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这顿饭吃得心惊胆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6本章字数:2036字

    回到别墅楼下,有个小花园,里面种了好几种不同颜色的花,红玫瑰,白莲花,还有粉色的,紫色的不知叫什么,五颜六色很漂亮,顾思瑜把自行车放好,欣赏了好一会儿才上楼,输入密码,密码是他发信息告诉她的,这个人,连电话都懒得打,这样更好,她很讨厌听到那自以为是的声音。

    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味,顾思瑜兴奋地换着鞋,头也不抬地便大声问:“陈妈,今天烧了什么菜啊?好香呢!我都快饿死了!”

    “陈妈,陈妈?”顾思瑜走进大厅,便看到陈妈站在客厅一角,低着头,顾思瑜眉头皱了皱,“陈妈,我在叫你呢?都不理我。”顾思瑜瘪瘪嘴,似撒娇走过去,完全没注意到沙发上坐着的某人。

    而这时陈妈才抬起头看着顾思瑜,不是,顾思瑜感觉她是透过自己在看什么东西似的,便好奇地转过头——

    当看到某人冰冷的脸时,顾思瑜顿时吓得后退一步,脸上变得严肃起来,透着点害怕,他怎么在这里?也容不得她多想,只因为那双眼睛正盯着她,害得她话几乎说不出口,“大...叔。”

    司徒墨凡听到这句,很明显地皱了皱眉,他真的很不喜欢她叫她大叔,却没有阻止她,“怎么这么晚?”

    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深蓝色的眸子定在顾思瑜的身上,半个月不见,可见她脸上红润了许多,今天的她穿着一套休闲的运动装,不是他买给她的衣服,扎着马尾,显然就是个学生模样,青春活力,又带点娇媚,这是司徒墨凡的感觉,看得他不由得喉结紧了紧。

    顾思瑜受不了他的眼神,别过眼,“今天学校有个研讨会,就...就晚了点!”声音能媲比蚊子,顾思瑜很怕和他说话,刚刚才想听不到他的声音多好,没想到下一刻人已经在眼前,真的是人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否则下一秒灾难便会降落在你身上。

    司徒墨凡站起来走到顾思瑜面前,吓得她又往后退了一步,司徒墨凡深沉地看了她一眼,越过她往餐桌前,坐在主位上,“吃饭吧!”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感情,却透着一股寒气。

    顾思瑜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她在想什么呢?难道他会在大庭广众下对她做什么?不过想想,以他的人格来说,有可能,不是,是一定这样做。

    见顾思瑜呆在那里不动,司徒墨凡坐在餐桌前,盯着她,“你不吃?”随后也不再理她,自顾吃起来,顾思瑜看着他那举动,优雅自若。

    而她却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上,餐桌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菜肴,难怪...原来是为了他的到来,看着这‘满汉全席’,不就吃个饭吗?有钱人真是...顾思瑜在心里直叫嚣。

    “那少爷,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站在一旁的陈妈见少爷无责怪意思,这才说话,少爷在这里,她不敢有一点怠慢,更不敢在他面前直唤顾思瑜名玮。

    司徒墨凡朝她点头,示意她下去。

    这顿饭顾思瑜吃得心惊胆战的,虽满桌菜,可顾思瑜却食之无味,因为她整个吃饭时间都低着头,自顾吃碗里的白饭,哪里敢抬头,更别说是夹菜?

    还好司徒墨凡吃完晚饭没说什么,只是坐了片刻便走了,顾思瑜才得以解脱,立刻奔进厨房,手拿手地自己煮面吃,陈妈见状,忙走过来帮忙,被顾思瑜拒绝了。

    一会儿,顾思瑜便捧着一大碗面条出来,陈妈无奈地摇了摇头,“少爷又不会说你吃得多,何必呢?”

    顾思瑜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才听懂她的话,感情她是以为自己在司徒墨凡面前不好意思吃太多,怕他嘲笑,嫌弃自己,所以没怎么吃,唉,原来陈妈误会了。

    顾思瑜却毫不掩饰的说:”陈妈,如果你跟一座冰山坐在一起的话,你还吃得下吗?“说完又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陈妈看着她那模样,明显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你呀!”笑了笑,却也没再说什么。

    晚上,风有点大,也是,十二月来了,意味着冬天的到来,风透过落地窗吹进二楼的房间,刚从浴室出来的顾思瑜只在胸口以下的地方围着浴巾,这样的天气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忙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关上。

    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女子有一双晶亮的眸子,和母亲一样外双的大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似乎想到了陈妈这几天对自己的关切,温柔,让她平时都紧缩的眼角终于露出了笑意,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一颦一笑之间,静谧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琼鼻高耸,匀称得无可挑剔,脸颊稚嫩得让人情不自禁想去触摸,整张瓜子脸比例完美,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犹如哪位高人绘画出来一般,竟无人比拟。

    原来,顾思瑜把贴在左脸上的假面皮撕下来了,这是当初一位医术高明的教授救了她之后,避免她被人追杀而易容的,这不是普通的面具,堪比真人皮,也不是随意就能撕下来,是要经过几层工序,今晚是三年之期已满,必须重新处理这张面具。

    看着镜子里这张跟自己母亲一模一样的脸,顾思瑜往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其实她心里很多疑问,为什么妈妈要她伪装?为什么外婆被杀?还有...那块隐藏了的玉佩...可却无从去探索。

    拿过铁盒里的两瓶药水,表面都有贴着标签,显示的却是消毒水和铁打药水,有种奇怪的气味,不过真的有点像跌打水的药味,陆续涂了放在梳妆台上的人皮面具后,过了大约五分钟,便可再次贴上,没有一丝缝隙,瑕疵。

    换上后,再处理了下眼睛,做好这一切的顾思瑜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白天的人儿便重新出现,顾思瑜满意地嘴角弯起。又清理好一切之后才躺倒床上,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