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风波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5本章字数:3533字

    “这蟠龙印一出,杨青总该顶不住了吧!否则,就算是以妖孽一词,也难以形容他的天资!”

    “显然这是决定胜负的一刻,真是让人惊叹!杨家作为青霞镇第一家族,果然是人才辈出。无论是杨青,还是杨峥,都是难得的天才啊!他们如今都不到二十岁。假以时日,便是突破至人脉境也并非不可能啊!”

    威势震天的《蟠龙印》一出,周遭房舍尽皆倒塌,在场观望的武者们,基本都凝结起真气,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怕被《蟠龙印》的余威所伤害。

    此时的他们,都是以紧张的心情,来期盼这场天才对决的结局。

    “机会来了!这杨青肯定承受不住《蟠龙印》的伤害,我不管他也罢。而杨峥施展玄阶下品的武技,此时正是最脆弱的时刻,我的目标显而易见。”

    便在这时,一身白色铠甲,手持羽化银枪的白云飞,却是突然动了。距离杨峥背部仅有几十米远的他,倏然凝结真气,将银枪举起,助跑两步猛然将银枪抛出,直指杨峥的后心。

    “嗖!”

    羽化银枪乃是玄阶中品的灵器,在青霞镇独一无二的存在,虽然白云飞没有触发它蕴含的武技,但威势非同小可!

    那一道银芒,便如银色的彗星扫过,将周遭的空气,都压迫得变形。

    “不好!”

    将注意力集中到杨青身上的杨峥,心脏猛然缩紧,深深嗅到了死亡的威胁。

    在场观望着的武者,却是一片哗然,暗道白云飞不讲究。武者的世界,虽然残酷。但在二人对决之中,突然下手这种事,实在让人不齿。

    “轰!”

    与此同时,那威势迅猛的蟠龙印,强势压过苍龙印,轰击到杨青的身上。

    突然,一道气势磅礴的黑光,蓦然出现在其身上,带着强大的气息,同巨大的掌印对撞到一起。直接将那巨大的掌印粉碎,而后直冲云霄。

    “这……这好像是徐家的镇族之宝—幽暗冥甲!玄阶下品的防御灵器,危急时刻可自动护主!”

    “幽暗冥甲怎么会在杨青的身上,这徐家还不得哭死。”

    “这个少年,简直让人无法直视!简直是青霞镇的一个奇迹!”

    刹那间,许多武者的心脏都被震撼到。只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多想,另外一面,那羽化银枪已轰击到杨峥的身上。

    “噗!”

    虽然有黄阶极品的防御灵器荒芜战甲护身,但杨峥还是瞬间被羽化银枪轰成血人,全身衣物和骨头尽碎,瘫软在地,不知死活。

    “哈哈,杨家第一天才,也不过如此!完全扛不住我羽化银枪之威。”

    白云飞偷袭得手之后,恬不知耻地哈哈大笑,不过当他收回羽化银枪,准备对杨峥进行最后一击时,杨峥的身躯,却是突然消失不见。他明白,这自然是因为杨青。

    “妈的!小畜生。刚刚的蟠龙印,竟然没有要你的命?幽暗冥甲!你身上的宝贝,可真不是一般的多!”

    杨青和杨峥的身影同时消失,白云飞顿时勃然大怒,他完全没想到,杨青能拥有幽暗冥甲这种青霞镇的至强防御灵器,轻松抵挡住蟠龙印的强横攻击。

    原本杨青拥有可以突然消失的异宝,白云飞就极为不爽,此刻嫉妒得眼睛都要红了!

    而此时的杨青,却是在海恋之心中望着浑身鲜血淋漓的杨峥叹息。刚刚白云飞那一枪,赫然冲破了杨峥的所有防御,将他父亲留下的那封信,也完全摧毁。

    这,让他心中极为愤懑。原本,他马上就要打败杨峥,夺取父亲留下的信件了。

    “白云飞,你必死无疑!便是利用突然偷袭的卑鄙招式,我也不会留你性命!”

    隔着海恋之心透明的障壁,杨青憎恨地望了眼白云飞,便控制海恋之心,朝杨家行进。

    杨峥乃是杨氏一族的第一天才,杨青虽然对其万般不爽,甚至心中隐隐想击杀他,却不希望他死在白云飞如此卑鄙的偷袭之下。

    杨峥还有一口气,杨青离开众矢之的青霞街,便在镇中找了一匹白马,骑在上面火速赶往杨家。

    待他赶到杨家院落群的边缘,便将杨峥召唤出来,放在马匹之上,凝结真气喊道:“杨峥被白家白云飞偷袭,性命垂危。快点去通报老祖和家主等人!”

    看着牵着马的杨青和马上进气多出气少的杨峥,几个门卫先是一个愣神,随即飞奔着去通报。

    片刻之后,杨家家主杨破云,便率先赶了出来。

    “峥儿!”

    看到马上变成血人的杨峥,杨破云睚眦欲裂,不分青红皂白地吼道:“杨青,你个逆贼,竟然将我的峥儿害成这般模样。今天,我岂能留你!”

    杨峥随白云飞一起,去找杨青麻烦,自然是请示过杨破云的。此时,见到杨峥已奄奄一息,杨破军下意识便以为是杨青打伤的杨峥,他抬起一掌,便打出《蟠龙印》,准备将杨青秒杀。

    炼体九段的高手,打出蟠龙印,那威势完全不是杨峥能比拟的,虽然有幽暗冥甲护体,但杨青还是感受到了生死的压力。

    “混帐,不分青红皂白,就向族人下手,你这家主,是当腻味了么!”

