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女人,我要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5本章字数:2004字

    雨点淅沥淅沥的一直下个不停,却还是先前一样,不大。

    十点多的夜晚,行人还很多,慢慢撑着伞在路边走着,有形影单只的,也有情侣。他们看着顾思瑜一个女孩冒雨前行,皆投来异样的眼光,仿佛再看一个疯子。

    顾思瑜却不顾地在雨中跑着,一辆辆汽车从她身旁掠过,一波波水花全溅到她的身上,她也不在意,反正都已经湿了,她只想赶快回宿舍换身干净的衣服,而且现在脑袋有点昏昏的感觉,怕是已感冒了,要回去吃药才行。

    忽听一阵刹车声从耳边而过,随后便看见一辆跑车横在了顾思瑜的面前,一个伟岸的身躯从车上走下来,脸上带满愠怒。

    雨点的冲刷模糊了顾思瑜的视线,等到人走进时才看清,是刚才在停车场的人,怎么阴魂不散?还追来了?

    顾思瑜想也不想拔腿越过他就跑,可这次她以为她还能跑得掉?

    司徒墨凡用力抓着顾思瑜的手往车上拽,咯得顾思瑜有点生疼,却不理会,生怕她会离开似得,事实也正如此,顾思瑜此刻也用力挣脱他,可是力量悬殊的她哪里挣得开,双脚使力踭着地面,想借着力往后退,却徒劳无功。

    “大叔,你放开我啊,为什么紧抓着我不放,我们又不认识。”努力甩开被他桎梏的手,可是越是用力,他却又收得紧,双手被他抓得已出现红印,痛得直咬牙,却努力忍着。

    “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我可以道歉,你放我走,行吗?”

    “放你?可以,不过不是现在。”司徒墨凡深沉的看着她一眼,便又开始拽她往车那边走。

    “救命,救命啊~~”眼看就要被拽上车,顾思瑜不顾形象地呼喊着。“救命啊~~我不认识这个人的,快报警!有人绑架。”路过的人看着他们这对冤家,摇摇头,又走了!

    “你一个丑女,人家这么帅,这么有钱,会绑架你?别傻了!” 某个路人见到了,说出的话令顾思瑜更气。

    “他专拐卖女孩,去做...”话还未说完,人已经被扔在后座上,随后砰的一声,车门已关上,而他也已欺身而上,不知按了哪里,两人顺着座椅往后倒,顾思瑜已经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上。

    刚想说话,粉唇已被覆盖住,触碰到她的柔软,一阵香甜传入口中,让他疯狂地想要得更多,舌尖直驱而入,卷起她的舌尖撕咬,顾思瑜被吻得不能呼吸,加上头脑有点发热,现在已经脸上一阵白,一阵青,她要窒息了。

    司徒墨凡这才放开她,顾思瑜得到自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以为只这样他就会放了她,可是,她错了,惊吓地不停往后缩,可到底还是在车里。

    司徒墨凡已被她的言语刺激到了,加上这几次的亲吻,强烈的欲望已迫不及待地需要发泄,扯下自己的领带,利索地把顾思瑜的双手绑住。

    “你干什么…这是在车上。”

    顾思瑜看着他扯下自己领带束缚着自己,她真的吓哭了,从未有过的极度恐慌,她没想到会遭遇这么不堪的对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上他了,仿佛他就是地狱的修罗。

    看着他那发红的双眼,额前的青筋显露,知道他隐忍的欲望就要爆发了,哆嗦着求饶,声音已经掩盖不住那无限的恐慌,还有哭声。

    “求...求你...求你放过我!”顾思瑜早已哭得像个孩子那样,全身缩在角落,双眼恳求着望着某人。

    “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嗯~~? 一向自制力超强的司徒墨凡此刻早已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只想要她,狠狠地要她,

    “~啊~”,她的脚忽然被人一拖,整个人已重新平躺在椅上,而司徒墨凡再次压上来,双手覆盖在她的胸前,开始蹂躏,双腿也压在她的腿上,那迅速膨胀的男性象征正顶着她的某处柔软,叫嚣着。

    T恤已被扯去,露出几乎全裸的上身,手慢慢地抚摸黑色胸衣的边缘,慢慢地移到后背,在胸扣边缘的肌肤上来回摩擦,手指轻轻一勾,黑色胸衣落下,终于露出美丽诱人的双峰。

    “好美!”看着她白皙的肌肤,还有那未被开采过的两点.红晕,司徒墨凡不由得发自内心地感叹!

    顾思瑜的身体青涩而敏感,轻轻触碰,便激起一阵酥麻,不停地颤抖,此时的她像是待宰的羔羊,以一种极其羞辱的姿势躺着,被人肆意凌辱。双手使不出力,却还是使劲挣扎。

    “~~呜呜...大叔,大叔,你冷静一点,我是一个学生。”哭喊声持续不断,顾思瑜脸上已布满泪水,试图唤醒他的理智。可尽管如此,却没能激起司徒墨凡的怜悯之心,反而助长了他的情欲,刺激了他的神经,顾思瑜不知道,女人的哭声和反抗更能激起男人的情欲。

    顾思瑜已经感觉到他的巨大越来越膨胀,越来越硬,顶着她生疼,却还是不停地挣扎,扭动下腰肢。

    “~嗯哼~”却引来司徒墨凡一阵低吼,他的巨大已经膨胀到快要爆了,再也忍受不了。

    “女人,我要你,现在就要。”

    说完便低头含住她那胸前美点,手迅速解开自己的皮带,裤子…

    再去解顾思瑜的牛子裤~刺啦~一声……

    “大叔,你冷静一点,不要,不要…”顾思瑜直摇头,双腿乱蹬,“我才十八岁,十八岁!”

    “呜呜~~呜呜~~”里面的哭喊声被外面的雨声无情地打破,任何人再也听不到她的哀求。

    而司徒墨凡红着眼睛看着她,对她的求饶视而不见,抓住她的双腿往腰间挂,人已跪在她的双腿间,下身紧挨着她...

    “乖,我会温柔的!”低吼沙哑的声音显示他已隐忍到极致,抓住她的腰身,正准备一进到底……

    顾思瑜全身血管像被熊熊烈火燃烧,下一秒便爆开。头昏脑涨的她终究是忍受不了这极其侮辱,头一歪,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