,只听舒若翾说:“终于结束了,葬礼才算正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