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一些前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969字

    在蒋笑天迈入初中那最后半个学期前,有几件事不得不再提下。

    一、自肖掌门一上任,最让蒋笑天深感意外的是;他居然为其看重,被从一个本普普通通、安安分分的班级最基层一员,提拔为了班里副班长,瞬间名气大增,成为了班级的红人。

    只是令肖掌门意想不到的是,他这一举动却于无形中为蒋笑天初三那下半学期的“变革”埋下了祸根,随后他们之间的那一场场精彩对决就这样进入了潜伏阶段。

    可惜,身在学校老师就是老大,是权威;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蒋笑天他们始终只是个未成年的初中生,斗他们不过!

    二、初三上半学期第一节数学课上,蒋笑天班众人又次见到了接任他班教学任务的是一位来自肖掌门的同乡,黄老师。他一出场,那震撼力可更非同一般,直惊得蒋笑天全班忍不住发出尖叫。为何?只为他长得那个实在是太像他们刚才在报名头天晚上在家所看过的电视剧《欢天喜地七仙女》中大魔头“阴蚀王”了。那个像,简直就可以以假乱真;加之他又不太爱笑,那就越发让蒋笑天他们觉得逼真。于是私底下,蒋笑天班人干脆就将他叫成了“阴蚀王”。

    三、进入初三,蒋笑天他们还又开始接受一门新的课程——化学。担任他班教学任务的老师姓杨。要说此人,那可是相当有趣,算得上是蒋笑天他们那读书生涯上,最有意思的一位了。别的先不说,单就从他平日有时所说的话说起,那简直就不在正常人的范畴内,若非得给他去加一个词来定义,那非“胡言乱语”莫属。

    他总是会习惯微笑着,郑重其事去告诫蒋笑天他班人,“我讲的每一句话多是有科学根据的”。那态度,简直就好似有意在向蒋笑天班人传达,“在那学校,学校校长算啥子,他说的话有科学根据不,根本就不如他”这一重要信息。

    最让蒋笑天他们受不了的还是,在他们即将毕业时,都买了留言本想请他也去留个言,毕竟师生一场。不料他却甩出一句“如果我早给学生留了言,那我早就当校长了”。一句话就将蒋笑天班所有人给全打发了。怎样?牛吧!

    他还有一点更让人觉得可笑,那就是极信天命,可能从小就信奉“天命不可违”的邪。总是爱时不时就去对蒋笑天班人声抱怨,“我本不想当老师的,是上天安排让我当,我才勉为其难来当的。”

    与其相处中,最滑稽的还要数,当时因他没有摩托车,所以蒋笑天班人便让他去买一辆,谁料他却蹦出一句,“买车的话,我要买就买四个轮子的小车,绝不会去买那只有两个轮子的摩托,骑两个轮子的摩托能有安全感?”够趣味吧?

    在这位杨老师的陪伴下,蒋笑天班人的生活是又获得了诸多乐趣,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不知不觉中,就有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花花老师”。一个既有趣很牛又让他们深感开心滑稽的老师。此后,再无人能去超越他在蒋笑天他们心中的那地位,那是杠杠的!

    四、初三上半学期蒋笑天他们所有初三学生才没过多久好日子,学校就借口以“他们下学期即将毕业考取高中,为提高升学率”为由。校领导们只无情一句话,就要求他们双休日进行补课,并还立马责令他们火速上交了十个双休日的生活费和补课费等费用。

    谁想学校最终只给他们补了七个双休日的课;而他们那多交的三个双休日的钱,校领导们却并没有去实行“多退”这一政策,而是将之给无声无息就给私吞了,只字未去向蒋笑天他们那所有初三级学生有提过,气得蒋笑天全班人是直咬牙。

    在见校领导们久久还是没有去给出他们任何答复后,蒋笑天班人急了。这好歹都是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哪,怎么能不明不白说没就没了,不行,你不给是吧!那好,我就跟你急,找你去要!

