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 生活还要继续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4本章字数:2150字

    顾思瑜无力地捧着已被烧得泛黑的正方形铁盒缓缓走着,里面是顾思瑜的一些重要证件,幸亏还没被烧毁。红肿的眼睛还有未干的泪,形成一条明显的泪痕。眼睛因哭过疲惫已有点点红丝,身旁一直默默陪伴着的柴浅易,两人正走出市区柴浅易停车的地方。

    处理完外婆的后事后,再看了看立在外婆墓碑旁边父母的墓碑,这是一处很偏僻的山脚,显有人迹。顾思瑜突然觉得心堵得厉害,未干的泪水一下控制不住又开始倾泻而出。

    ——以后就真的一个人生活了——

    柴浅易拜祭了几下,心情也极其沉重,黑眸瞬间暗了下来,隐隐透出股杀气,微颤的手握紧,心里已暗暗决意。

    ——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丫头……也会找出杀害外婆的凶手——

    临走前顾思瑜顿了顿,眼角瞄了一下墓碑后面的一棵树下,想了想,最终还是走了。

    拿着在火灾现场唯一留下的铁盒子,和柴浅易走出这片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

    黑色宾利正平稳地在马路上行驶,两旁排列整齐的桉树在车子前进中有序的倒退着。

    在这宽阔的马路上,这时候反而没有车驶过,显得那辆宾利是那么的孤独、寂寥。

    正如此时坐在副驾驶上的顾思瑜心情一般,身子只是安静地靠在椅背上,目不眨眼地盯着窗外,脸色便有点苍白。

    像是疲惫地靠着,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并未发觉正专心开车的柴浅易时不时望向失神的自己。

    柴浅易似乎很想和顾思瑜搭上一句话,张口欲说,却又不知怎样开口,又或者该说些什么。

    直到三个小时后来到目的地——Y市一所大学,两人都没说上一句。

    停好车,柴浅易从车上下来后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看了看顾思瑜,眼神迷离,顿了几秒,说。

    “你先在这坐一下,我等会儿就回来!”说完直接从顾思瑜手中拿过铁制盒子,关上门。

    顾思瑜紧觉手中一瞬间似乎少了什么,这才回过神来,手上已空空的,抬眼转向隔壁车座,转而又望向窗外,这才知道柴浅易已下车不见了人影。

    却看到车窗外屹立在一侧的几座高楼,再望向大门口正上方赫赫显示的大学学院字样的时候,才明白原来已经到了就读的学院了,自己却全然不知。

    没一会儿,便看见柴浅易从大学里面出来了!

    顾思瑜看着她重新把铁制方盒递到自己的手中,便有听到他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已经帮你办了入学手续,里面有你的学生证,不过明天还是要过来正式报到!”

    “......”

    “宿舍管理人员还没到,所以暂时安排不了入宿,不过明天就可以了。”

    “......”顾思瑜看着他尤其亲切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微笑地说道,眼里有无限的宠溺,自己却还是没出声。

    柴浅易也不再说话,打开引挚直接离开。

    其实顾思瑜是想说声谢谢的,可喉咙动了动,沙哑得厉害,发不出一丝声音,是因为之前大哭过的缘故;又看他正专心地开车望着正前方,最终还是放弃了。

    ......

    车子驶进一处高级别墅区时已晚上七点多,进了小区大门,在灯光的照射下,两边环绕着五颜六色的花草更显灿烂,像走进了一片花海世界,一户户排列整齐的独立的欧式别墅在眼前穿过,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车子终于在其中的一间门口停下。

    顾思瑜跟着柴浅易下了车,看清楚四周的环境,这些别墅的设计堪称完美,外墙是运用欧美最时尚出名的顶级瓷砖,划分紫、蓝、绿三种颜色,搭配鲜艳却不失独特、有格调;邻近的几户门口都停着价值不菲的小车,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奔驰等,还有说不出来的,都有专属的停车位置停放着,看来能够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

    顾思瑜知道柴家是有点钱的,现在看来不只是有点钱的概念了!不过现在的顾思瑜真的没那心思去评论他是否真的很有钱。

    里面的装饰更是豪华,两房一厅,一个大的厨间,洗漱间,适合小型家庭住户。设备齐全。

    只见柴浅易拨出了一个电话——

    “少爷”电话一端传来一恭敬有力的声音。

    “选几套女士服装,休闲的就行,还有...送到凤凰名都。”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顾思瑜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月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倒映的身影更显修长。

    见他转过身,轮廓分明,高挺鼻梁,好看的眉眼,墨眸深邃,薄唇微抿,绘画出一张帅气的脸,成熟稳定,又带着点点纨跨。看来以前的大胖头是真的不见了。

    想到他这几年对自己像妹妹般疼爱,帮助,又想到自己去世的父母,外婆,顾思瑜一直红肿的眼睛控制不住地又往外渗出了泪滴。

    柴浅易见状,忙走过去,双手搂住她的双肩往自己怀里靠,柔和的目光里透着心疼,手不自觉地微微收紧。

    刚从国外回来,一下飞机便满怀欣喜地问了杨紫叶顾思瑜的新住址,几年的念想化作这一刻的欢喜,激动,恨不得下一刻给这丫头惊喜;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副情景,顾思瑜经历着死别,而自己却毫无作为,只能紧紧地在旁边跟着,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放火的那些人,目光转瞬阴厉,不过瞬间,又转而温柔,只有对着顾思瑜,他才会散发出柔和的光。

    “丫头,你不是一直都很坚强的吗?即使没了亲人,你还有叶子,还有我,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不是吗?”

    柴浅易知道现在不可能做些什么,能做的只能给顾思瑜坚定的鼓励。

    “以后的路还长,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是吗?”

    “他们不在了,你只能活得更开心,更坚强,才不辜负他们对你的爱。”

    顾思瑜听着柴浅易说的话,眼睛眨了眨,有种干涩的痛,其实她懂,他说的都懂,可每次想到自己的亲人离开,心里还是会有道坎。

    可正如柴浅易所说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她现在才过了十八个豆蔻年华,未来的路还很长。

    顾思瑜吸了吸鼻子,开始慢慢收敛自己的情绪,抬起红肿的眼望向目光正怜惜望着自己的柴浅易,苍白的脸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声音显得气弱无力。

    “易哥哥,谢谢,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