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烛光火锅(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738字

    既已找到问题所在,九匹狼立马全体出动,投入到解决问题的行动中。 纷纷手忙脚乱查看起电火锅、电插板与电源插座。

    在他九匹狼如此大规模的全面清查下。很快就找到了事故原因———肇事者∶电插板,病症∶给烧坏了。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怒发冲冠,将之撤掉打入“冷宫”。哥几个就麻烦点,将“桌子”由寝室中央搬去靠墙,直接将电火锅插头去插在了电源插座上。

    可接下来让九匹狼感到想死的是,这还唱起了山寨版《伤心太平洋》,一波刚才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在杨凡将电火锅插头插好去电源插座上后,不由深深一叹,这不对啊?发现那电火锅竟然还是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板着个脸,指示灯仍处于休眠中,难道属蛇已给彻底冬眠?

    见状,杨凡极不甘心将电火锅插头拔出来又狠狠去重新插入一次。可结果令他崩溃,那电火锅冥顽不灵,还是原样没有任何反应,脸都不红下,难道是得了胆结石给铁石心肠了。

    想着就烦人,看着就更逢提了。年轻人毕竟还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你看,才仅仅两下,杨凡心头就直有股热血上涌,与那电火锅较起了劲。他就还不信那邪了,搞不定你个电火锅。冲它两巴掌狠狠甩过去后,又极为无奈将它那插头拔出来又重新插入。如此反反复复七、八次,最终不得不低头服输,承认斗它不过。没办法,手给抽筋了,不服也得服去!

    见到这情形,蒋笑天他另那八匹狼俱已绝望,心立马跟着就冰凉地沉进了谷底。

    盯着那电火锅默然片刻,杨凡始终还是不甘心,抱着最后丝希望,也忍不住好奇。今儿我就死马当活马医,来开膛破肚,给你看个究竟!一抬手取出它电火锅的大肚子,也就是我们用来盛装事物的那个盆,放置一旁给他好生呆着凉快去。然后,伸去右手就直摸向它下面的发热盘。

    结果杨凡眉头一锁,无奈一笑。难以置信,也在意料之中。反正它的心和他们一样,也已是冰凉冰凉的,哪来热气可发。

    受此打击,九匹狼几乎彻底崩溃,脚底一软,面前一黑,都差点没摔倒瘫坐到地。整个人就好似瞬间丢了魂儿去,个苦瓜脸,毫无生机。尽忍不住在心里犯起嘀咕,“唉!我滴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我们众兄弟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不就是吃个电火锅么?你犯得着要这么来惩罚我们?难道是电火锅在这个关键时候给掉了链子,坏了?唉!可惜了我们的火锅盛宴才刚进入高/潮,就这么给夭折英年早逝了?怎么可以这样,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般来戏弄我们?是羡慕嫉妒恨了还是……”

    好在九匹狼年轻,年轻就是好,是革命的本钱。有冲劲,不服输,愈挫愈勇,就是不轻言放弃!仍不甘心,车轮战,一个一个轮流来,凭自己感觉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去瞎捣鼓着那不争气的电火锅,看你亮不亮,都希望下一个能够去见证奇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那电火锅在被他们几轮摸下来,估计也被摸痒了。指示灯终于忍不住寂寞向他们轻一眨抛去了个眉眼,貌似在对他们打气,“帅哥,继续捣鼓,坚持就是胜利。”

    什么,你竟敢来调/戏我们?见状 ,九匹狼瞬间个窝火,立马燃起热情,来了生机,兴奋得跟别人买彩票中了五千万似的。知道希望已经降临,接下来就是他们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趁机,话不多说,九匹狼迅速加快步伐,索性一起上,十八只手在激烈地胡乱捣鼓着电火锅,不信就治不了你。

    终于,只听伴随“倏”的一声,好在不是冒白烟,那电火锅终于来了精神,睁开了它那紧闭的眉眼。想必,刚应该一直都是接触不良在作祟。

    看着面前电火锅这好不容易才得以恢复正常,亮起的指示灯,九匹狼瞬间个激动,是恨不得手舞足蹈起来,真想去放上几百上千筒烟花好好来庆祝下,可惜在梦中!

