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罢课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3180字

    距《新学期的打算》事件才过去短短两天,在那么个风和日丽的上午,蒋笑天与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联手“变革”的第一件事问了世———那就是罢课,去罢他们语文老师的课。

    一出手就专往大里搞,这兄弟十个出手果然够黑,够狠,够歹毒的!没办法,最毒妇人心,他们语文老师就是一妇人。要想很好的去对付她,一把搞倒她,他们只能更好的狠下心去,不然死的就是他们,而且很难看!看来,为达目的,他们的确是下了番苦心!

    也怪,只为他们语文老师的不利之举损害了蒋笑天他们的集体利益。谁叫她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先那么鬼催着,让他们去拼了那条老命记语文课本上的那些个词语与诗句,并还连连发出这般警告,之后如果谁被她抽查到,叫上黑板听写不出来,嘿嘿,有你好看。

    后果很严重,我滴个神哪!那就得狠狠去抄个百八十遍。哪怕他们是片刻后马上就记得了也得抄。这实在是让他们感到太不像话了,有这样当老师的吗?依事实看来,他们果然还是涉世未深,太单纯了,有。

    要知蒋笑天他们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被叫到黑板上听写不出来时,很多时候下去只需看一眼便会立刻就深深记住了,并可保证下次一定、绝对能听写出。但是他们语文老师却硬就是不去给他们那任何机会,就是要让他们去抄,给她往死里抄。她才高兴,心里痛快!这不明摆着是无故去浪费他们那宝贵的时间与青春吗?一点变通也不懂,只知专/制。难道政治老师就从没去告诉过她,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吗?

    就这样,面对那不可理喻的语文老师,蒋笑天与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是越来越看不惯她那种做法,认为那已经是形成种对他们的摧残。心里很不爽,已达看到她就老不顺眼的那种境地!

    哪朝哪代不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蒋笑天十人不得不在心内痛心疾首着,重重一叹,得,咱就揭竿为旗起义了。没竿是吧,那就赶紧找支圆珠笔折断,大不了那一块钱不要了去。也只得顺理成章去发动政变,毕竟再已别无他路。纷纷在私底下精心商议、策划起该如何去进行那场“变革”,反抗她的专/制,罢她的课,不学了,让她也明白、知道他们虽然年纪轻轻,却也不是好欺负的。尽情爆发吧,拿出男儿的本色来!这是他们拿给自己的激励。

    这日大清早,蒋笑天与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联手就写下了一纸申请书,向他们语文老师申请他们不学语文了,日后语文不再让她去管。并还在申请书最后句写到,“从今而后,我们自学,你轻松,我们快乐”这等语句,实在大快人心;集体签上彼此大名后,就于她的语文课前,等那上课铃声一响,啪的声拍放置在那讲台正中,坐等她怒吼的丑态光天化日下,尽情完美去尽暴在他们眼前。看不出,他们还有那么点邪恶!是个邪恶的少年!

    当天,精彩时分到了,只听在那上课铃声响过后,蒋笑天他们语文老师步着轻快的步子哼着小曲欢快地走上了讲台,丝毫还没有察觉到一丝战前的火药味。这话又得说了,不合科学啊!得问问他们化学“花花老师”去,她女人天生的敏感到底哪去了,不会是掉元素周期表里去了吧!得赶紧看看找找去!

    可,但当她一低头准备把随手所带的教科书与备案放在讲台上时,瞬间就被蒋笑天众人那一白纸黑字的申请书给深深吸引住了。当时还很好奇,不知写的是罢课书,那是罢她的课。在随手拿起一扫眼后,那脸色是越看越沉重;咬牙,神情无比愤怒看完那上面的一字一句后。

    “《罢课申请书》

    老师,你好!在这,先说声,您辛苦了,我们有一件事不得不特此向你说明。那就是在本学期内,我们发现对语文完全失去了兴趣,已绝望!主要是你那做法让我们无法接受,太不人道,以至我们不想再继续来学了。所以我们十个代表着所有男生决定在此申请,日后语文不再让你来管。希望你能准许我们特此申请。这样也能减轻你的负担,不在那么辛苦;我们也就在无怨言,对大家都好!一国两制!才能和平共处!从今而后,我们自学,你轻松,我们快乐!

