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偷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195字

    4月9号,这晚,十匹狼精神大好,很是来精神。尤其李萧落,更显激动异常。今晚不管怎地,哪怕就算天塌下来,十匹狼决心也要去将校长他老妈那几只老母鸡给偷俩来炖了。众人是铁定了心,不吃决不罢休。

    晚间,十匹狼先是五五为一组,轮流睡,每组去睡上一个半小时。以备精神充沛,夜半好去偷鸡。

    这下好了,十匹狼还真较上劲行动了。哥十个还真就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校长他妈的鸡都敢去动。不愧少年英雄,血气方刚,有血性,不怕死。

    但见夜半十二点,月黑风高,十匹狼准时出动。

    米浩、杨凡、张平、姜志行四人被留在寝室烧水以备待会拔鸡毛用。蒋笑天、袁少三、李萧落、赵小觉、贺越、罗忘北六人则前往去偷鸡。

    但只见一路,蒋笑天、袁少三、李萧落、赵小觉、贺越、罗忘北他六人一路猫着腰,蹑手蹑脚快速往校长他妈那关鸡的笼子挺 进着。

    夜色中,六人时走时停,不时还借助掩体察看四周情况。兄弟六个这还当自个是特种兵了,好歹去上过把瘾。

    一边还在小声商讨着方案。

    “等下,赵小觉,贺越,你俩分别在楼梯口和拐角处把风。”按耐不住心内兴奋,李萧落边压低着声还边冲他俩打去手势。“我四人去那住房后偷鸡。”

    “好的!”点点头,赵小觉左手比划出个OK,亦压低着声询问众人!“有情况,以什么为信号?”

    “这还不简单。”袁少三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学狗叫呗。”

    “不可。”奈何果断被蒋笑天所否定。“周边狗太多。这要万一哪只狗去叫了,容易坏事!出个差错,我们就玩完了。”

    “最好是选个这没有的动物,免得被受干扰。”罗忘北很是赞许冲蒋笑天点去头!

    “这还不简单,狼叫啊。”李萧落诡秘一笑,乐了。

    听得在旁蒋笑天五人也是瞬间会心一乐。

    说话间,六人已来到拐角处,赵小觉留下。在又经过楼梯口去由住房后面鸡笼,贺越又留下。

    在行得三、五步间,鸡笼已出现在蒋笑天、袁少三、李萧落、罗忘北四人眼前,就三、五米外。四人瞬间个激动,顿喜上眉头,一个箭步就扑在了那鸡笼上。

    里面鸡被吓得不轻,知道情况不妙,来了偷鸡贼,纷纷开始猛四下找躲。

    赶紧的,蒋笑天与罗忘北两人各从左右两边一抬手,将鸡笼上面整个顶盖给它掀开去。袁少三、李萧落两人各迅速伸进去只手,一掐一个准。只见他俩深一欢笑,每人死死掐住只鸡,提着它脖子就扯着出来了。它想叫都叫不出,任凭它如何在扑扑拍打着翅膀。

    既已胜利到手,也别太坏了,好歹也是校长他妈,多少给几分薄面,毕竟人老人家也辛辛苦苦养了一两年了,就算没感情也有苦劳,不容易。给她顶盖去盖好了,别一到明早,一只都没了去,那她得哭死去,非把学校方圆三、五里内翻个底朝天不可。多少怕要是出个万一,他十匹狼就死翘翘了。做好一切,蒋笑天、袁少三、李萧落、罗忘北四人带着鸡,撒腿就跑,带上赵小觉、贺越路狂飙回巢去了。还猫啥腰,都这个时候了,跑的快就是真理,才是王道。

    回到寝室,尽管那两鸡个悲催,已遭袁少三、李萧落两人给活活掐死,人家做辈子鸡容易嘛,被偷就算了还死于非命,真是命苦。但还是,可把李萧落高兴乐坏了。他和袁少三那一乱抓居然还是给他们抓了个正着。不错,一黑一白,绝对是最肥的那两只。

    那最近七、八天,中午没事时,十匹狼总爱去操场盯着校长他妈那几只老母鸡,在那满自悠闲翘着屁股来回踱会步。哥十个早就乐了,早口水流了不知几地。这下可好,终于可以真正一尝痛快了。

    哥十个乐着,不禁还改版欢唱起了刘德华的《今天》: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晚,梦了好久终于把你偷来,前面好多晚漫漫任我想得你好苦。盼了好久终于盼到今晚,把你毛拔开你膛……

    虽然两老母鸡已死,但好歹才刚死,十匹狼决定还是要给它去来上一刀,多少能放点就去放点血,那样好吃点。

    拿过刀,李萧落怀揣小激动,一刀下去,本想快意恩仇,没想到鸡脖子没割到,倒把自己食指给狠狠割了刀,顿心间一痛,鲜血止不住就直往外流。伴随句怒骂“偷你妈个鸡!”面目狰狞,丢下刀,谁想李萧落冲着那鸡脖子就是一口狠狠给咬了过去,以出心中口恶气。当时一切实在发生太过突然,太快,蒋笑天他那九匹狼是想拦都来不及!

    待李萧落心情平复,久久才肯松开那鸡,发现自己的失态。得意又满不好意思一笑,伸手去擦掉满嘴鸡毛。把个在旁蒋笑天九匹狼惊得是目瞪口呆,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是经受不了那刺激,得了失心疯!

    随后蒋笑天从地上一把捡过刀,只轻轻两下,就给那两鸡各脖子来了一刀,大放其血。这叫什么?杀鸡也是要技术滴。不是是个人你就能杀,想杀你就能杀得了?

    快速将两鸡烫过开水,众人挽起衣袖,就欢呼雀跃着手忙脚乱开始了拔毛。我拔,我拔,拔你个精光!看你还能神气啥,光天化日下去翘屁股?

    拔完毛,蒋笑天继续当着操刀手,给它开膛破肚,掏出五脏六腑。然后切碎成块,放进电火锅内就开炖。

    老母鸡有点不好的就是,肉质太老,太难去炖了。害十匹狼是足足等得近个把钟头,才终于去吃上那期待已久,令魂牵梦萦不知多少个夜晚辗转难眠,热气腾腾的鸡肉火锅!

    这一吃,十匹狼直吃到三点多。剔着牙缝,笑眯眯拍拍肚子,才终于心满意足了。

    吃过,众人拿过报纸,快速将一地鸡毛骨头包好,去丢进厕所,开始了销毛灭骨,绝不能有去给校长他妈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她无处可寻,丢了也是白丢,只能自认倒霉。要真得要怪,那就也只能怪她儿子去。

    第二天中午,校长他妈丢鸡之事可就成了爆炸似新闻,在十匹狼学校传开了。什么,一夜之间?无声无息突然失踪?还鸡笼完好无损……立马成了头等大事,在校内闹了个沸沸扬扬,无不对之在作着这也那的各样遐想猜测。殊不知,却早已成为了十匹狼的腹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