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第二次见面,她唤他大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5本章字数:2683字

    从集团出来,手里拿着工牌,部门——后勤部,说得难听点,就是一个清洁工。

    不过还是挺适合顾思瑜的。后勤主任说了,在公司九点上班前打扫,她被分派到二十六楼会议室,一起的还有一个人,而她的课是十点,公司六点下班之后再打扫一次,不过要在晚上十点前打扫完。

    其实做什么工作都没关系,最主要的是时间不冲突,更重要的是不用面对太多的人,她这样子影响集团的声誉多不好啊!想想还是挺开心的,终于不用愁没钱还给易哥哥了。

    ***

    “幻魅”,一间最大最豪华的酒吧,坐落于Y市最繁华地,一到晚上,霓虹灯扩散整个酒吧,伴随着混合音响,,舞女郎在钢板上挪着性感的舞姿,台下响起各种各样的喝彩,整个世界纸醉金迷。

    一间最尊贵的Vip套间,几个男人各自坐在沙发上,手中名酒一杯接一杯相碰,身边各坐着性感裸露的美女,时不时往男人身上挨,当然,男人也乐得享受。

    “我说徐少,你是不是敬错对象了?我可不想晚上让美女独守空房啊!”

    说话的男人还不忘坏坏地捏了捏坐在身边美女的小蛮腰,惹得美女顿时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柔情似水更想让人马上疼爱,话虽这样说,男人还是很豪气地跟几个男人碰了碰杯。

    被唤作徐少的正是风靡集团的总裁徐正谦,他只是抿嘴笑笑,不置一词。继而又倒满了一杯转向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平静地说出简单一句话。

    “墨少,欢迎回来。”

    角落里的男人微微倾了倾身,拿起面前的酒杯与徐正谦的杯身碰了碰,一口气喝下便已见杯底,随后又坐回身,并未开口说话。

    黑暗里看不出他的神情,却感觉他那深蓝色的眼眸犀利地盯着房间的某一处,周身的气场很冷,他便是司徒,帝国集团的司徒墨凡,今晚他身旁空荡荡的,没叫女人。

    这场聚会就是为他开的欢迎会,本应该很热闹才是,可因为他们自身带有冷冽的缘故,因此感觉不到原本该有的活跃气氛。

    随后几个男人也纷纷拿起面前的酒杯往司徒墨凡那边恭敬地扬了扬,他也没拒绝,一口便喝下去。

    几杯下去后,之前说话的男人已经忍不住了,起身拉起身边的美女便一同往包间外走,口中还不忘调戏:“我兄弟饿得直叫嚣了,我要慰劳一下,你们随便。”说完一把推开们走了出去,惹得身边女人面红耳赤,更引来另外几个男人的戏谑声和女人不满地委屈声。

    这个男人叫杜伊,和司徒墨凡,徐正谦他们几个铁杆哥们,在场的还有几个,不过却没有他们几个来得要好。因此之前收购徐氏旗下化妆品公司方案的取消,也有一点看在和徐正谦这层关系上。

    今晚这场聚会维持了两个小时便以无聊结束,其实司徒墨凡不喜这种聚会,或许是因为刚回国处理的事情太多,想出来放松一下,又或许是兄弟几年没见。

    “走吧!”坐上这辆阿斯顿马丁朝前面的秦虎说了一句便闭上眼睛往后沙发躺,看来回国这半个月是累极了。

    ***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三十了,从公司出来就一直逛到现在,这还是顾思瑜来到Y市第一次那么轻松地逛街,虽然没什么收获,不过站在这繁华的闹市,心情也跟着欢愉起来。

    走到拐弯处,忽听到一阵急速的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下一秒,一位少女的尖叫声响遍周围——

    “啊~~”。

    人已经跌趴在地上,不停地颤抖着,全身冒着冷汗,脑袋一片空洞。

    一辆跑车停在离她只有一尺的正前方,只有一尺,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阿斯顿马丁跑车里,司徒墨凡本闭着的眼眸顿时睁开,,深蓝色眼眸犀利地看着前方,眉头紧皱,身形却一如地稳如泰山,可声音却是冷冽得要杀人。

    “怎么回事?”脸上冷如冰霜。

    秦虎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可在自己BOSS面前犯错,他还是会有点小紧张,却尽量保持镇定,恭敬地说。

    “少爷,是属下失职,好像...好像撞倒一位姑娘。”

    “去了解一下。”司徒墨凡不耐烦地说了句。

    “是。”说完便看到秦虎推开驾驶门,走到顾思瑜的面前。

    “小姐,你没事吧?”

