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看来,你对我那天的变态行为意犹未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5本章字数:2998字

    顾思瑜就这样被他拉进地下停车场,身上已全部湿透,却也顾不得整理,忙挣脱开被他桎梏的手,在离他一仗远的地方站好,眼睛像盯着毒蛇猛兽那般,眨也不眨,做好随时来一场厮杀搏斗的准备。

    司徒墨凡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水珠,把她那幼稚可笑的行为尽收眼底,嘴角微微上扬,眉眼挑高,眼里的不屑尽显而出,可能是因为全身湿透了导致他粘粘的不太舒服,又皱了皱眉。

    可就是他这样每个表情,都那么的好看,不知多少女人被他迷惑了,顾思瑜呆在原地静静地望着她。

    “好看吗?”戏谑地声音响起,司徒墨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好听的声音拉回顾思瑜的思绪,顿时脸气的一阵青一阵红,又不知怎反驳,对上这样的人,一向内敛的她哪会知道怎样去应付?

    司徒墨凡似看出她的窘迫,也不再逗她,手握拳在嘴边轻咳一下,恢复以往冰冷的样子,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一丝温度。

    “上车。”

    见顾思瑜还站在原处,有点不耐烦地看着她。

    “我不想说第三次,上车!”这次语气冷了许多,阴下脸来。

    “我为什么要坐你车,我们又不熟。”顾思瑜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随便上陌生人的车吧?他脑子有病吗?况且这个人还是那天对自己...流氓!变态!想到这里,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红晕,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

    司徒墨凡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早已洞悉她心中所想,知道她想起那天的一幕,又从心里涌上一抹算计,后背慵懒地倚靠在车门上,单脚抬起往后撑,双手交叉,兴味地看着她,没了方才的冰冷,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性感的薄唇微动。

    “看来,你对我那天的变态行为意犹未尽呢?嗯?”司徒墨凡特意把‘变态’两个字提高音量,“想再来一次?”

    司徒墨凡挑逗性看着她,其实不仅顾思瑜想到那天的事,他自己也想到了,他不知道这两天为何总是忆起那张他认为不丑的脸,还有她那清新的气息,总围绕自己的鼻间,还有那未施粉黛的粉唇。

    这两天和不同女人缠绵时,总是不自觉地浮现出那张脸,在他身下娇妖多姿,楚楚可怜。每回想到这,用力过猛的他完全没发觉在他身下躺着的女人被他蹂躏得晕了过去,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又把其他女人都当成她了?只见过两面而已,就这样想着她?他都怀疑自己是真的变态了。

    他知道在她眼前的女孩只有十七八岁左右,他对她而言,就是大叔类型的了,可该死的,他就是对她有强烈的反应,虽然无关爱情,或许只有性。

    下意识地,司徒墨凡向顾思瑜方向走去。

    顾思瑜没想到他会了解她心中所想,更没想到他会当着她的面直截了当地说出来。顿时气得脸红,用眼睛瞪他。

    他现在走过来又想干嘛?等等!!他的眼神?

    顾思瑜害怕地往后退,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很强烈的渴望,像是猎物在渴望它的食物一样,虽然她懵懂,却也知道他此刻在渴望什么,跟那天的表情一样,这次却更加强烈,想要把人生吞活剥似的,令她全身毛骨悚然,非常害怕,咽了口水,下意识地又后退几步。

    他上前,她后退,她后退,他又上前。

    “你...别过来了!”终于,顾思瑜无路可退,后背贴在一个死角的墙上,她原本一见他就想抬脚快步疾跑,可是不知道为何,她的脚抖得很厉害,像是不受控制般动也不能动,原本淋了雨的她长时间没保暖,全身有点发冷了,现在加上他冷冽的气场更是让她震慑不已,头晕脑胀,有点发烧的预感。

    见他继续往前走,还差两步就要跟他肌肤相贴了,顾思瑜不得已伸出双手往前面一档,刚好贴在他那浑厚强劲的胸膛上,感受他那急速的心跳声,灼热的触感从手上传来,原本发冷的身体现在却感觉发烫一样,冷热交替的感觉令顾思瑜非常难受。

    见他终于停在两步之外,顾思瑜松了口气,不敢去看他那灼热的眼睛,咽下一口水,便低下头尝试跟他说话。

    “你为什~~唔~~”顾思瑜忽然瞪大眼睛,脑袋空了,不能思考,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拨开她的双手,反而被他扣住,动弹不得。整个身体压了过来,速度快得她都没反应过来。

