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对局,五子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1815字

    4月5号,大晚上,静悄悄的自习课上,一片鸦雀无声,跟打死个鬼似的,好不一片死寂沉沉。

    无所事事,随便捧着本语文书悠悠着,翻来翻去,在随便过着眼,心烦。蒋笑天就不乐意了,这实在是忒他无聊,坐得胃痛,就更别说是蛋了。连一分钟都很是难挨,如坐针刺!

    突然,个翻着,不经意间瞥到了眼张岱所作《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陡然想起两天前所听闻件趣事,套用它里面最后句话,蒋笑天顿不由一拍手,心下一欢。妙计,乐了。及出学校,父老乡亲喃喃曰:“莫说他十匹狼疯狂,更有疯狂似他们者!”

    原来,两天前的那个下午,蒋笑天曾在寝室走廊与隔壁另那快班一人———黄临山,闲着同看路过漂亮可爱学妹,有过番趣谈。

    “笑天,你可知道我班现在这下五子棋有多疯狂?”发这问时,黄临山明显有点小小的激动。

    “愿闻其详!”蒋笑天很好奇,不以为意,不就是下个五子棋么,在平常不过。我这一上课无聊,还时常一个人去偷偷整一局呢,能有什么可吹捧的。

    “你也知道我班袁绝?”没想到,黄临山没直接说,倒先是这么一问。

    “知道!”蒋笑天轻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你猜我哥俩上课怎得?”黄临山好不饶有兴致,在钓着蒋笑天胃口,想要去大大一诉说他的风光事迹。

    “难道还能逆了天去,抓个青蛙当猪杀!”一脸坏笑,蒋笑天乐了。

    “那倒不至于!”黄临山谦虚着脸,伸手去摸了摸鼻子。“这不我刚好和他坐一块,上课都不想听,闷的慌。无聊两人也就开始了下这五子棋。拿那个32k大小一百页的笔记本,先用笔画好格子然后再下,每张大约可下八局,每下一局我们还用阿拉伯数字1、2、3、4、5……这样标记下局谱保存着,看这下到毕业,能下多少局去。

    “见状,班里同学都直忍不住来开着我俩玩笑。以后可以好好拿去,留给自己的孩子炫耀了,看你老爹我,想当年上课多认真,这棋都下到成千破万局了,你这只要上课学习能有我这一半认真我就可以了,明白没?

    “就这样,我们只要是一上课,除了不是掌门人的,逢管是谁都在一个劲儿对局。”说到这,黄临山还忍不住饶有兴致冲蒋笑天又卖去关子。“结果你猜怎么着?”

    “难道你全班受你俩影响,这上课都在下起了五子棋!老师都给气疯了去!”听得蒋笑天不经意又是一乐,很是吃惊,敢情你们班人到学校来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手中五子棋也!不是为了读书学习,而是立志精研五子棋,准备偷偷组建国家队了!不禁深一叹,你们果真也够疯狂。得,好样的,就该这样玩儿。好歹你班也不甘落后,有人起来闹事了,可喜可贺。作为过来人,开始忍不住轻相告去。“只是,千万得悠着点,别玩太过火了啊?”

    “呵呵!”黄临山微微得意一笑。“倒还没至于成那样,就是当我俩难分难舍换了本笔记本快杀到一千局时,这不正好是在上你班肖掌门的英语课,结果被他给意外发现撞了个正着,抢去缴了械。他在拿起我俩那棋局一看,当时立马就给瞳孔急剧一睁大,傻眼了。忍不住个劲直悠悠冲我俩感慨道‘嘿!想不到,这想考全校第一的(袁绝)和考了全校第二的(黄临山),上课竟在这么悠闲地下着五子棋,这还挺刻苦的,都下到九百六十四局,马上就快要破千了。要不要我去学校帮你们申请下组建个校队,你们俩来当这个负责人。将来好好一培养,没准成立个国家队也不在话下。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今年这学期可算是让老夫我开足了眼,这怪事不断,将来可得千万小心社会大乱。现你们这些学生,是越来越不像话不好教了,这脑袋是怎么想得,我们这些个才稍年长点的老师根本就已摸不着、猜不透了。这棋谱就先让我来替你俩好生保管着吧,记得毕业时再来拿,可一定要记得来拿啊’!边叹息着边直一个劲儿在连连摇头,那摇得跟个小时候三岁玩的拨浪鼓似的!”

    这学期,对遇到这一切,肖掌门是目瞪口呆,彻底开眼头大了,头痛!直惊得已头晕脑胀!自己班的事还未处理好,在一团乱糟糟。这下可好,还仅又另个快班也遇到了两神人,名副其实的棋如人生,人生如棋,连他都成棋子了。叫他实在是情何以堪?欲哭无泪!

    难道,真的是他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那代已狠狠遭拍死在了沙滩上。没道理啊!时下,他才正当壮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