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萧何月下追韩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682字

    两小时后,也是造孽了。十匹狼都已遭吓得不轻,满身是汗,去将被子搞湿了大片,你妈就不难去洗啊。

    本来这,他们还指望通过讲鬼故事去打发掉整个黑夜。可殊不知,这还只讲到凌晨一点半,就都已受不了那罪过了。在此,他们是痛心疾首的想要告诫世人,半夜还是千万别去找刺激的好,免得到头来这遭罪的可还是自己。

    好在,见情况不对,蒋笑天赶紧又向众狼提去新战略。“兄弟们,我看我们在这样讲下去,明儿个大家就都得去请道士来为自己招魂了,赶紧换个话题,咱来讲笑话吧?如何?”

    “这早就该转移话题了。”

    “就是,早就该讲笑话了。你们看我这被子现在都可以拧出水来了。”

    “唉!对头,还是讲笑话的好。我们这是何必又何苦呢?自己来吓自己!真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做,来遭这份罪,真是活该!”

    ……

    只听的蒋笑天话音还未落,其余袁少三、李萧落那九匹狼无不积极,纷纷回应着。

    “那谁先来?”每次,蒋笑天都只负责出主意。想不出,这还成谋士了,当代杰出谋士啊!

    “呵呵,我看就我吧!”袁少三倒毫不客气、谦虚,怀揣无比兴奋,毛遂自荐,脸上露出了邪恶微笑!“就让老衲我来施展法力,驱除众兄弟心中的恐惧。佛语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少废话,少去说那些尽是没营养的屁话。”没料让他袁少三想不到,哥十个中是一个比一个毒,强中自有强中手。你看,他这话音还没完全落下,那赵小觉已极不耐烦朝他吼了去。“赶紧进入状态才是佛,我的佛。”

    “好,我这就开讲。各位兄弟,你们可得做好充分准备,听好了。”满怀自信,袁少三嘴巴一吧唧,已讲起了他曾的光荣史。“记得我曾在县城某私立中学读初一、二时,于一个月圆之夜,与寝室几玩得好的,准备翻墙外出上网,去上通宵。

    “可谁知,我们才刚翻出寝室外的围墙,走不到二十来步,就被一学校主任给发现了。他奶奶的,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他那半夜起来就上趟厕所,也能逮着我们翻墙外出上网。他那运气,当时没去买彩票,我这到现在都还直耿耿于怀,为他感到可惜。浪费,那可是五百万啊!

    “当时情景是,我们翻出寝室外那围墙后。正鬼鬼祟祟猫着身子,在往学校外围那下午刚去探好了的条新道,围墙一角迅速行进去。根本就不知道有他的存在,这可好,没想到走着走着,突然冷不丁就给他撞了个正着,听从旁二十来米开外传来一句,‘站在,不要跑,可让我逮到你们这群夜耗子了,看我怎么处罚你们。’

    “发现我们的那个主任当时很是得意,有功劳啊!边冲我们叫喊着还边直快速将手中手电筒照向我们,好来看清我们脸给记住相貌,想的挺美,真是欠抽。

    “我们又岂会乖乖站住束手就擒,等着他来抓现成的?立马用手遮住半边脸,撒腿就跑,丫的,给他一路狂奔开去。

    “那主任当时就傻了,平时这在办公室,他怎么说,那可还从没见有谁敢去违背啊!说一说一,说二是二!让谁站着,谁就得给他老老实实站着,让给去跑,没人敢停。怎么着,这到晚上在我们身上就不灵验了。见我们竟不听他号令,心一火,来气了,还大了,撒腿也就是通飞奔,前来狂追我们。

    “于是,当代版‘萧何月下追韩信’那经典一幕,在那么个愁云惨淡不经意的夜晚,就这样给不经意上演了。呵呵,不过好像用猫追老鼠来形容还更为贴切些。

    “唉!先逢管它是用谁来更贴切。先说他来追我们吧。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些身经百战的老革命了?可眼下在他跟前,那就是丑小鸭。

