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烛光火锅(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3037字

    很快,这九匹狼就差不多都陷入进了个深渊———漫长的数绵羊游戏中。想不到,他哥几个,童心未泯,你两三个这样也就算了,不说你。竟都还这么孩子气,你说逗人不逗人,都快成年了,还来显可爱。

    晃眼,当他们数到六千八百八十八只绵羊,数得已有点忘我时。好在张平及时缓过神来,一跃而起,穿个小裤衩在寝室来回小跑圈,按耐不住内心小激动冲众人甩去句。“兄弟们,都快别数了,已经到十二点了,再数就数过头去了;赶快起来开始行动吧!该吃我们的火锅啦!”

    听得他这一喊,什么?已经到了午夜十二点。蒋笑天他那另八匹狼赶紧猛然想起,回过神。被子一甩,抑制不住内心兴奋从床上迅速爬起点上蜡烛,穿好衣服,赶紧开始他们的火锅盛宴。

    众人 先是一起将所有下午准备好的食物和电火锅从隐蔽处搬出来,摆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桌子”上。

    接着,杨凡迅速从他被窝里掏出电插板就插在了他们寝室内的电源插座上,而后再将电火锅插头插到插板上。然后是蒋笑天往电火锅内倒入大半锅水,赵小觉、贺越紧跟随着将切好的鸡鸭肉倒入锅内水中准备开煮,再是罗忘北添加适量盐;最后是姜志行按得电火锅加热开关。所有动作那都是一气呵成,只在眨眼间。

    众狼做完这一切,就都围着电火锅坐成了个圈,九双眼睛开始目不转睛盯去那正在不断加热的它,那火辣辣的眼神与热情,是恨不得立马给它一口吞入肚中,好一尝痛快。

    十来分钟后,只见几丝微弱的热气从锅内冒了出来。那九匹狼瞬间个激动,看到胜利的果实就已到来摆在眼前,纷纷没忍住“哗哗”热泪直流。

    又过得大半刻钟,那微弱的热气已被源源不断喷冒而出的水蒸气所取代,水终于开了。望着团团水蒸气飞腾半空,这九匹狼是兴奋与激动到了极点,恨不能去将整栋寝室楼给翻转过来,以宣泄心中份激/情。

    在稍待片刻,九匹狼等电火锅内那些鸡鸭肉差不多熟透后,立马就一把迫不及待掀开盖子。尝尝味道,刚好。再加入些鸡精、酱油,又倒入少许猪牛羊肉。

    看着它们在锅内浮上浮下;时而蛙泳,时而仰泳,时而又潜泳。他们众狼巴巴小嘴吧,再忍不住开吃起来。

    纷纷不约而同拿出各自事先已准备好的碗儿、筷子、勺子、叉子握在手中,就只差没动刀了。杯子放一旁满上二锅头。争先恐后在电火锅内就尽情打捞着那些美食。个个好似来自地狱深处的饿鬼,前世没吃饱过。

    吃着津津有味的美食,还小口喝着二锅头,享受着烛光晚餐那特有的气氛与情调。九匹狼心里那舒爽,那欢畅,那痛快。就算是你想赶紧拿白银千两,黄金万斤与他们去换,他们也不乐意。

    边吃着边往里添加着各样肉,蔬菜你就在旁再等等吧,稍后咱再来泡你。大口吃肉,小口喝酒,九匹狼心间涌出无限美好,他们的生活就是因这样胡闹瞎来而美好。

    此刻,就算他们吃得并不是大鱼大肉,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青菜火锅,吃在众狼心中,仍会是十足的有滋有味。

    毕竟此刻对他们而言,吃的是什么食物那已经并不重要了,他们也不在乎;他们所在乎和认为重要的是———众兄弟能够在校齐聚一堂,半夜十二点从床上爬起来,在烛光中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火锅的感觉和过程;因为那感觉和过程已经胜过了一切。

    置身于烛光中,细细品味着那些鸡鸭牛羊肉。这九匹狼吃着吃着就不禁浮想联翩,大发起感叹,“唉!只可惜,我们怎么都没有女朋友。这到底是为什么?要不然,此时此刻在此情此景中,偷偷跑去三楼将她邀来;借着这烛光的气氛与情调,你喂我一口,我再喂你一口。一起含情脉脉般品味着这火锅的美味,享受着这份世所难得的乐趣,那将是何等的浪漫与充满激/情!可惜啊!可惜!如此良辰美食,我们竟却都没个佳人相伴……”

    就在九匹狼尽情陶醉沉迷在自我那无限意想时,让他们不堪回首的悲剧性一幕,准时到来发生意外。

    一切只因他们实在是太过投入与沉迷,说白了,就是自恋!有他们这么傻得不?以至蒋笑天、米浩、罗忘北三人,直接将摆放电火锅旁侧那小脸盆内的生菜夹入碗中,再吃进嘴里咀嚼起来竟浑然不知;直至连去吃下好几大口,三人方才猛然体味到口内突然涌起了股怪味,从而瞬间吃惊!

