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夜深又次辗转难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040字

    平常夜晚,十匹狼本就养成了个不好习惯,坏毛病。总是爱讲下小话,并且偶尔一来兴致,一讲还就是大半夜,非得要等到过了午夜那十二点才肯睡去。就知道古人爱秉烛彻夜长谈,没想到到了现今二十一世纪十匹狼他们这代,还是能去很好的保留着这一传统。并为节约,杜绝浪费,哥十个是连蜡烛都给省了!很好,值得嘉奖!

    另,更通过这次偷鸡吃火锅,十匹狼间的感情是又一次得到了提升,彼此越来越团结,逐渐变成了一个整体。

    4月11号,又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匹狼不知为何?皆又不能入睡。全都跟个中了千万大奖似的,显得异常兴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是滚过来又翻过去,看起来特么比想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爬雪山过草地还要去艰难得多,就是难以入睡。真是让人想不明白,想不通了,我就不信,要他年轻人这去睡个觉,也真有这么难?

    记得南宋诗人陆游,曾有诗句曰“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他十匹狼在床上,这的的确确是滚过一个村,又再翻过一个村,那是越滚越来劲,越翻越有精神。也不知还要去翻滚多久,过多少个村?才能柳暗花明胜利到达那周公村,得以安然睡去。敢情哥十个这是还唱起了《西游记》中的《通天大道宽又阔》:

    “刚翻过了几座山,

    又越过了几条河。

    崎岖坎坷怎么它就这么多!

    (白:俺老孙去也!)

    去你个山更险来水更恶。

    难也遇过,苦也吃过,

    走出个通天大道宽又阔。

    ……”

    “难道这注定我们又要来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吗?”辗转反侧中,愁眉苦脸,蒋笑天忍不住直在心内重重一叹,“唉!一切究竟该如何是好?剪不断,理更乱,是什么?害我们众兄弟来别有这番滋味在心头,想睡却又睡不着。”

    扭头,眼神迷离,忧郁着望向窗外夜空中的黑月,听着它外边那直在忽停忽狂吹的风。蒋笑天就更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去将它们千刀万刮一锅煮,酸甜苦辣我尝心头。

    “周公,我就想慎重问你句,今夜头,您老人家这到底是几个意思?还让不让我们睡了?”蒋笑天不禁又陷入了沉思。心想,你不要我来好睡,我也不去让你好过。

    想到这么好的夜晚,那可真是一个与女孩子约会的好时机!尤其要还是与陈小洁……

    想着想着,蒋笑天幻想连篇,整个人无形中已好似翩翩起舞,化蝶而飞!沉迷在了满脑子都是她陈小洁的身影中,嘴角洋溢满着幸福。

    忽然,伴随一阵狂冷的风吹打到他脸上,那一巴掌来得迅猛,还真是他妈的痛。他在连打着好几个冷颤下,才终于醒悟,并同时也怒了,恨不能拿刀就去给它捅上刀,敢惊扰他美梦?知道了在那么个不眠之夜,他十匹狼是该去做点什么了。

    有了想法,蒋笑天是必然会马上就为之付出行动。哪怕上刀山下油锅,也得去给它拼了!

    但见幽静的寝室内,他“倏”的声就挺坐了起来。动作之迅速,结果将和他同铺而睡的张平吓了个够呛,直在旁阵瑟瑟发抖。

    奈何蒋笑天刚要开口说话,“兄弟们……”就被张平给及时打断,在那边发着抖边冲他高声报复去。

    “我的妈啊!笑天,这大半夜的,你干嘛呢!这是挺尸呢?还是你梦游?要么难道是遭鬼附了身?”边责怪着,张平还不忘边拍打着胸口进行自我压惊。真就应了那句话,‘有仇不报非君子’。“唉!可真吓死人家了,好怕怕。”

    “我还尸变呢!梦你个头,你才遭鬼附了身。”说实话,那一刻蒋笑天是真想站起来给去踹上他张平两脚,揍他一顿。不过看在他受惊的份上,还是强忍住了,只是怒道。“我这一番好心,见各兄弟在床上这翻山越岭的,也不知到了周公村没!够辛苦的。照目前情况,我们在这么继续翻下去,到明早,身底下这床板就该遭殃,翻出个大洞来了。遂想提议下,也该是停下歇歇洗把脚了,留得体力在,不怕明儿翻不成。没想到倒被你先当成了驴肝肺!”

    “呵,笑天,敢情你是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蒋笑天话音刚落,没想到张平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邻床杨凡就忍不住一乐,觉得有意思,精神一振已向他询问到。“说来听听,是什么?”

    “你们看,这大半夜的,这么好的时机,我们怎能错过呢!”诡笑中,蒋笑天个兴奋,滔滔言来。“要不,咱来讲鬼故事吧?你们看窗外这月黑风高的,反正我们又都睡不着。只有讲鬼故事,我们才能尽快打发掉这该死的时间,尽快赶跑窗外这黑月狂风,尽快见到明早的太阳。你们意下如何?”

    “兄弟!你怎总是这么及时?敢情是宋江老大哥啊!这大半夜,讲鬼故事!果然够瘾、够刺激、够激/情!”满脸欢笑,对蒋笑天,姜志行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窗外月黑风高,四处的确是静的可怕,充满着诡秘,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你跟前突然冒出个鬼来似的,很是吓人,在适宜讲鬼故事不过了。”

    “那好,得,咱就又来讲鬼故事!”说话中,李萧落已作好了心理准备,开始迎接那前路未知凶险,不知来势多汹的挑战。“好久没能来惊魂刺激下,还真有点皮痒了。”

    “那谁先来?”双手轻一摊,蒋笑天笑冲那九匹狼询问去。对鬼故事,他一直都保持有着个良好习惯,就想听,也只想听他人去说,是从来不会有自己主动去讲!

    “我先来。”没想到,也在意料中,又是贺越勇夺第一,总是少有人能跟他去抢占先机。

    随后,贺越唾沫横飞,就乐悠悠给众人讲去了一个关于“露水鬼”的故事。只可惜他这故事虽然讲的是鬼,但是却并不吓人,反倒搞笑成了财神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