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符文天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5本章字数:3066字

    “族典里到底记载的是什么内容?父亲又在里面给我留了一些什么话?”

    一步步走近神秘的祠堂,杨青的心情蓦然紧张起来,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快接近传说中的族典。心中对老祖的感激,颇为浓烈。虽然,这黑袍老人,看起来身上尽是阴森的味道。

    杨家的祖宗祠堂,修建在院落群的最东方,台阶有近百级,跟在老祖杨青山身后,走过一级一级的台阶,杨青倏然感觉到一阵萧肃的气息,心血不自觉便有些压抑。

    “面对祖先,看来还是应心怀敬畏!”气血莫名有些翻腾的杨青,在心中默念道。

    “吱嘎!”

    一老一少行至台阶的顶端,走在前方的杨青山,轻轻推开了祖宗祠堂的暗红色木门。

    门被推开的刹那,杨青顺着缝隙,看到阴暗的厅堂中,供奉的一排排牌位。

    “数量貌似没想象的多,貌似同近千年的传承不符!”

    杨家号称有千年的历史,但排位只有几百个,这让杨青有些疑惑,按照他的想法,最起码成千上万。

    “我杨家有一个规矩,每一代只有实力最强的三人,才可以进入祖宗祠堂,其后代可作为内族存在。其余之人的后代,贬为外族。另外,女性不可进祠堂。因此,灵牌才会这样稀少。”

    杨青山并没有回头,却猜到了杨青心中的疑惑。他解释了一句,口中便默念起杨青从未听说过的法决。

    地面上原本乌墨色的一块块石板上,顿时出现了一束束金黄色的符文。这符文出现之后,一点点扩散,慢慢化作辉煌无比的金光。

    很快,原本漆黑、幽暗、阴森的祠堂,就变得金光四射,那刺破瞳孔的光芒,达到最耀眼的一刻之后,逐渐柔和下来。待金光彻底柔和以后,祠堂的地面,突然开始剧烈颤抖。

    与此同时,杨青山腰上绑着的佛头青几何纹金带,霎时间也跟着耀眼起来。

    祠堂最中央空地上的黑色石板,也一块块的漂浮起来。看起来,恢弘无比。

    “轰隆。”

    一个半米高的微型祭坛,倏然在地面之下升腾起来。

    其上,悬浮着一本黄芒万丈的金书。

    “呃?”

    看到祭坛上闪烁着万丈光芒的金书,杨青蓦然心中一动,划过一丝强烈的熟悉感。他思忖了一下,发现这金书同自己在水底祭坛上看到的那本非常相似,只是气息的强弱有不同。

    在千米高祭坛上的那本金书,犹如高高在上的天书,带着一种貌似能毁天灭地的气息,让人心生畏惧。面前的这一本,压迫力却是要小很多。

    “传闻千年前,先祖杨无伤乃是地脉境高手,但得到这本金书,便被无数武者追杀。在逃至这青霞镇时,已伤重得无法医治。便随意找了一名青霞镇的姑娘结为连理开枝散叶。在生下三个儿子后,不治身亡……这本族典,则留给子孙后代参阅。只不过,千年来都无人能懂。直到,你父亲天战出现……”

    “我父亲读懂了书籍中的一切?难道他的离开,便是因为这本族典么?”杨青的心跳蓦然加速。

    “是的,你父亲是唯一读懂了族典的一个。他读懂之后,便离去了,无人知道因由。”杨青山莫名的叹息了一声。继续道:“由你参阅族典,乃是最好的选择。”

    “需要如何参阅?”杨青一脸激动,疑惑的问道。

    “只要是我杨氏子孙,族典都不会抗拒,心怀敬畏上前去取便可。去吧,孩子。”

    杨青山原本略显浑浊的双眸,倏然精光四射起来。

    从他的身上,杨青似乎得到了一丝信心,心情忐忑地一步步走向低矮的祭坛。

    距离越来越近,他的瞳孔,逐渐被金芒染黄,心情也愈发激动,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一个月之内,就得到参悟族典的机会。

    “轰!”

    当杨青的指尖,一点点接触到璀璨无比的金书之后,他的脑海中嗡的响了一声。

    随即,一小段威严中带着深沉的话语,在其脑海中响起。

    “若是吾儿杨青,滴血在书页之上。”

    “父亲!”

    听到这句话的杨青,眼睛当即就是一酸,用牙齿在指尖咬开一道口子,便滴血在金书之上。

    不知是否因为金书的映照,那血液竟有一些泛金色。

    “哧!”