    “你看,这一追,他就离得我们很近了,只差那么六、七米就给他去追上所逮着。好歹人天天练晨跑,风雨无阻,也不容易。论到跑步,那可是杠杠的。当时将我哥几个,心里那个吓,‘砰’、‘砰’直跳,在叫着,死定了,这回可要死定了。

    “但这随后又跑得三、五秒,大难不死,我们怎么就觉得他是越追越离的远去了啊。很是纳闷,这不对劲,可不对头啊。

    “于是,我们中一个没忍住好奇,扭头往后看了去。结果你们猜他看到了什么,竟看到了当今史上最牛、最经典的一幕。

    “ 因当时那不正好是夏天,所以大半夜的,那主任上厕所也就只,仅穿了条裤衩。这可好,只见他在我们后面追着追着,胯/下那不争气的裤衩不知为何突然往下就是一掉,差点还将他给去绊倒在地了。

    “他在骂过一句‘我……操!’之后。恼怒了,恼羞成怒,迅速提起裤衩穿好,然后不死心,就又还想着来追我们,这不要出胸中那口恶气啊。可没跑两步,他那裤衩就又不争气地掉了下去。真是个悲催!害我们中那人当时突然个停步,惊那给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我们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纷纷忍不住好奇这停步直往身后瞧去。这一瞧,在看到面前那经典一幕后,都给禁不住捧腹笑岔气了去。

    “那主任当时个被羞得面色苍白,一脸的无地自容,看来也开始后悔前来追我们了。

    “可就在我们这极为得意时,他突然怎么就给急中生智了。左右开弓,双手提住裤衩不让它往下掉就是发狠,又来猛追我们。

    “笑话,你在怎么能跑,但凭他当下已成那熊样,又岂能来抓得住我们?

    “只见我们随后三蹦两跃,也蜘蛛侠回,跃上围墙就迅速去跳到了墙外,消失在了他那迷茫又无奈的眼神中。他只得望着我们那消失的背影默默发起了呆。然后不知咋得又突然爆发了自己的小宇宙,但听他指着他那不争气的裤衩出气道:‘他娘的,关键时刻,你却出来摆老子的工,害老子春/光外泄,出尽了丑。看老子回去后不把你撕个稀巴烂。看来赶明儿又得让老婆去市场买一打回来以备不时之需了。唉!这裤衩咋就这么不经穿呢?唉……’

    “好了!故事到此已完毕,各位兄弟觉得如何?”

    袁少三这故事一讲完,蒋笑天他那九匹狼都已笑作了一团,更有甚者竟还流下了两行热泪。刚才那些什么可怕啊!恐怖啊!无形中,都已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有的只是好笑,开怀大笑。但听他们边笑着是边评论:

    “妙,实在是经典。”

    “兄弟,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么丰富与精彩的经历!”

    “高人啊,兄弟,想不到你还是这等高人,以后兄弟我就跟你混了。”

    “真是搞笑,我好久都没有这么痛痛快快来笑过了。兄弟,真是感谢你啊!这一笑,全身的骨头都给变得个轻松已无比了,心情更是出奇的愉快。两个字,就是———舒服;若非得还要去在追加两个字,那就是 ———舒坦。”

    “兄弟,高,实在是高。”

    ……

    “这个,其实还并不算什么,我再讲一个,保证比这个还要经典搞笑;所谓笑死人不偿命,笑不死人我偿命。保证是笑得让各位兄弟觉得悔青了肠子来到这个世上,在这遇到了我。”没料到蒋笑天他那九匹狼这一夸,袁少三一得瑟,倒更还是来了劲,有着不去讲个痛快,不将蒋笑天他那九匹狼笑翻撂倒绝不闭口之势。“待会,你们这肚子、嘴巴要是给齐笑抽筋了,可千万别来怪兄弟我没作提醒啊。”

    “那兄弟!你这可更得千万要口下留情了!”但只听蒋笑天一撇嘴,是提醒去袁少三。“万一我们都被你给笑死了,那以后可就再也没人来听你讲笑话了,独孤求败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