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4章 搬去和他住?脑子有病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6本章字数:2106字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顾思瑜就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去看他,而司徒墨凡深蓝色的眼眸正深邃地盯着她,也不动,两个人就像是两尊石佛那样。

    “墨少,谢谢您刚才救了我们!”幸亏此时古欣悦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拉着顾思瑜,“那我们就先走了。”她肯定知道刚才顾思瑜为了摆脱他们才乱说的,知道她现在肯定怕得心里打滚,所以尽快离开才是上策。

    此时尹千千她们也不知从哪钻出来了,一群人正准备走,忽见尹千千抬手就往司徒墨凡那边指,口齿不清地说。

    “你,又来捉我回去的吗?我告诉你,我死都不会去的。”说完踉跄走上前,想去抓司徒墨凡的衬衫,却因为醉酒而走路模糊不清,终于跌倒在地,口中还不忘喃喃自语,你们全家都不是好人,不是好人...人就直接趴在地上睡着了。

    司徒墨凡的眉头皱了皱,对着身后的秦虎使了个眼色,他会意后便走上前拦腰抱起尹千千,准备率先离开。

    “秦大哥。”顾思瑜这时才看到原来秦虎一直都在司徒墨凡身边,看着他准备离开,就叫住了她,走到他面前,也暂时不管他们和尹千千的关系。

    “秦大哥,我是想把那天的钱还给你的,我都没事,不用这样的。”顾思瑜非常诚恳地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羞涩和害怕。

    秦虎细想了一下,似乎这才想起好像有过这回事,望了自己BOSS一眼,”钱是我们少爷的。”说完这句便离开了。

    “送那几位小姐回去。”这次是司徒墨凡对着身后那几名保镖说的,顾思瑜知道他的意思,连忙跟着古欣悦她们走,可是被那几个黑衣保镖拦住了,“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少爷在那边。”

    “......”顾思瑜。

    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这混响天地的酒吧蔓延,最终,还是顾思瑜受不了这难受的气氛,说了句‘谢谢’,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不是还钱吗?”说完率先走出了酒吧门口,看都没看顾思瑜一眼。

    “......”顾思瑜瘪瘪嘴,原来,她一直存放的钱是他的,不过想想也是,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司徒墨凡不可能不知道,而秦虎不可能 自作主张。

    跟着他走出门口,他的车已经停放在门口了,人也已经做了进去,就是不开车,意思很明白,在等她,顾思瑜不敢上车,她对前几次心有余悸,可是站着也不是,便稍微低头望进车窗里。

    “大叔,要不我把钱打到你账号上吧?你发个卡号给我。”顾思瑜想,有支付宝就是好,不用跑腿。

    “你都承认我们叔侄关系,叫我叔了,还怕什么?”司徒墨凡毫不客气地看着她,“快上车。”

    “那有叔叔对侄女做那样的事吗?”顾思瑜想也不想地就说了出来,可刚说出来她就后悔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笨死了,拍了拍自己的头。

    这动作被司徒墨凡一览无遗,对她那幼稚的行为嗤之以鼻。

    不过顾思瑜还是乖乖地上了车,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可能是刚才说的话两人都有了些芥蒂,他觉得司徒墨凡暂时不会乱来。

    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在马路上安稳地疾驰,而坐在车里的顾思瑜却一刻也不能松弛,双手紧抓着扶手,她可不想一下被甩飞出去。

    “为什么辞职?”司徒墨凡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则靠在车窗上,悠哉地开着车,语气却淡淡的,看不出在想什么。

    顾思瑜一抹心思地稳住自己的身子,“什么?”

    辞职?他是在说她今天辞职的事吗?他知道了吗?可像她一个小小的员工,不可能上报到总裁那里吧?可是,如果不是跟她说,那他干嘛说出来啊,况且她确实是辞职了啊!

    “不想做了!声音说得很轻,却听得真实,顾思瑜心里憋屈,她哪是不想做啊,是不得不这样做,就像尹千千说得,谁会愿意放弃这挖金矿的机会啊,一个月的工资就够普通公司的三倍,可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司徒墨凡专心地看着前方,并未发觉顾思瑜脸上微变的神色。

    “是不想做,还是知道是我?”前两天还吩咐秘书叫下面的人对她多担待点,没想到才过来两天,今天便被告知已经辞职了,他脸上虽没什么表情,心里却隐隐有点怒。

    顾思瑜听着他那没有一丝温度的话语,这是他一向的惯风吗?真的很抽风,顾思瑜真的很想一掌拍死他,咦?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狠了?这应该不是她才对。可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经历和未经历某种事情时,人是会变的。

    以前的她,在父母眼里一直都是温温顺顺的乖女儿,老师同学眼里的好学生,从未经历过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又或者是环境造就了她的改变。

    “这两者有区别吗?”说完之后,顾思瑜转头望向他,刚好对上他的视线,下一秒顾思瑜便被秒杀了,她认识到一点,在你还没有准备好和他抗战之前,千万不要对上他的眼睛,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司徒墨凡也转过头,不在继续看她,也没有再置一词,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因为他,所以她才辞职。

    两人一路无语,车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可顾思瑜还是如做针灸,堪比第一次坐时还要显得不自在,起码那时还有秦大哥在,不过,想不到原来是这冰山出的钱,哎,很久没这样叫他了。

    大约十分后,车子终于停在学校宿舍门口,顾思瑜心想终于可以解放了,伸手想打开车门,才发现门还没开锁,便听到耳边传来一句让顾思瑜差点晕倒的话。

    “明天下课之后收拾好行李,搬到我那里住。”

    顾思瑜就那样呆呆地望着他,忘了要叫他开锁的话,也忘了所有的动作,脑子转不过来了。

    司徒墨凡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弯起,眼里尽是狡黠,却不动声色。

    “你不是我侄女吗?那就不应该住在外面。”

    顾思瑜原本呆滞的脑袋,听到他再一次说话才转了回来,也想起她刚才说了什么。什么?搬去和他住,她脑子有病吧?还是他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