    先是听蒋笑天一句吼,“我靠,我这是吃的什么?怎么吃在嘴里这般清脆,充满生涩?好熟悉的股青草般的草香味,太也原汁原味?”

    人群中,米浩、罗忘北立马也就炸开了锅,随蒋笑天不满起来。

    “就是,我也感觉到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兄弟,有谁能解开这当中的缘由不?是不是谁在恶作剧啊?”

    最后直到米浩个低头,发现他碗内不知何时夹了几大片生青菜叶,接连倒吸好几口凉气,才猛然明白过来。忍不住脸悲哀冲身边蒋笑天、罗忘北叹去。“笑天、忘北!唉!我仨这可真是可悲!这二十一世纪从此刻起算是又诞生了个天大的悲剧。谁叫我们自己太过于多情?这是给直接夹起青菜就生吃了,不清脆、生涩充满青草味才难怪呢!”

    蒋笑天、罗忘北听米浩这么一说,马上低头看去自己碗内。这也都才恍然大悟,原来敢情真是他们多情了,势必要为之付出代价!彼此间无奈的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脸上尽是羞涩与惭愧,恨不得立马变成只大白/兔得了。

    当然,一切纯属意外,只是个插曲,很快就没人在乎。

    倾刻,九匹狼就又将所有精力转移到了眼前锅内那已熟透了的各类肉上,完全忘记了刚发生的可悲。

    众人纷纷左手操起叉子,右手拿着筷子,以左右开弓之势在抢夺着火锅内的鸡鸭鱼猪牛羊肉;那兴奋,怎一个“乐”字形容得了。

    就在九匹狼不断从火锅内夹出与放入的循环过程中。此刻,他们已开始添加蔬菜。

    过的小刻,他众人又隐约意识到了有点儿不对劲,预感到即将又要有大事发生。只为当时从那电火锅内冒出的热气已是越来越少,简直是微弱的可怜。用四个字来形容,摇摇欲坠。在追加四个字来形容,奄奄一息。

    可惜的是,他九匹狼虽有所意识和预感,但却并未有谁去将之放在心上。都误以为是蔬菜放得太多,遮住了锅内那不断往上冒的热气。以至片刻后,他众人才意识到他们这一刻是真得都错了。

    只见片刻后,罗忘北一声吼叫,“笑天,你感觉到没?这青菜难不成是成精了,怎么煮这么久还是绿意盎然变不了黄脸婆,在满自精神着。一点原样都没变,难道我们这电火锅还硬就是煮它不熟了!要麻烦你去太上老君那借八卦炉来暂为一用,炼炼?”使得他另八匹狼瞬间都绷紧了个脸,意识到果真又出大事了。

    “感觉到了,这菜很有可能是成了精,要么就是见鬼了。大家从现在起,可得千万小心注意了。免得本是我们吃它,到头来反变全被它给吃了去,骨头都没得吐!”蒋笑天也打趣去边回应着罗忘北边绷紧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以防不测做好随时撒腿就跑的准备,满是警觉凑上前探头往电火锅内仔细看去个究竟。

    那一刻,他的目光才落入锅内短短个停顿,猛就是个两步后退,忍不住句尖叫。“啊!各位兄弟,妖怪啊!”

    听得蒋笑天这一叫,倒还激起了另那八匹狼的好奇,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先看个究竟在说。好歹死前得以去见眼妖怪,也开了眼,值了。纷纷齐凑上前探过头就往电火锅内一看。

    只见当他们目光在落入电火锅内稍作停顿,也都禁不住句尖叫,“啊!妖怪,你二师兄就在对面,看你还往哪里逃!”

    原来此刻,电火锅内放入的那尽数蔬菜依是面容如初;放之前它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电冰箱?

    还好贺越眼尖,立马发现了问题所在,看到了那不知是何时熄灭了的电火锅指示灯。九匹狼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敢情是电火锅出了问题,停止了运转,罢工了。

    可当他众人一看锅内那汤时,简直是胜似见到妖怪吓,都恨不能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算了,在没脸见人了。那汤现在哪还是汤啊!都快变成凉开水了。早由先前的沸腾降到了仅就五、六十来度,没准还没得!只不过因他们当时吃的实在是太过投入,一直没来得及去发现。悲哀的人生,就是因这样总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