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女人跟女孩的差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6本章字数:1823字

    顾思瑜很不甘愿地被拉上了副驾驶位置上,可又不得反驳,索性闭上嘴不说话,安静地坐着,看着窗外的风景,两人一路无语…

    天已经全暗下来了,喧闹的繁华都市显示着这里的人生活水平,看着这热闹的人群,顾思瑜想起了之前和外婆住的时候,那地方虽是那么的偏僻,安静,可却是顾思瑜值得怀念的地方……

    顾思瑜收回思绪,看着这陌生的路。咦?这不是回别墅。

    顾思瑜看了看时间,终于按耐不住转头望向他的侧脸,“不回去吗?”她现在肚子饿得直打滚,只想快点回去吃陈妈煮的菜,好想念~~

    “啊~~“突然从顾思瑜的口中传来一声尖叫,虽然不大,却把正专心开车的司徒墨凡吸引过来,好奇地盯着她,仿佛在看某个疯子。

    “呵呵!没事,您继续,继续。“顾思瑜不好意思地两手捂着额头,怯怯地看着他笑,还真像个傻子。

    遇到他那眯着的眼眸,顾思瑜瞬间被秒杀,不敢再去看他,自顾地低着头。

    糟了,这个时间还没回去,陈妈肯定担心死了,怎么办?真笨,也不晓得记住别墅的座机。

    挠了挠后脑勺,想了又想,再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行。

    “大叔,您知道别墅的电话吗?我担心陈妈找我。“顾思瑜只能问他了。

    司徒墨凡再一次转头看她,像盯着怪物似的审视着她,眼神充满鄙视,“女人,我知道你笨,可你能不能别像上次那样笨得那么明显好吗?”

    “……”什么?顾思瑜很不解?凭什么说她笨,她上次怎么了,哪次?

    “我只是担心陈妈找不到我,也有错吗?”顾思瑜瘪瘪嘴表示不满意。

    “你觉得到现在还不找你说明什么?”

    “……”顾思瑜很认真地想,终于恍然大悟。

    啊~~真是自打嘴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出来,这不是说明陈妈已经知道他们两个此时在一起了吗?顾思瑜羞得无地自容。

    车子停在了一间高级西餐厅门口,原来是带她来吃晚餐,只是这一顿不知道顾思瑜能不能吃得饱,吃得轻松?答案是不能。

    顾思瑜跟着他来到了一间vip房,不一会儿,餐厅经理跑了过来,恭敬地叫了声‘总裁’,不是吧?这餐厅也是他的?不过也不出奇,现在哪个行业不是跟‘司徒’挂钩的?顾思瑜在心里想。

    可是,她为什么要想这些,甩了甩脑袋,把不属于她的思想全部抛飞出去。

    “两份牛排,一份六分熟,一份九分熟,一份水果沙拉,一杯Chocolate milk, 再加一杯摩噂。“说完便示意那经理下去准备,语气一如既往的冷,宛如千年寒冰。

    房间内一下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尴尬,顾思瑜见他点着了支烟吸了一口,不知道那是什么烟来的,立刻呛得顾思瑜捂住嘴咳了几声,司徒墨凡看了她一眼,眉头拧起,想了想,把烟摁灭。

    听说,男人吸烟很有个性,特别是性感的男人,可在顾思瑜眼里,吸烟喝酒的都是一种人,不要命的人,她看过太多类似吸烟引起并发症的新闻,觉得他们在拿生命开玩笑。

    菜很快便端上来了,顾思瑜看着这未熟透的西餐,有种想吐的感觉,轻叹口气。哎!看来今晚回去又要煮面了!

    “不合胃口?”她叹气的动作显然被司徒墨凡敏捷抓住。

    “嗯?不是~”说完正准备拿起面前的刀叉,另一只手比她更快,把整盘牛排拿走,出乎顾思瑜意料的是,她把自己面前那早已分好的那盘端给她。

    “额~谢谢!”

    司徒墨凡看来她一眼,“吃吧!”

    顾思瑜吃了一会儿便放下刀叉,静静地坐在那里等他,连吃东西都没有一丝表情,顾思瑜在想,他这样的人,何时才能看到他温柔的一面,或许只有他自己的时候?又或许哪一天面对他心爱的女人时吧?真是千年冰山。

    不过,今天的他是什么状态?平时连跟她说一个字都嫌烦的人,竟然能说出一大堆话来,既然这样,那就趁热打铁,等一下问他回公司上班的事。嗯,这个主意好,顾思瑜望着他在心里偷乐,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

    “女人,好看吗?”司徒墨凡优雅地放下餐具,深蓝色的眼眸戏谑地盯着她,嘴角上扬。

    顾思瑜顿时脸红一片,低下头,“你…能不能别这样叫我?”她真的很不喜欢她这样叫她,感觉她是那种轻浮的女子,听起来非常刺耳。

    “哦?”司徒墨凡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眼里尽是兴味。

    “你不是女人,难道还是女孩?”

    “我当然是女孩了,我还没…还没…”顾思瑜说不下去,或许她不知该如何表达,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低…

    “还没被人上过?”司徒墨凡突如其来的话让顾思瑜霎时目瞪着她,脸红到脖子根,更气的是他说出的下一句。

    “你…你…你无耻。”顾思瑜也顾不得坐在她对面的是高高在上的男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用纤细的手指着他。

    什么叫他验证过才知道?

    “我的无耻你不是领教过了吗?”司徒墨凡轻嗤一声,站起来,“走吧|!女人。”轻笑离开……

    顾思瑜坐在那里,有气出不得,很想往他身后扔刀叉玻璃,可也只能想想,她可不想被人抬着出去,跺了跺脚,只能忍气吞声跟在他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