    当泛着金色的血液,滴答到光芒璀璨的金书上以后,哧哧的声音当时便响了起来。

    随后,整本金黄色的典籍,开始一点点被鲜血染红。

    “青儿!如今你母亲病危,青霞镇区域并无可医治之灵药,我必须带其寻找生路。原本你母亲有一枚人脉丹,为父想留给你,但此去危急万分,不得不服用,提升至人脉境。而这族典,其实是帝武大陆的八大符文天书之一。乃是镇龙脉为己用的至宝奇书,已不能用品级来衡量。如今,为父便留给你。”

    “唉。”

    说到这里,杨天战叹息了一声,继续道:“这族典之中,原本记录的是一种上古文字。为父全然不懂。你母亲慕容柔耗费心血,才逐一破译。也因此,做下病根。而今,每一个上古文字之下,都有你母亲添加的译文。只要是用你的鲜血激活,便会历历在目。下面,你便自行观看吧!若是有缘,我们一家人,自会相见。你母亲,乃是来自青域琅嬛圣地。”

    “爹,娘!”

    杨青脑海中的声音,一点点消弭,他的眼眶也跟着红润起来。

    “不知道父亲是否找到了出去的路,娘亲的病是否安好。不知我杨青,在天穹下,能否再见到他们的影子。”

    沉默了好一会,泪眼朦胧的杨青才静下心神,翻开金光璀璨的符文天书。

    “我杨家,原是荒域离火王朝望海郡三大家族之一。偶得镇龙脉之符文天书。因家主一时心善,将天书临摹本,赠与盟友姜家之姜陨,助其镇龙脉为己用,后被其出卖,遭受离火王朝众多家族及宗派围攻,族人陨落大多,其余则姜家被奴役。”

    “我杨无伤,得族内老祖相助,利用符文阵来到青霞镇万云山脉。而万云山脉之中,竟存在地武境七段之异兽。遭遇后,我勉强逃出。但已时日无多。凡我杨氏子孙,若能参悟此符文天书。且不可忘,十万族人身死之仇。”

    “若有可能,助我杨家被奴役者脱困,夺回祖地,重树辉煌!”

    符文天书中残存的话语,虽然语速平缓,而且听起来有气无力,但杨青听后却是心情难以平静。

    “因为这部符文天书。我杨家十万族人,竟然身死道消。残存的,还被姜家奴役。先祖,您放心。我杨青既然流淌着杨家的血脉,又得到符文天书,必然会全力解救我杨氏一族!龙脉武者姜陨,三百年研究出镇龙脉之法,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杨青,必会让你姜家,付出血的代价。”

    想起姜可儿说过的一句句,结合典籍中残存的言语,杨青当即便愤懑起来,体内血液翻腾不停。

    “姜可儿?姜陨?不知她是否属于这个姜家,如果是我又要如何处理呢?”

    思忖之间,杨青也逐渐将目光放到符文天书之上。

    这金黄色的典籍,虽然看起来比较厚重,但翻开金黄色的扉页之后,其上只有薄薄的一层金箔。

    上面记载着数百个灵性十足的上古文字,其下则是血色的译文,这些自然便是杨青母亲慕容柔的血液。

    “龙脉,乃天地之造化,可自行产生灵气。若被武者镇于体内,可比普通武者多出一脉,更可自行恢复灵气……”

    简单阅读了一下楔子,杨青便了解了镇龙脉的含义,并且了解到天地之间一些龙脉的品级。

    从低至高,乃是黄阶龙脉,玄阶龙脉,地阶龙脉,天阶龙脉,皇阶灵脉,王阶灵脉,至尊龙脉,原始龙脉。

    其后,杨青才将目光放到龙脉符文天书的正式内容之上。

    “龙之脉,重重起伏,屈曲之玄,东西飘忽。鱼跃鸢飞,是为生龙。粗顽臃肿,慵獭低伏,如枯本死鱼,是为死龙。风水于龙尚有诸多名目,要加强龙、弱龙、肥龙、廋龙、顺龙、逆龙、进龙、退龙、病龙、劫龙、杀龙、真龙、假龙、贵龙、贱龙……欲镇龙脉,先观风水……”

    观察了一遍之后,杨青在天书的第一部分,看到了龙、穴、砂、水、向等东西。

    由此,也便学会了观龙脉之法。

    “下面,就是学习如何镇压龙脉了!”

    杨青明白,这些文字的第二部分,必然是教他如何来镇压龙脉的。

    “轰!”

    但就在这时,杨青却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麻,脑海间如同被万针刺破了一样,疼得他睚眦欲裂。

    “怎么回事?难道这龙脉符文天书之中,设定了什么禁制?”他心中顿时就是一惊。

    “哈哈,竖子!你杀掉杨凌,让我失去噬魂转世的目标。如今你参阅了族典,正好取而代之。这噬魂之法,乃是我在万云山脉深处得到,可利用神魂攻击你的脑海,让你彻底失去意识,而我便可鸠占鹊巢,以自己的意识,占据你的记忆和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