    满是兴奋,谁想乘大家个不留神,拦都拦不住,就见杨凡伸手个迅速,又去摸向了电火锅发热盘。只听“嗤”的声,他右手给烧烤了,伴随句怒骂。“我去你大爷!个妹妹!打狗还得看主人哪?”抬起来一看,已烫起了好大个水泡。

    你说他傻不傻,完全自找的,当人家好摸是吧?摸上了瘾。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明看到电火锅已经正常工作,也不知他当时是怎么想到,真是脑残,要么就是大脑在那一刻也给接触不良短了路,就是想要去挑战一下刺激,看能不能把他手给烧烤了,突然间他又想吃烧烤了。

    随后,蒋笑天众人一问下,才知道,他害羞个脸,弱弱吐出句,“人家就是想去看看它的体温,这也有错。”

    惹得蒋笑天他那八匹狼好不通爆笑。你没错?我告诉你,你错大了去,你这叫非礼。非礼?懂不,人家咬你口,不把你手砍了,还是轻的。

    赶紧的,管你杨凡死活?不就是被烫了下,有什么大事?李萧落赶紧将它电火锅肚子装上。

    过的几分钟,他九匹狼可算是终于看到了那久违的热气开始有所从火锅内往上直冒,越冒还越来劲。跟着也就又一次兴奋到了极点,兴奋得是恨不能马上就去将管理他们学校食堂的那些人,都给五花大绑来,放入那电火锅内与青菜一起给煮了。

    虽然当晚九匹狼是接二连三遭受着这也、那的变故,但是却并未因此而就去影响他们接下来吃火锅的心情。反经那一闹,催化剂嘛!“花花老师”给教的,变得比之前更为兴奋。

    此刻刚刚那些不快早已在无形中打个滚,就转变成了九匹狼的喜悦。只见他们又开始胜如之前,尽情地享受起了火锅的美味。

    直到最后把蔬菜不知不觉被放入电火锅,九匹狼这才猛然意识到,他们今晚的火锅盛宴已悄然进入尾声,开始了落幕。

    由于激动与兴奋,以至当最后那把蔬菜还只熟到四五成,就已被他九匹狼个饿鬼给抢夺一空。

    等蒋笑天将那些四五成熟的蔬菜吃进嘴,又猛然很清晰,强烈重温到刚那股清脆、生涩,还有夹杂着青草般的草香味后,才意识到他们又一次错了,后悔不已。但事已至此,只得坦然相受,享受着那难得的美味。什么叫自食恶果,平时不认真听讲,好好读书,这下可懂了吧?

    在蒋笑天吃完碗中最后那片蔬菜叶后,马上就从锅内舀出碗汤,边喝还边告去对面的罗忘北,“兄弟,也有点不好受吧?没关系,喝碗汤下去想必会好很多。”

    听蒋笑天这么一说,罗忘北眼前一亮,也立马舀出一碗汤喝起来。

    只是,喝过汤,良久,蒋笑天与罗忘北才发现他们是又再一次给错了,那招根本就不管用。腹内还是有点难受,那滋味,不好说,也就是不告诉你。想知道,自己看好,上哪家菜园子去扯把白菜叶,往嘴里一丢,生吃下去,即刻就知晓了。简单快捷,还是切身体会。

    最终,他九匹狼还是尽皆抽了根烟,依靠它那尼古丁的成分麻痹神经,才得以压抑住肚中那难受,胜利而快速进入梦乡。虽然马上就要天亮了,他们怎么好歹也要去睡上他两、三个小时,能多睡一分钟是一分钟也算一分钟。在这,不得不佩服句,这烟,有时果真是个好东西!

    两天后,当袁少三返校听到蒋笑天他九匹狼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谈论着这晚吃火锅中的各样乐趣和变故时。无辜眨巴着双眼,脸上尽是在露出着羡慕和向往,不断拿头去撞着手中个馒头,直在他那弱小的心灵深处替他的擦肩错过而感到无限惋惜,摇头痛惜,实在是不甘心。“唉!可惜了!可惜!实在是可惜!为什么我就错过了没能在场?我若在场那该多有滋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