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生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6本章字数:1956字

    硕大的独立办公室里,司徒墨凡悠闲地坐在椅上,背靠着椅背,点起一根香烟吸入,又吐了口气,掀起一团白雾,随着空气在慢慢扩散,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照亮他慵懒的身躯,抬头看了眼站在面前的人。

    “说吧!”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秦虎望了眼自家BOSS,收敛神情,语气冷静沉稳。

    “据王龙那边传来消息,当年洪家给出的消息是全家车祸身亡。而警察和医生也证实这件事!”秦虎道出这两天从王龙那里得来的消息。“可是,他最近得到最新消息,据说当年埋葬尸体时有人趁机把某一个人的尸体调换了。”

    司徒墨凡眉眼挑起,深蓝色的眼眸在阳光的衬托下,眨了眨,犹如梦幻般的粼波,在闪闪发亮,很美。

    秦虎望着他的眼睛,收到他的示意,继续说,“可至今还未查出所为何人。而‘巨镰帮’消失三年后,最近又有骚动,听手下回报说频繁出现在缅甸。”顿了顿,有点小心地看着这位主宰一切的帝王,忽然单膝跪地,“属下无能,还未查出他们有什么阴谋。”

    司徒墨凡若有所思望向别处,手里的烟早已被摁灭在烟灰缸,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道。

    “起来吧!我说过,你和王龙不必跪。”虽然他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可秦虎听了却满怀激动;他知道自己BOSS的性格,做事凌厉阴险,为达到目的可不择手段,但有一点,他认定的兄弟定会肝胆相照,秦虎不忘他们共同度过那十个年月的出生入死,同甘共苦,才有今天的他们。

    “是,大当家。”秦虎练忙起身,恢复以往的冷静,眼里的坚定不容置疑,随时能替自己老大上刀山,下油锅,要死一起死的壮烈情怀。

    司徒墨凡听到这句久违的称呼,眼神闪了闪,却没有责骂的意思,“记住,在这里,我只有一个称呼。”

    “......”秦虎耸耸肩,表示记住了。

    “‘巨镰帮’造不成什么威胁,可暂时不用理会,最近背后有一股强大势力崛起,查查什么来源“想了想又嘱咐”叫王龙不要轻举妄动,告诉然盯紧他。“他不忘王龙是个急性子。“还有,车祸事件我们不需理会,只要找到东西便可。”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二当...额~~然少爷!”

    司徒墨凡摆摆手示意他下去,自己便从椅上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口,重新点燃一支烟,却没了任何动作,眼神迷离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

    医院,顾思瑜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频繁地脚步声吵醒脸色有点苍白的顾思瑜,闻到很浓烈的药水味,慢慢睁开模糊的眼睛,眼前一片白色,想借着手的力道坐起来,却感受手背传来的疼痛,意识到自己正在医院打点滴。

    芳芳刚去打了壶开水回来,见顾思瑜醒了试着坐起来,连忙走过去扶着她,不悦地皱起眉,“别乱动,你还发烧呢!”扶顾思瑜坐好后,倒了一杯白开水给她。

    “姐!”顾思瑜接过白开水,苍白的脸上对她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声音有点沙哑,“我病了多久了?”她现在脑袋一阵昏晕,记忆力集中不起来,看来病得还不轻。

    “别笑,难看死了!”芳芳就坐在她的床边,不忘打击她这个病人,看她那毫无血色的脸,最终不忍心,“好了,你两天没吃东西了,饿了吧?”说完又起身去拿桌上的保温瓶,打开,递到顾思瑜面前,准备喂她“来,喝点粥!”

    可顾思瑜只是摇摇头,“我不饿,”她刚病了,全身无力,没有胃口,”我想再睡会儿,”只觉得好累。

    芳芳到底还是疼惜她,扶着她躺下便坐在床边陪她,直到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才轻脚转身出了病房,她和她一样,还要上班,工作,今天也只请了两个小时。

    芳芳走后,中途尹千千和宋瑶来过,见她睡得沉,也没打扰,看了一会儿便走。

    顾思瑜回到宿舍已经是两天后了,是宋瑶接的她,她也知道尹千千和芳芳都帮她请了几天病假,唉,第一天上班就请假,希望到时不会被主任痛扁,至于课程,自己努力追上就好。

    当然,她也记起了在车上的一幕幕,她知道她还没有真正失身,因为从她醒来后并未感到下身有任何的不适,她自己的感觉自己知道,上过心理课的她不傻。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她不认识他,为何紧抓着她不放,又为何到紧要关头停下所有动作,当时的他应该已经隐忍不了了吧?是因为自己晕倒吗?这几天在医院住着的时候,没见到他过来,是他送自己来医院的吗?

    想到那天某人对自己肆意凌辱的片段,坐在宿舍床头的顾思瑜不禁全身抖擞起来,还未恢复血色的脸霎时更白,他把她当成什么了?酒吧的舞女吗?一个陌生床伴吗?还是路边的站街女?

    自父母离世后,她一个人来到S市寻找七旬的外婆,原本孤单的她有了倚靠,生活虽苦,却也满足,她已经尝试去忘记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和事,只想安静地和外婆生活,和叶子还有易哥哥保持这纯真的友情。

    可天不应人意,外婆的死让她再受一次打击,能想到,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女,要承受的有多大,能想到她是多么的孤单和无助,幸好,还有叶子和易哥哥的陪伴,鼓励;让她再度坚强,随后来到Y市,认识了几个好友,以为一直这样下去读完大学就好,可是......

    想到这里,顾思瑜曲脚坐起,头埋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环抱自己的双腿,肩膀微微抖动,控制不住地低泣出声,一开始地低泣变成一下子像个可怜的孩子那样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