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卫生事件(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489字

    第二天大清晨,天才蒙蒙亮。一阵响铃后,无奈睁眼,一想到这天还得逢场作戏去写《反省书》,蒋笑天众人就更是不想起。赖床多好,多舒服!读书的时候,谁不想再多去睡上一分钟!就一分钟就好!

    但,你敢不起,也就是自寻死路,等着被些个什么主任挨个挨个来训你,把你给整趴下,到时你就知道错了,知道什么叫追悔已莫及。让你知道在学校得罪谁也千万不能去得罪他们那些个主任,不然后果很严重,相当惨重。那是开罪不起,伸个懒腰,蒋笑天众人于郁闷中嘟嘟嘴,也就都早早爬起了床。

    岂料,睡眼惺忪中跑到操场,刚做完早操,就见一领导操着个大喇叭冲他们全体学生吼道:“各位同学,因为今天下午有上级领导要来我校察看工作,所以今天的早读课将改成全校大扫除。下面就请各同学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搞好本班应搞的卫生区域,以应对上级领导检查。下面就请马上开始行动。”

    真是要多烦有多烦!对于这样的话,蒋笑天刚开始还会大为抵触,很是不爽。但后来听得多了,更也做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好好学习,好好劳动,劳逸结合,天天向上,只当是在为人民服务。于是习惯性地就操起了工具。

    毕竟不乐意又能怎样?如果你还想读书,想在这所中学继续混下去,那就必须得全面服从接受学校领导的各项安排。否则,哪个领导哪个老师看你都不顺眼,去碍着他眼,只想把你给踢了。那面对你的就只有两个字———滚蛋。无组织无纪律,哪个学校敢收留你?

    这次蒋笑天班的任务还算较轻,除了将本班教室打扫干净外,就是去将他们整栋寝室楼一楼走廊的地板与墙壁打扫干净。另作为欢乐大赠送,在其寝室一楼最左端处,楼梯下刚还有间三四十来平的地下室也归他班全权负责解决,不做任何解释。

    很快,蒋笑天班人就被肖掌门分成了两组。女的为一组负责打扫教室,而蒋笑天他们十男生则负责去摆平那个新任务。注:当时因他们学校条件有限,正处在个艰难特别时期,所以很荣幸的男生女生住在了同一栋寝室楼。一栋为三楼,每楼有十二间寝室。一间寝室可摆六张床,分上下两铺,可住十到二十四人不等。记得当时十匹狼寝室才摆有三张床,是他们那所有寝室住人最少的一间,恐怕以后也在难有人去将之打破。记得他们当时情况是,女生住在三楼,男生一二楼!

    接下来,只见蒋笑天和袁少三、李萧落、米浩、杨凡、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张平、姜志行(为书写方便,下文果断将这十人合称——十匹狼),有的手拿扫把,有的肩扛拖把,还有的提着个撮子,就开始了行动,在他们寝室一楼的走廊上,快速通胡乱挥舞。反正多少去意思意思、行动行动差不多干净了就行,都是走得形式。形式到了就行,没必要那么做死做活去拼命!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十匹狼番辛勤汗水冲洗下,两头各五人,来回好几轮大战。他们那走廊好歹也终于获得了新生,由乌膝巴黑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尘不染,那个雪白,让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棉花糖,有着一种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咬上几口的冲动。很好拿去哄女孩子开心,就不知会不会有初恋的味道?难道这是准备要去同学恋了,十匹狼想入非非,渐不由想得歪去了!

    这时,偏偏肖掌门不识趣,真是太不像话了,不知打哪一闪而出,从而瞬间打乱了他十匹狼所有思绪。十人立马变得面目一狰狞,在咬牙切齿着,都恨不能就冲过去咬他口,纷纷忍不住在心内通埋怨:肖掌门,你这是要干嘛?我的初恋啊,还在筹划中,就这样被你给惊扰从而毁了。你得赔我……哎,算了,咱还是先不谈了!你说的对,不熟的果子还是不好吃!咱就做个你的好学生,听您老人家的。大不了,顶多也不过是打单身去,没准还就成高僧了,也说不定……

    十匹狼还在心内烦闷嘀咕埋怨着,不想肖掌门望着眼前那雪白的墙壁,又心满意足冲他们竖去大拇指,露去了灿烂微笑。“各位男同胞们,你们辛苦了,这走廊搞得还挺干净的嘛!”好在,这话还算中听!

    “那是,我们出马一个顶百,能使黑的变成白的,白的变成黑的。这点小事又怎么能够难住我们呢!”不知是谁虚空吹嘘了句,害肖掌门瞬间一激动,打了好大个喷嚏。

    待缓过神来,肖掌门想,看来这人还是得去少夸的好,不然到最后怎么受罪的都还是他自己,这回变得聪明了。于是只冲十匹狼打去个响指,“好了,现在大家可以回教室去准备上课了!”

    谁知,正当他肖掌门准备带众班师回朝凯旋而归时,但见赵小觉蓦然伸出右手中指往旁一指,跟见了鬼似的吼出一句,“我的妈呀!这里可以养鱼了。”

    瞬间把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不约而同转过头往他所指地方瞟去。这一瞟,大家不禁都傻了眼,愣在原地不敢相信突然呈现在眼前的那一幕就是真的———只见其寝室一楼走廊最左端处,楼梯下那间地下室内,不知是何时已被畜满了积水。记得他们在刚搞卫生时,那还是滴水未有,他们最先还特意是从那下得手,特将之格外番了好好打扫。怎么转眼就已?老天,你这是开得什么玩笑?开大了吧?

    敢情刚二楼与三楼都在用水冲洗走廊,而那些冲洗过后的污水又无处可去,只得顺着左头这边楼梯一步一步一直往下流。最终好不欢喜,终于到头到了新家,一头就给猛地扎进了他们眼前这个地势最低的地下室,成为了里面的困兽,足有半米多深,变水塘了。他/她们那些人可真是太坏了,但也没办法,水往低处流,这也是在自然的物理现象不过。只是,可叫十匹狼该去如何是好?

    那么多积水,想在四五分钟内将之舀干,那简直是在白日做梦。我还给你四五十分钟呢,看你能不能将之给舀干了?你当是个人就是哪吒啊,会三头六臂,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又突然打天而降,摆在了十匹狼和肖掌门面前。看你们怎么办?

    望着眼前那一大片积水,犹如汪洋大海般波澜壮阔,还直冲着他们发笑。肖掌门极为无奈摇了摇头,狡黠一笑,得,你想来整我,道行还浅了点,对付你还想让老夫也来亲自动手,没门,我闪,就让我这十个男弟子好生来招待你吧!我可也没那么傻。只要有他们在,我何惧之有,一切已足矣!又何须老夫来动手。然后冲去身边蒋笑天他们那全班十位男同胞们就叹道,“唉,看来还得麻烦你们再辛苦一趟。我马上就得去上课了,你们在这快点儿舀,舀完后就马上回教室去上课。我先走了,记得一定要速度一点。”说完他就是事实也就借故急匆匆地离去了,实在老谋深算,忒精。同时还不忘最后冲身后十匹狼着重强调句,“懂吗?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