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月圆夜,屠夫惊魂(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803字

    “只见屠夫走着走着,突然就来到了一拐弯处。那弯拐得个特别,很字母,呈深U形。两边又尽长着些个高大茂盛的树木,遮天蔽日的。就算在大白天,但见下面都显得异常阴森与充满着古怪,更别说现还是大深夜了?那更是静得给人浑身不自在,静得心眼提到嗓子处。

    “平日里,大家就都口口相传那有着不干净的东西,每次路过那道弯,后背就会不由自主去发麻,那根脊梁骨变得冰冷冰冷的,有时甚至连全身的汗毛都会因其异样环境所压迫而去变得竖起。

    “因此,在这么个大深夜,那屠夫还又带着大块肉,饿鬼不出来找他,那倒还真出了鬼。

    “当是时,只见那屠夫才刚走进那个拐弯,迎面就是好大阵阴风,忽得呼呼刮来,就如同我们现在窗外这凉风一样向他习卷而去,害他不禁连连打了好几个冷颤。瞬时,屠夫只突然深感后背不知为啥去,竟无缘无故发起麻来,开始变得些许发冷。心里连连暗叫不好,这已明显意识到他已被黑暗中不知是哪个饿鬼去给盯上了。”边说着,不想,这罗忘北还边加深语气去指向窗外,瞬间害将蒋笑天他个九匹狼也是不由去连打了好几个冷颤。本来他们还并没有任何反应,可被他当时那极形象地一说又一指,并伴随窗外凉风刚也向他们习卷而来,吹抚过他们的身体,才居然全都忍不住打的冷颤。众人只得赶紧抓过被子去紧紧盖在身上,以便从中获取温暖。

    可由于讲的入神,罗往北却也并未去有任何察觉他九匹狼那一变化,仍是兴奋的在继续着他的鬼故事。当然,就算有所察觉,他也不会去放在心上,只会满嘴坏笑着仍是继续。因为他所要的也刚好就是那结果,正好倒还中了他下怀。

    “于是乎,屠夫身子底下两条腿忍不住开始有所连连打起颤来。心内一叹,我这不会真就这么倒霉吧?

    “内心已越来越是变得恐惧。

    “但当时,那屠夫虽已被吓不轻,但却没办法,还是得硬着头皮去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总不能在那露宿一晚吧?那他小命可就难保了,没准连明早的太阳都去见不到了?那是很有可能!相当有可能!

    “接下来,但只见那屠夫是没走几步。也不知为啥,当时四周是根本连丁点儿风也没有,他车上本是燃着的俩蜡烛,忽的一下就同时给瞬间个全灭了,真是要了他半条老命,给吓了老大一跳,猛然直从地上跳了起来,去跳上了半空。那情况,不要说,除了饿鬼,那还会有谁去所为呢?

    “那一刻,屠夫只感觉他全身已是开始汗如雨下,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当然了,屠夫毕竟还是屠夫。惊魂未定落地后,心绪沉重下,猛去大吸了好大几口凉气,就给自己壮胆了。嘴巴一开,开始噼里啪啦,好不一通脏话连篇冲着四周就是顿大骂。不知是听谁说去,鬼好像挺怕人骂它脏话的。

    “可话又说回来,那大半夜的,任凭他如何去骂,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反遭他那一骂,原本就静得可怕的拐弯变得更是幽静了。突然,连个刚刚还有三五只在尽情鸣叫的虫子也耐不住人类这脏骂,全瞬时给去紧闭上嘴巴,停止了鸣叫。难不成,看来这回饿鬼是真出场了。

    “但见,那屠夫在好不通大骂后,也累了。同时见四周我靠,什么反应也没去有,只变得是比之前更为幽静,心也就随之慢慢稍静了下来。

    “迅速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咔嚓’一打,屠夫是准备去重新点燃他那遭突然给熄灭了的蜡烛。

    “可这一打,屠夫就又被眼前那一幕活生生给吓得是再次去跳上了半空。我又靠,原来刚那蜡烛的突然熄灭,并不是什么饿鬼所为,而是蜡烛点完了,不灭才怪,那才见鬼了。

    “屠夫这才松口气,心下明白一切原来都只不过是他想得太多了,心内恐惧在作怪,自己在吓自己。在狠狠去暗痛骂着自己的同时,好在车上还有着两根新蜡烛,赶紧的立马去一把翻将出来,给左右点上。