    “......”

    没反应?不会是吓傻了吧?秦虎脑中闪过猜疑,眉头皱了皱。

    “小姐?”伸手便又在顾思瑜眼前晃了晃,本是一张绝美的脸蛋,可偏偏...秦虎眼睛定在她的左脸上,心里摇了摇头,有点遗憾。

    此时顾思瑜还沉淀于混沌中,忽见一只手在面前摇晃,这才回过神来,也才发觉刚才的那声尖叫发自自己的口中,现在正坐在地上,浑身还在颤抖着,原来刚才自己差点出车祸了,想想还心有余悸。

    尝试想站起来,可是全身抖得厉害,四肢像吃了软骨散那样使不出力,看来是吓得不轻了,索性就这样坐着好了。

    “额~没事。”顾思瑜诚恳地说,其实是真的没大碍,只是吓到罢了。

    “那能站得起来吗?”没事就最好,不然不知BOSS要怎样惩罚他的失职,秦虎在心里思索着。

    “我...腿软...”顾思瑜不好意思了。

    “......”秦虎。

    “秦虎”突然一冷冽的声音从车里面传出来。

    糟了,忘记BOSS大人还在。

    “送医院。”又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多了丝不耐烦。

    这次秦虎不敢耽搁了,二话不说拦腰抱起顾思瑜往后座椅上放,连同她的包。

    顾思瑜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已坐到了跑车内,下一刻车子便疾驰而去。

    顾思瑜坐在车里,窒息般难受,周围的气场很冷,令顾思瑜堪比刚才车祸时还要抖得厉害,只因她隔壁坐着一座冰山。

    因为车内光线很暗,看不出他的神情,只知道从上车到现在,一直看着他闭着眼睛,看都不看她一眼,仿佛帝王般,从侧脸看,只见高耸的鼻梁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而他的气息也一直环绕在她周围,淡淡的烟草味和古龙味混合,多了点酒气,让她想忽视都难。她现在如坐针灸。

    为了让气氛缓和下来,顾思瑜率先找话说。

    “额~秦大哥是吗?”刚才好像听到这位冰山叫他秦虎,“其实我已经没事了,在这放我下来便可。”刚才顾思瑜看了看车窗外,这里刚好离宿舍不远。

    秦虎眼角撇了眼后座上的人,见自己BOSS纹丝不动,便也继续开,随后说。

    “没事!”

    “......”又一片死寂...

    ...

    终于,跑车停在了医院门口,见秦虎准备打开车门下去,顾思瑜连忙阻止他。

    “秦大哥,我自己就可以了,不用麻烦您。”说完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也不勉强,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偷偷塞进她的包里,再递给顾思瑜,顾思瑜接过包,说了句谢谢,想了想,把头转向那一直闭眼休息的冰山,思虑了一番,便也说了一句。

    “大叔,谢谢您。”说完便关上车门走进医院。也不管他睡着了没,有没有听到。

    车内,一种诡异的气氛慢慢蔓延...终于,秦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你很闲。”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咬牙而出,秦虎耸耸肩,不再出声,可脸上还是掩盖不住想笑的表情,这妹子,够可爱。

    可被唤作大叔的司徒墨凡就不是这样了,一张臭脸显摆,脸黑得都能跟包公比拟了,眉宇间皱成川字。

    司徒墨凡没想到竟然有人叫他大叔,他很老吗?也不过三十二,烦躁地重新闭上眼睛。

    可对于才十八岁的顾思瑜来说,三十二岁不是大叔又是什么?

    秦虎看了看自家BOSS,也收敛表情,他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跟自家BOSS十二年了,虽说是他手下,但更多时司徒墨凡待他如兄弟,所以有时他才会在他面前没有属别之分,就像刚才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