    便在这时,还不等杨青动用手,一声阴测测的声音,蓦然响起。听到这声音,杨青顿时感觉全身一麻,非常不舒服。

    但突然出现的黑影,却是挥出一掌,将杨破云的蟠龙印挡住!

    “老祖!”

    待看清来人之后,杨青顿时一惊,他完全没想到,一直深藏不露的老祖,会帮自己出手。

    而他出手之后,杨破云却是怒气冲冲道:“爹!杨青将峥儿害成这样,你为何要阻拦我!”

    “峥儿乃是白家白云飞所害,当时我就在现场。只不过白家那老鬼也在,因此没有出手相救!今日,白家对我杨家重要子孙下手,便说明大战将起。在如此情形下,你身为家主,第一要务便是保全我杨家千年的尊严!而危急时刻,我杨家且不可再有内耗出现。对于杨青这等天才,更是应多加宽容。”

    一身黑袍的杨青山,两鬓斑白,脸上褶皱无数,气色比之前一段时光明显不如,显然身体已走了下坡路。

    一脸怒色的杨破云听到杨青山的话,却是冷声道:“白家哪敢主动挑衅我杨家,分明是杨青惹出了事端,我峥儿才因此受了连累。如今,白家需要防备,这杨青却是不能留。留下他,必是一个祸害。”

    “混帐,你身为家主,难道就这点眼界?在你心里,杨家重要,还是你的峥儿重要?杨青已是我杨家青年一代的翘楚,早已不是当年的废物。就算惹出一些祸端,也不是不可原谅。毕竟我杨家的族规,便是强者为大!”杨青山铿锵有力的呵斥了杨破云一句。

    随后瞳孔一缩,看向杨青道:“青儿,你随我来,下面我就将咱们杨家的镇族之宝族典,提前传给你。你能战胜峥儿,已证明了自身的价值。如今,白家竟敢伤我杨家子孙。我今日,将族典交予你,同时也将交给你一个任务,那便是利用身上的异宝,斩尽白家后代。”

    说此话时,杨青山的身上,有一股凛然之色,那气度当时便体现出来。

    看着一身凛然的老祖杨青山,杨青蓦然明白过来,原来他突然对自己示好,是为了利用自己将白家的下一代全部灭掉。

    “借出族典让我一观,便能换得强敌的绝后,这自然是合适的。老祖心中的算盘,打得倒是很响。但为了父亲留下话语的族典,这个事我必然要答应。”

    十年来从未睁眼看过自己的老祖突然示好,杨青在感觉意外的同时,自然分析起各种因由。

    虽然明白老祖只是在利用自己,但他还是沉声道:“杨青必当不辱使命。”

    “好,好啊!因为你杨青,我杨家必然会站到青霞镇的制高点!”

    一身黑袍的杨青山,豪放一笑,便开口道:“走,同我去祖宗祠堂,请族典!”

    “是!”杨青静默的应了一声。

    “爹。此事万万不可啊!争夺族典乃是我杨家千年来的规矩。如今可不能因为一人而废啊!况且,杨青这孩子,心狠手辣,诛杀过数名族人。将族典交予他,必然后患无穷。”

    此时,家主杨破云和赶来的两位长老,全部跪在了老祖杨青山的面前,那杨破云甚至连杨峥的伤势都不顾了!

    “靠,将老子说的好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我做过几件伤天害理之事?”

    看着包括自己爷爷杨破军在内的杨家几位巨头,杨青心里相当的不爽。原本他以为,自己一直被针对的主要原因是实力太弱,但今日他已战胜族内的第一天才,显然已证明了自己。

    “如今白家蠢蠢欲动,最快就在今日,便会朝我杨家下手。你们不早做准备,还在这里多事,是想让我杨家被灭族么!”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儿子,杨青山怒斥道。此时的他,明显也是动了真气。

    被他这么一呵斥,三人均是面面相觑,没有再过多言语。

    “这是还魂丹!杨峥乃是我杨氏一族重要子孙,有资格得到同你们一样的待遇,破云你赶紧带其医治去吧!至于你们两个,联手去准备站起之事。若我所料不错,此次不是白杨两家,必会有一家灭门。”

    脸面上爬满皱纹的杨青山,交代了一句,就看向杨青道:“跟我来,如今形势危急,你是我杨家最重要的战力。务必不能耽搁片刻。得到族典,必须第一时间杀白家一个措手不及。”

    “是,老祖!”

    杨青应了一声,便跟在杨青山身后,走向祖宗祠堂的方向。

    家主以及两位长老,都是眉头皱起,显然是为自己培养出的天才少年不值。

    但形势危急,他们都不是年轻人,心中有不满,也不会导致心态失衡,连忙展开布置,准备迎接白家的挑战。

    其实他们也都明白,杨青有可以消失的异宝护身,暗杀白家之人,简直手到擒来。在两家战起之后,确实是一大杀手锏。

    “一直以来,我都没注意到你所受之苦,这是祖爷爷的错。杨明母子狠毒的行径我已查明,他们确实该死。我杨家最好的材料,差点毁在他们手上,这绝然不能宽恕。”走向祖宗祠堂的路上,杨青山突然开口叹息了一句。

    “谢老祖体谅!”

    听闻这话,杨青身子一顿,心田划过一丝暖流。

    对于即将见到的族典,他自然也是满心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