    “将眼一瞟,看到三轮自行车上他那猪肉也仍还是安然无恙,完好无损地挺那,就在不去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饿鬼了。

    “轻舒口气,只见屠夫推起他那小三轮,也就又无比安心地往前走去,没几步就走到了那拐弯的最深处。

    “可突然,又是一阵阴风‘飕’、‘飕’直扑面而来,屠夫车上燃着的蜡烛又再次遭熄灭了。

    “不过这回屠夫倒没被吓住,风吹蜡烛灭,这是自然现象,也纯属自然现象,在正常不过了。

    “一停,手一伸兜,掏出打火机,神情好不悠然自得,随手就去点起蜡烛。

    “只听伴随‘咔嚓’一声,左右蜡烛就被屠夫给轻易点着了。

    “微微一笑,屠夫悠悠把手缩回。可猛然让他感到无比奇怪惊讶的是,当下那无风啊。随着他手往回这一缩,那蜡烛跟着跟个见了鬼似的,也就又给自动熄灭了。

    “于是,屠夫心瞬间就是‘扑通’、‘扑通’加速了跳动。不得不满带迷惑颤抖着,又再次伸手拿着打火机开始去点蜡烛,只听又伴随着‘咔嚓’一声,那蜡烛又给他点上了。但随着他手这又一缩回,那蜡烛居然又紧跟着再一次给去自动熄灭了。难不成撞鬼了?

    “这下,屠夫才又猛然感觉过来,他身边仍充满着诡秘与恐怖,整颗心在不断加速跳动的同时不免惊叹道:‘我这该不会真遇到啥饿鬼了吧?’开始连连在心内直叫天了。可这大半夜的,却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太上老君也不能急急如律令了。

    “不过怕归怕,屠夫还是鼓足勇气,又再次伸手尝试着想要去点燃那蜡烛。

    “可接下来,让屠夫更迷惑的是。这回,无论他再怎么去打手中那打火机,就是冒不出半点火花来。

    “此外,屠夫还又惊奇发现,他那想要去后退两步,但身下双脚却根本不听他使唤,就如同给被哪个黑心铁匠去注了满满一骨头铅似的般沉重,无论怎么挪也挪不动半步,甚至连提都难去有所提起来。”说到这,罗忘北又忍不住心内小激动,问去蒋笑天那九匹狼。“你们有谁知道这可是为么子不?”

    “不知道,我管他是为么子?”终于预谋已久,给蒋笑天抢到了次先机。那一直来,他可不容易啊,边听着是边一直都在旁时刻准备着。就等着他罗忘北一松口有去相问他们。听着慢去他半拍的贺越,蒋笑天欢呼雀跃着,是乐得连嘴巴都给歪了去。同时对罗忘北的下文也已是去等不及了。“你就别卖关子浪费时间了,行不行?快赶紧得,把它给说完来!”

    “行,好的,那我就痛快点,给你们来解开这谜底,呵呵!”见蒋笑天那九匹狼都已等不及了,罗忘北开心着,那是相当自豪,继续夸夸其说。“一切都只为,屠夫那双脚已被不知打哪,忽的冒出一饿鬼给狠狠、牢牢抓住了,他是如何去动弹的了呢?

    “紧接着,不单只是他的脚,他是又发现连他的手也去不能动弹了。只觉四周更是阴静的可怕。后背冷汗‘哗’、‘哗’个劲直在往外冒出着,那是如雨下了。不知不觉,他那全身汗毛都给随之去竖了起来。整个人,是直感到已窒息般,难受到了极点。想要赶紧去叫骂几声给自己来壮一下胆。可结果等他张开嘴,却又发现身边那凝重的空气是已压得他根本就喘不过丝毫大气来,更别说还想要去大声叫骂了,彼刻就算单只是连小声都已不能。已根本就哑口无言,只能去听之任之,任由宰割。

    “接着,呼呼。只见突然,又是好大阵阴风直迎面吹来。屠夫随即亦真真切切,蓦然感到他脑后,有双眼睛正在那深深紧盯着他,给他浑身以毛骨悚然。

    “随后,你们猜屠夫听到了多去可怕的声音?

    “阎王爷啊,他居然去听到了吃肉的声音!对,有什么东西正在那狼吞虎咽般,‘呼哧’、‘呼哧’大口吃着他那小三轮自行车上的肥猪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