    说干就干,蒋笑天班人立马就展开了行动,全力以赴去找校领导退钱。

    巧的是,教他班数学的“阴蚀王”黄老师就是校主任之一。

    只见一日课上,蒋笑天班人等他走上讲台,起立,叫的却不是“老师好!”而是瞬间就杀去他一个出其不意,不约而同冲他就是高声呐喊,“退钱,黄导;退钱,黄导;请快快退还我们那些多余的补课费用……”

    只可惜,最终双方争了个面红耳赤也没个结果。

    没办法,之后蒋笑天全班无奈只得与肖掌门去商议此事;但结果是几经商议,也都还是没个结果。怎么的,肖掌门也是被夹在中间的人。

    再,不久之后一天下午自习课上,他们学校一领导也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非得跑去他们教室看看自习情况。这下好了,惨了吧?直接给撞在了蒋笑天他班人的枪口上。知道后悔二字是怎么写出来的吧?就是这么写出来的!

    但见那领导才刚推开蒋笑天他们教室门跨进一只脚去,立马就触发了他班人那储存在肚中已多日难以消散的怒火,众人瞬间猛一个齐抬头,双眼寒光闪闪,那叫一逼人,直注视起正慢步走进的他,待他走得三步已无回头之路,便不约而同冲他高声喊去,“退钱啊!退钱啊!请你们校领导们退还我们那些多余的补课费用吧,快退啊……”

    那校领导当时一见蒋笑天全班人那么疯狂的向他讨债,那架势用他后来每每回忆起这事的话来说,就是“当时,我已后悔莫及,吓的我这小心脏瞬间那是砰砰个直跳”。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地方,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在那节骨眼上去踏进蒋笑天班。他们已成只会吃草的兔子变成了愤怒的狮子,是逮谁跟谁急。尽管他是一只多年的老虎,但一下子怎么也斗不过他们那么多的小狮子吧?这下好了,他成了打头阵的第一个。想赶紧开溜,但又碍于校领导那一面子丢不起,也就只得硬着头皮冲蒋笑天全班狡辩起来,“今年因物价上涨,物价上涨明白不,你们都应该懂吧?就是这年头白菜萝卜都涨价了。故,所以你们那些个钱,学校早就已经转来用做你们平时的生活费了。”

    “我靠”。此话一出 ,惊得蒋笑天全班无不在心内重重发出暴喝一句。要知他们当时在校的生活情况已完全由学校全权负责。那些个校领导们早在开学前就预算好了他们那个学期的所有生活开支。开学时他们就都已将之给全数交清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此刻校领导们却以“物价上涨”如此低劣借口跟他们玩起了阴的,竟也胆敢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将之私自说成已转去补贴他们的生活费了。说实话,就算是因为物价上涨需要补交生活费,那也总得事先和他们打个招呼商量下吧!怎么事先连个音讯半句话都没有,换谁谁能服?蒋笑天班就不服,愤愤不服!

    听过那领导这通狡辩,蒋笑天全班气得差点吐出血来,心想:你这他丫的,也太能扯了吧?怎就没能去菜市场买菜?

    “那我冒昧了,弱弱问句,那要是这年头物价下降,你们又会退还我们一些生活费吗?还有这次多交的那些补课费用?”笑着,蒋笑天班一人再忍不住冲那领导脱口去。你跟我扯是吧,那好,咱就奉陪到底跟你整!看谁能坚持到最后,笑到最后!瞬间问的他就是张口结舌再无以言对。

    在激烈的争议中,那领导早已是心虚面红耳赤,心无良策。见争不过蒋笑天班人,瞬间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再不顾忌任何面子气呼呼地一甩衣袖闪人了。面子,此时他在想不了那么多了,哪有时间去想,还要面子干啥,在那样与蒋笑天班人僵持下去,他就成炮灰了,非得被他们的唾沫星子给喷死不可!

    之后,蒋笑天他班人对学校虽是步步紧逼,但最终却还是没能够去要回那些理所应当本是属于他们的钱。只为也只怪当时在校初三的五个班级中,只有他班在紧追学校追要那些钱,另那四个班对之却是不闻不问,只字未提。这就为其学校帮了一个大忙,成了他们回杀蒋笑天班的绝佳借口,“五个班只有你班要退,难道其他班的就不是钱吗……”

    在者,他们学校也更已是吃下称坨铁了心去,决不可能会去退还他们那些钱。不然学校的面子何在?威严更何在?

    就这样,蒋笑天他们那些钱被他们学校就那样给吞了;吞得是那么心安,那么理得,那么可耻叫人牙痒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