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月圆夜,屠夫惊魂(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232字

    “就在屠夫听到那刺耳的吃肉声后,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奇迹一幕也就在那一刻随之了诞生。

    “只眼睁睁,是眼睁睁着见到啊!那本熄灭的蜡烛不知为何?竟突然就给自己燃了起来。

    “面前,屠夫忽地一下就看到了,有着团似人非人样的黑影,青面獠牙着,正低头在那津津有味吃着他车上的肥猪肉。看来那地府的生活也并不怎好,这饿鬼还饿的不轻啊。

    “只是苦了那屠夫,真是已经给吓哭了。眼睁睁看着那饿鬼于他眼皮子底下直在大口吃肉,听着它那‘呼哧’、‘呼哧’的刺耳声,但见他那车上的肥猪肉在一点一点儿的迅速减少,并且少了的地方还都随之瞬间就去变成了黑紫色。

    “屠夫已是崩溃到极点,可以说彼时他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毕竟,人在那种情况下,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前的那股恐惧,只想要去来个痛快,一了百了,也就解脱了。

    “只见,过得八、九秒,又是迎面突然毫无征兆刮来阵阴风,那蜡烛忽得一下就又陡然给熄灭了。

    “那一刻,屠夫差点儿没被惊得给去尿了裤子。他那小心脏是如何去承受的了那一波又一波突来变故,可以说是,差点儿也就被惊得打那嘴里给蹦了出来。好在他没个什么心脏病,要不然,那一刻他真就被吓得给去彻底完玩了。

    “至此,屠夫已是被吓得面无血色,全身惨白;真恨不得自己就那么站着突然个横死,断气算了,免得去遭那活罪。

    “就那样,屠夫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的静静站在那呆若木鸡,是一动不能动。真真切切听着那刺耳的吃肉声,看着车上渐变成黑紫色的肥猪肉。这一听一看,感觉自己就像是已置身来到十八层地狱,心已破碎胆已俱裂,忒也难受。”

    “接下来,情形可就要进入转折阶段了。兄弟们,你们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认真、仔细给我听好了。”罗忘北越讲越来劲,已是越讲越来了兴趣。“只见一秒过去了,两秒也过去了,三秒还是照样过去了,情况没任何变化……

    “直到三十来秒后,不知为何,一切居然忽得就发生了逆天转变。

    “但只见,从那屠夫身上居然开始时不时隐隐约约冒出几丝怒气与杀气,渐渐地,竟已越冒越强。也许是物极必反,由于极度恐惧而将屠夫平日杀猪时的杀气给尽数激发而出;或是因被吓过头,令屠夫忽然也就来了胆子,产生了与饿鬼决斗至死的勇气,使他明白大不了纵然是死也得去死个痛快,总比被吓死强。

    “由于这突来的爆发,只一瞬间,那屠夫就已感到身边空气再不是那么凝重,他居然能去开口说话大口喘气了,就连其手脚也可去自由动弹。不禁愤然向前,一把就给操起了车上他平常所用,切肉的那把大屠刀。

    “其实就在屠夫刚有所发生变化,从身上开始冒出些许杀气时。那饿鬼就已有所察觉,知道情况已有所不妙。毕竟它也知道,屠夫毕竟还是屠夫,归根结底不好惹。平日杀了那么多猪,身上有着太重杀气,一旦被激发而出,以它的道行去而言,根本就斗之不过。但就是由于太过贪心,多年来没那么去痛痛快快吃过肉了,它就是不肯在那一刻闪身离去。它怎么也没料到屠夫的变化居然会是那么的快。看来贪念不仅能害死人,照样也还能去害死鬼。

    “在操起大屠刀后,那屠夫我也管你个三七二十一,冲着面前饿鬼就是顿乱砍去。

    “就只见着,那屠刀在几点透过树枝洒落而下的月光照耀下,居然还散发出了点点寒光,异常耀眼。

    “可惜毕竟人只是人,鬼还是鬼。在差的鬼,它身手还是比人要敏捷的多。尽管屠夫出手再快,那饿鬼在他乱砍际,还是瞬间就给轻轻去缩躲到了他那小三轮车子底。

    “话说,那饿鬼运气也是衰。那一刻,由于那屠夫的杀气实在过盛,它已被完全给震住。想逃,却已怎么也逃之不了,那也要去逃得掉啊!

    “只得去缩躲在屠夫小三轮车子底,竟还开始了小声抽泣。

    “这见状,屠夫已知那饿鬼被他给镇住。即使人鬼大战,他再怎么去害怕,彼时那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欢呼雀跃。

    “眼下,听着那饿鬼的悲哀抽泣,屠夫大快人心着。不禁冲它发怒道,‘你是谁?胆敢前来挡七爷我的道,抢吃我的肥猪肉,不想活了?’

    “这就搞笑了,怒完,那屠夫竟还去等待起着饿鬼的应答。谁知任凭他再怎么等,四周却只是一片空寂,他根本就得不到任何回应。

    “怎么的,也毕竟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各有各的话,即使它回答了,屠夫也去听不懂。

    “但这屠夫可不知啊,见那饿鬼对他是不理不睬,竟不去回答。火大了,忍不住张嘴对它就又是一阵破口怒骂。

    “这直到骂累,才猛然给想起那正值午夜时分,是众鬼出来活动最旺之际,他还是先走为妙。也罢,何必与一个饿鬼去一般见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不了就当自己在积阴德。再者若是在蹦出几个它的同伴来,那他没准就得赶紧下去陪它们了。

    “于是转眼,屠夫冲那饿鬼就是句怒喝。‘给我马上点燃蜡烛然后滚蛋。’

    “喝完,退让到一旁,赶紧为它让出一条生路。

    “说来也怪,这屠夫话音刚落,那正熄灭着的蜡烛立马就给自己燃了起来。由于他事先没做个好心理准备,那一刻他算是又被吓得给重重去跳上了半空。

    “紧跟着,只见阵阴风快然从他面前一吹而过,那饿鬼瞬间就随之消失再也不见。

    “此刻,屠夫已是被吓出一身汗水,衣服尽湿,但也管不了那么多,推起他那小三轮直往家就是一路飞奔。

    “回家后,第二天屠夫就大病了场。之后再也不敢在那条路上走夜路了,生怕再去遇到个什么妖魔鬼怪。

    “哈哈!”说到这,罗忘北终于露出了满意微笑,而后还不忘冲米浩得意去。“兄弟,故事到此已完毕,你觉得如何?”

    “呵呵,非常不错,行!兄弟你着实比我高明,我甘拜下风!”米浩倒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之后其余众狼也你一个我一个,纷纷轮流去讲起了各自所知那最为吓人的鬼故事。

    当然,他们窗外那凉风也没闲着,总会在他们讲到最为恐怖处随之顿附和,狂吹一通,搞得他们那本就诡秘恐怖的气氛去变得更是诡秘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