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6本章字数:2309字

    跑车一路风驰到林园别墅,顾思瑜住的地方。

    林园别墅区大门口,停着一辆跑车,几名保安人员走过去,一见来人,顿时身姿站直,恭敬地敬礼,异口同声地叫了声‘总裁’,堪比国家最高领导人待遇。

    顾思瑜又意识到一句真理,没有最夸张的,只有更夸张的。

    车子驶进一桩独立花园,一条很长的石道,直通往顾思瑜住的别墅,顾思瑜不知道,原来她一直住的地方是独立户,,包括围绕四周的花园,共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她之前以为只有前院种植的花,更没想到这条道是通往前门的路径,这算是顶尖VIP别墅吗?

    终于在前院停了车,顾思瑜踌躇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豁出去了。

    “大叔,能跟你商量件事吗?”见他准备下车,手快的她想也不想就抓着他衣袖,可下一秒又意识到这样不妥,便又赶紧放开。

    司徒墨凡手被带着扯了下,下车的动作顿住,回头便见她纤细的小受拉着自己的衣袖,而又紧张地忙松开,性感的薄唇勾起,嘴角上扬,露出一抹不明深意的邪笑。

    不过以顾思瑜的智商并未发觉。

    “我说不能你就不说吗?”说完打开车门径直往别墅走。

    顾思瑜望着他浑厚结实的背影,瘪嘴表示不满,如果他说不能那她哪里还敢讲啊!又不是没见识过他的冰冷,不过顾思瑜没敢真的说出口。

    等等~~

    他上去干嘛?

    顾思瑜连追过去挡在别墅门口,小心翼翼地说,眼里掩盖不住一丝紧张。

    “我到了。”意思是他可以走了。

    司徒墨凡用审视的眼光看她,对于她的那点小心思,毫不在意,甚至是嗤之以鼻。忽地上前一步,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她的身子夹在他与门之间,毫无缝隙,单手撑在她的头侧,另一只手揽上她的腰肢往自己身上贴着,那姿势有多暧昧。

    顾思瑜吓傻了,呆在原处没了反应,可却还是抵不住那火烧般触感,全身惊颤不已,特别是贴在她腰腹上的某个部位,顾思瑜能感觉到,越来越硬……

    “还不走开吗?”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沙哑的低吼,灼热的气息撒在她耳根,顾思瑜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他额上冒着的几许冷汗,还有…絮乱的气息,惊得她忙推开他走到一边,脸上,耳根已经是火辣辣的一片。

    顾思瑜走开的下一秒,司徒墨凡已恢复刚才的冰冷,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不妥,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隐忍得多么压抑,真想现在就把这女人给办了。

    顾思瑜看着他输入密码,推开门进去,无可奈何,只能跟着进去,真是变态,用这种方法来逼她。

    可顾思瑜不知道,他是真的想这样做,甚至更进一步。

    进了门,屋内已经没了其他人影,原来是过了晚上八点三十了。

    陈妈和新来的两个保姆,一到这个钟就会离开,早上五点准时过来,这是司徒墨凡吩咐的。

    她就不怕她逃走吗?事实她尝试过,刚进来的几天,见陈妈一到这个时间就会离开,她便忙收拾行李出了别墅,可才刚打开别墅门还没起步,不只哪里窜来四五个人影,当时吓得顾思瑜胆子都破了,还以为是不干净的啊飘。

    直到听到人声才知道原来是他唤来的保镖,说是保护她,其实就是囚禁她。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她一个丑女就入他眼了?不会是睁眼瞎吧?

    难道真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什么隐疾?也是,三十二还未婚配。顾思瑜忽然有点同情他,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女人,你是觉得我哪里不行?”语气夹杂着一丝冰冷,说完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她居然用那种该死的同情看她。

    “坐下!”也不知道发什么疯,顾思瑜就这样指着他身旁的沙发,示意他不要动,声音有点大,她胆子飞了。又或许是害怕她再次接近自己,下意识地喊出声。

    一时间,周围空气一下子凝结起来,结成冷冻冰,寒气逼人,怎样都拨不开。

    顾思瑜就站在离沙发两米远的地方,意识到刚才的冲动后早已胆怯的低下头。

    顾思瑜以为下一刻便会遭受非人的对待,可等了一会儿毫无动静,便抬起头,出乎意料,司徒墨凡果真坐在沙发上,就像个帝王般眯着眼盯着她,周身的气场庞大,让人跨不过去。

    吓得她不敢对视他的眼眸,再次低下头,像低等的奴隶般听候发落。

    “有意思?”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墨凡不耐的问了句。

    “……”什么?顾思瑜懵着脑袋望着他。

    “这样站着有意思?”

    哦~~顾思瑜反应过来了,是啊,站久了确实有点累,寻了周围,找了个离司徒墨凡最远的位置坐下,不说话。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敌不动,她不动的姿态。

    敌一动,她乱动的准备。

    “顾-思-瑜!你故意的是不是?有话快说。”司徒墨凡看了看手腕上限量版的手表,彻底被激怒了。该死的。她是脑残吗?

    啊???

    哎呀!!!

    差点忘了件重要的事。

    “那个…我能不能重回您公司上班啊?”她现在急着钱用。

    原来,他在这里是为了听她说话,她是笨蛋吗?这么快便忘记。还摆出副准备与他抗战到底的态度。

    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全名,看来他一定是气极了。他肯定觉得她的行为很幼稚,脑残。

    哎,怎么认识他之后,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变了,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变笨了,反应迟钝,而且还变得紧张兮兮,胡思乱想起来。

    “你等钱用?”虽是疑问,确是肯定的语气。

    顾思瑜不想乱假,便诚实地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个实事求是的人。

    “你没动过房里的抽屉?”司徒墨凡好奇地盯着他,眉毛拧起,显然是有点意外。

    “……”顾思瑜更好奇?她为什么要动房里的东西?她很清楚,不是她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是不会越了那条线。

    司徒墨凡盯着她的神情,已了解了大概,起身往外走。

    “你先看了抽屉里的东西,再来问我这件事。”说完已不见了人影,看来他很赶时间。

    顾思瑜懵了,这两件事有半毛钱关系吗?她真怀疑自己的考试成绩是不是老师在放水了。脑袋怎么不好使了呢?

    原来,当她走回房打开抽屉拿起信封打开一看时,便已知晓,难怪他会这样说,只因为信封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商业VIP卡,还有一张无限透支金卡,都是他本人的,而这张透支卡的密码,白色纸张有显示,是她的生日。

    可顾思瑜毫无兴奋可言,有的只是无奈和痛楚,他不知道,顾思瑜更想自力更生,自己赚钱花钱,就算她早知道这些又如何?答案还不是一样,就像现在,她不会用他的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