    冰凉的薄唇就已经覆盖上她柔软的唇。“你~唔~”,还没喘口气,就再一次被他覆盖住。

    一股股电流瞬间传遍全身,让她全身过电似得没有丝毫力气,整个人险些摔倒在地,幸亏一双有力的手搀扶着她。

    司徒墨凡想不到她的味道是那么的香甜可口,让人欲罢不能,本想一亲芳泽来逗逗她便可,虽然他此刻性.欲爆满,很想发泄,可毕竟这里是停车场,他不在意在这里上演春宫图,可他却不想真吓到她,只是一想到她的美味,还有萦绕在身边的气息,便让他一发不可收拾。

    轻轻咬住她的唇瓣,努力吮吸着她的芳甜,可仅是这样已不能缓解他强烈的渴望,慢慢地将舌尖顶入她的牙齿里。

    可顾思瑜紧闭的牙齿让他无可进入,便使坏心思,手指在她的腰侧捏了一下,不知是痛的,还是麻的,让顾思瑜‘啊’了一下。

    司徒墨凡低笑一声,便顺势用舌尖卷起她的舌,与她痴缠,在她腰上的手就势抚摸她隔着衣服的背,温柔,急切且又强势。

    顾思瑜被她强势倾入,一股酥软从口中传来,身体毫无预警被突然袭击,更让她颤抖不已,可也就因为这触感,令她迅速大脑回笼,瞬间感到自己的危险,便不顾一切地手脚并用来反抗。

    嘶~忽一阵疼痛从司徒墨凡的口中传出,立刻放开手中的人儿,而此时,刚好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司徒墨凡用舌舔了舔嘴边的一点鲜红,听着那手机铃声,眉头紧皱。

    顾思瑜看他嘴角的血,才知道刚才是她咬了他的舌,也不愧疚,活该!

    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对,这声音从自己的包包传出来,可是她的手机铃声不是这样的,哦,对了!

    顾思瑜连忙从包里拿出今天在会议室里见到的手机,一看便是最新款的苹果,这不是最抢眼的,让人好奇的是这手机板上印了个小小的‘墨’字。

    她没发现,当她从包里拿出手里时,司徒墨凡的眼眯了下。

    看着那一直在响的手机,想想,顾思瑜还是按了接听键。

    “少爷,您交待的事有眉目了!”对面立即传来干练有力的声音。

    顾思瑜才准备回答,握在手里的手机不翼而飞了,只听见一句话。

    “等我回去再说。”

    顾思瑜抬头,已见他把手机放进裤兜里。

    “手机是你的?”几乎惊呼出声。

    “你说呢?”司徒墨凡似笑非笑地看她,眼神带着点质疑。

    “我...是在会议室里捡到的,没有偷。”顾思瑜看出他的疑问,便小心翼翼地解释。

    司徒墨凡只是盯着她,不置一词,也没有动作,他没问她为什么出现会议室,因为他大概了解到她在自己公司上班,至于做什么,他自会问人事部。

    “......”

    “......”

    气氛一下又变回尴尬起来,再加上刚才的事还历历在目,顾思瑜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身子被湿衣贴得难受,一阵风吹过,令顾思瑜打了个寒颤。

    “呃嗤”一声喷嚏从顾思瑜的口中传来。看来她真的感冒了。

    司徒墨凡看着她那全身湿透的样子,粉红色T恤紧贴在胸前,薄T恤下,黑色的胸衣清晰可见,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虽谈不上丰满,却可想像得到黑色胸衣下那双稚嫩迷人的双峰。

    想到这里,司徒墨凡喉节动了动,咽了口水,努力压制自己的欲望,他不忘某人可能感冒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一瞬间,已恢复平时的样子,率先走到他那辆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这是他自己平时开的车,除了秦虎和王龙开过,没人再上过这辆车,他也不知为何今天要破例。

    可是下一秒——

    他的脸瞬间变得冷如冰霜,额前青筋暴露在外,眼睛犀利地盯着某一处奔跑的身影,双手握得咯咯响。

    “该死的,女人,你赶跑!你给我站住!”

    咆哮声从顾思瑜身后传来,吓得她立刻加快脚步,也不管他在后面说了什么,有多暴躁,她一个孤女,不想招惹一些她惹不起的人和事,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外婆的仇她也不报了。

    只是,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

    司徒墨凡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伸脚便往车胎狠狠一踹。

    “很好,我看你跑哪去?”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便上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