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外婆的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4本章字数:2048字

    终于交接完加油站辞职的事了,樊叔人很好,给了500块的奖金,还说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随时都可以回去,顾思瑜除了说感谢也不知道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能遇到这么好的老板。

    顾思瑜这两天忙着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就几套简单老旧的衣服,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父母的照片。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等着去学校报道了。

    而她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七旬的外婆,如果她走了,外婆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办呢?年纪大了做什么事都很吃力,又孤零零的……

    这天,顾思瑜一手提着从市场买来的蔬菜,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脚步缓慢地往住处走——

    “叶子,这次就真的拜托你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顾思瑜愧疚地说。

    这两天她也想过很多办法,想过找个保姆来,可一听价钱,她哪里负担得起啊,生活都岌岌可危了,学费还没赚够,更不用说那每月几千块钱的保姆费。;甚至想过把外婆也接到学校宿舍区,可这根本行不通。

    更何况外婆这人很少接触陌生人,总觉得还是不那么的方便。

    最后不得已才打电话给她的好朋友帮忙,把外婆接到她家住一段时间,起码杨紫叶和外婆也是接触过几次,照顾起来也方便很多,等到顾思瑜在那边找到便宜的房子再把外婆接过去。

    另一边已传来爽亮的女声——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随时可以过来。”

    “那好,叶子,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行了,行了,咱俩还客气啥啊……?

    ……

    一处上空笼罩着大片黑烟,正火速向四周扩散,污染了空气中清新纯净的气息。

    再往下看,一间独立的矮楼已被熊熊大火环烧得已剩不多,慢慢地,变成一片狼藉,一片废墟。只看到零零散散的一些石砖已变灰黑,铺在一地。

    附近的几户人家半掩着门,有些稍微大胆的便探出头来,可也是窘迫地看着这里的变化,却没有一个人敢走出去阻拦,甚至报警。

    只因为在这被烧毁的矮房几米外,笔直地站着一排穿着纯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大概有六七个人,每个人的双手都戴着一套白色手套。

    其中一人手里还持着枪,另一只手两指还夹着快要燃尽的烟头,一看便知道是众人之首,而这些人肯定是经过有素训练的,虽看不见眼神的变化,可那强劲的身躯以及傲人的站姿足以让人害怕禁声。

    气场冷得周围的人都不由得跟着打颤,哪里还敢移动一分,根本就不是平常人承受得了的,周围杀气环绕,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招惹上身。

    直到那场火消声灭迹,那拿着枪的人嘴角才划过一丝冷笑,随后手一弹,烟头掉落,再一扬手,强劲有力。便踏开脚步离开,其余的人循着他的手势也跟着离开。

    顾思瑜回到这偏僻的小区便看到这一幕,下一刻便心慌了,手也不自觉地松开,蔬菜撒落一地也顾不得。

    ——外婆——第一时间从顾思瑜脑海呈现出来就是外婆这两个字。

    因为被烧毁的房子正是顾思瑜和她外婆相依为命的地方。

    下一瞬眼泪已夺眶而出,心像被什么堵住似的,不能呼吸,不能思考。想也不想便飞快地朝那堆废墟跑去。

    “外——”还没跑一步,手便被另一只手有力地扯了回来,嘴巴同时也被捂住,带动着身体连同身后的人转身已站在另一边的墙角,想叫出的话到最后也没说得出口。只能发出~呜嗯~的哽咽声。

    顾思瑜这时更害怕紧张,手脚并用地乱抓乱踢,想要挣脱身后的人,不济。正准备用口咬住捂住她的手,才听到身后传来细微而又熟悉的声音——

    “嘘~~别出声!”

    顾思瑜全身一滞,停止了全部的动作,可眼泪还是止不住滴落下来,甚至落到面前的手上,而身后的人却任由顾思瑜的眼泪沾湿了他的手也顾不得去擦。

    直到那群人消失在小区里,身后的人才终于放开她。

    顾思瑜再也顾不得其他,下一刻便迈开脚步奔向被烧毁的一地,口中不断地喊着“外婆”。

    她是真的慌了,如果外婆也离开的话那她就真的一个人了,她也只不过是十八岁的女孩啊!就算再坚强独立也不能承受亲人一个一个在自己眼前离开啊!

    附近的几户人家这时候也才敢走出来,看到这么个可怜的女孩跪在那不断地哭泣,也不由得泛起片片同情心。

    “哎~~怕是这家人得罪了哪门子的人了!可看她们一老一小平时也都很善良啊?”

    “这么个老婆子也不放过,那些人也太狠太残忍了!”

    “是啊,是啊,怪可怜的。”

    这些人在她的身边纷纷议论,可却没有一个人能上前安慰,生怕真的惹祸上身。

    此时顾思瑜哪里还听得进周围的声音,一昧地哭喊着,用手背胡乱地擦拭着脸颊的泪水——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啊~~!”

    “哎~~真是苦命的孩子,走吧,走吧,都散了吧!其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叹息说。

    兴许是不忍心看到顾思瑜那悲伤无助的样子,周围的人听了那老者的话,也逐渐没了人影……

    “丫头……”这时,一双手轻轻拍了拍顾思瑜的肩膀,带着万分怜惜,可最终也没说出什么。

    顾思瑜闻声,嗖地站起来转身便趴在某人的胸前。

    “易哥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弄湿了柴浅易胸前一片,可两个人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丫头,怎么会……”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顾思瑜激动地说。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得罪那些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况且在这时刻她也没心思想那么多。

    柴浅易柔和地拍了拍她的背,眉头皱了皱。

    刚才的人很有来头,他们能够明目张胆地放火,便意味着报警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可怎么就跟外婆扯上关系呢?

    还是——和丫头有关?

    到底有什么重要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