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从沉睡中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029字

    初三那最后个学期,将是一个让蒋笑天无限激/情的特殊学期。一切只因为……

    在家过完年,兴奋无比跑去学校报到,蒋笑天惊讶发现学校竟又对他班进行了调整。之前早就已调整过两三次,这还没完没了了。

    唉!没办法,谁叫他所在班级怎么得也算是他们那乡镇中学两个所谓快班之一,学校重点培养、紧抓的对象,更何况这还又已到了最后冲刺前那一刹那时刻。他学校绝不能有误,不得不去下点苦心!看来,还用心良苦了。

    只是不想时间一晃,从初一到初三。才短短多久?此刻他班却已从曾当初的五、六十人,刷的成为了他学校建校以来,史上人数最少的一个班级。仅余三十人,其中男生还仅就十个,而女生却是占了二十之多,典型的阴盛阳衰,不得了。注定肖掌门接下去只能靠手底下帮女将去撑门面了。

    报到那天,阳光明媚,刚好是那一年中,刚开始段时日的最好天气。蒋笑天内心已隐约有所澎湃不已,预感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了,必将有大事发生!嘴角上扬,忍不住露出一丝极其诡秘的邪笑!

    果然,开学才就仅仅三天,让肖掌门始料未及的事就毫无征兆的快然发生了。

    蒋笑天咬牙横目一狠心,突然决定在班上发出暴动——入主江湖。

    只为局时所逼,马上即将要初中毕业。蒋笑天这在心内儿一纳闷,一想如果到时他考不上高中,如今若还是一往如前默默无闻,还不在学校里头抓紧干点儿什么大事,去放肆与众同学们一起在那校园内痛痛快快放手一玩、一吵、一搏,以后恐怕也就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那初中三年他也就岂不是过得太没意义、太不是滋味了,简直就是枉过三年!实在心有不甘,不行,他不能去那样。在那个童真的年代,怎么的也得去留下些年少轻狂的疯狂事。不然,以后连个跟儿子吹嘘吹嘘的资本都没有,想老子当年怎样怎样……如何如何……

    正是此时不吵,更待何时?

    就这样,蒋笑天首先在思想马上就发生了重大转变,彻底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开始了“觉悟”,认为再去一往如前,保持好学生那一状态将是心灵上的一个“包袱”,那时也该是他去丢掉那一抱了两年半的“包袱”开始学“坏”重新塑造一个自我的时候了。我得主动起来,不远永远是在被动着。

    因为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所以蒋笑天当时是想到啥便去干啥,也不去管什么后果不后果。我先做了在说,认为只有去走好了他自己的路那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它,一切免谈,给我靠边站。等到后面他读高中时才突然明白,古惑仔也许就是他当时那样炼出来的;还好当时他没有去炼得太深,要不然,那时他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大彻大悟的古惑仔。

    接下来,蒋笑天就如同是一座沉睡已久的活火山,突然苏醒了,爆发喷涌而起。与班里那另九位男同胞——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联手做出了诸多当时在他们校内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之事,甚至,可能还会后无来者!

    只见他们十人在班上大肆卷起阵阵狂风,就如同中国历史上反帝反封建制度一般“杀”得他们肖掌门那是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战,只感到阵阵头痛。

    毕竟,蒋笑天他十人那突如奇来地一场场“变革”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前兆。他根本就没有丁点儿机会去做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和防御措施,只怪蒋笑天他们根本就没去给过他那机会,他完全是莫名其妙遭陷入在个被动状态中,从头到尾,就没知道过蒋笑天他十人下一秒又会去闹哪出,去搞出个什么事来。完全就是头痛,头皮发麻,倒了血霉去。

    当时在班上,蒋笑天还是备受着肖掌门厚爱,仍在担任副班长之职,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成绩不差,人缘不错。因此,肖掌门极为看重、看好他;对他是充满了希望。只可惜,他无法预料到的是,此后蒋笑天所做的一切却都是不断要么去带头、要么去参与搞破坏,辜负于他,回报给他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期望越大得到的失望也越大,肖掌门渐已开始哽咽变得沉默去无语了。脑内开始无时不在作着高速运转,快速思索着,到时是什么快速让蒋笑天那学期发生了如此重大转变,变成了那样,痛心啊,实在是让他感到痛心!多好的一个苗子,就那样半路给夭折了,他是有多少泪都流不出。算了,那就当是眨眼睛吧。对,就是有沙子遭风吹进了眼睛,捋出来歇歇,缓缓神就好了!

    话又回到前面继续,因有肖掌门在做着蒋笑天强劲而又有力的后盾,再加上他与班上众同学本就都相处的不赖。所以,在班上他也本就有着很大的号召力与影响;这也就直接为他接下来的“变革”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与提供了强大动力。

    开学后,可能是因为即将毕业的缘故,蒋笑天他班里仅剩的那十个男同胞,无形中,彼此突然也相处的异常之好,变得前所未有过的团结。

    可能大家都已想到,一毕业,日后他们大家若还想像彼时那样去齐聚在一起,绝非易事。相聚在一起就是有缘,所以立马也就变得无比珍惜起彼此之间的那份情义来。由于彼此的珍惜,使得他们也就日渐开始变得亲密起来,开始由同学情义向兄弟之义过渡。这也就又直接为他们日后那联手“变革”打下了深厚坚硬的基础,任他肖掌门法力再如何高强,也都阻止、改变且动摇不了他们那“变革”的决心;除非是使出必杀技,向他们的父母赶紧发去“SOS”,实施强强联合,方能对他们有所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