    申请人:蒋笑天、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

    ———2007年3月8日 ”

    她那刚进教室的欢快心情瞬间就逝而不见了,余下的只是满脸的阴沉,好似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气炸的气球。就算死,也要溅去蒋笑天他们十人一身血。

    随后,在她两眼闪出电火花后,其人也就开始随着快速失去理智。但见她在略一沉凝,聚集力量完毕,立马就开始了迅速反击。面子可不能落下了,既然他们不给她面子了,那她还去给他们面子干嘛。气呼呼冲去蒋笑天和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就是大发起雷霆,“好,你们行,你们自学,我轻松,你们快乐。对吧?

    “我,怎么也教了一、二十年书了,还从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无理的学生。今天在这我就同意你们,以后可以不用再跟我学语文受罪了,不用在读书背书写诗句了,也不用在做作业写作文了。这下你们可满意了吧?

    “但有一点我也必须得警告你们,你们也必须得给我深深注意,那就是别怪我不管你们,以后你们的语文考试也都将没有分数,统统给我零蛋,我是不会去改你们的试卷了。

    “还有,在我上课时,你们随便干什么都行,我不管你们,但你们可也得给我记好了,那就是不许来破坏我的课堂纪律,不许讲话。否则,到时可就千万别怪我对他不客气。”竟然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他们,所有说话不假思索,全是一气呵成,看来,的确是被气坏了。说到这,她突然稍作停顿,目视了一眼其她那些个女同学,“如果你们还有谁也想像他们男生一样来罢我的课的话,也痛快点,马上给我站出来,我管你是谁,照样同意。”

    然后稍作停顿,面无表情忐忑着个心,静等她们反应。怎么好歹也怕又去冒出几个来。

    底下有的只是一片寂静,蒋笑天十人早已不再搭理她。那二十个女同学,全面露苦笑,心里毫不是滋味,为她在感到痛心,已对本班所有男生竟突然莫名联手去罢她课无了语。好歹师生一场,有必要去闹的那么僵吗?纷纷在沉默着。

    “既然没人站出来了,那你们以后可得好好跟着我上课。”终于得以安慰轻舒了口气。同时下定决心,高昂斗志。“那好,现在开始上课,就你们女生了,更好,我负担确是更轻了,更好教!还得感谢他们这些人了。一定把你们教得好好的,也希望你们能给我挣口气来!”

    此次,在蒋笑天与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的团结齐心下,他们在罢课事件上取得了全面胜利,那是相当有成就感,忒有了。

    通过此事,也大大促进了他们彼此之间的那份情义。此外,他们也还都觉得,革命不能到此就结束,还须努力去适当适当多作发展。用孙总理当年的话来说,那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需努力。

    之后,由于一个“义”字,蒋笑天他十人中无论是谁想到什么“歪门邪道”,只要感觉好玩觉得有意义带劲,大家都会如同饿狼捕食般,一鼓作气去实现它,不成功绝不罢休;拥有着当年红军在抗美援朝中跨鸭绿江时的气势———雄纠纠,气昂昂。有谁可挡?正所谓遇神杀神,遇佛诛佛。只要是他们想做之事,尽可去放手一搏,大战一场,尽情的疯狂到底,直至成功。

    只是,让蒋笑天与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众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语文老师在他们罢课事件过去三、四天终于得以完全恢复理智后,竟得到了变通。真是个顽固分子,不给她来点厉害、颜色瞧瞧,就硬是冥顽不灵。既然他们不喜欢她那套,她的专/制,那她就决定推行民主。纷纷找到他们去挨个谈心,劝解他们能重新回到她的语文课上;并告诉他们,“既然你们都不喜欢我那一套,那就不实行了;但你们可一定不能去放弃学习语文……”

    在她那诚恳的话语下,蒋笑天十人最终没办法也才一致决定以和为贵,重新又去回到学习她教的语文课上。

    就这样,蒋笑天十人与专/制统治阶级第一次全面合作成功。

    虽然此次“变革”最终还是以蒋笑天十人的独立失败而告终,但是他们却并未因此而感到失败,从而沮丧。只为在那过程中,谁都明白,他们才是那最大也才是最终的真正赢家,是胜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