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7本章字数:2047字

    “呵呵!这就得看你们的命了。”面对蒋笑天刚那提醒,袁少三更是得意着,坏笑。紧接着就又滔滔不绝讲起了往事。

    “那是发生在上面这个故事不久之后,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又与寝室那几玩得好的,决定借着夜色掩护,外出泡网吧,去好好干它个通宵。顺便活动下这筋骨,强身健体嘛!毕竟也有一段时间没从事那一活动了,心里直痒痒。

    “那晚时机又那么好,不外出干通宵那绝对是一种浪费,会叫我们终身后悔的。

    “随后只见我们几个,是如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前往执行紧急任务的特种兵般,那个动作之迅速。火速翻出寝室围墙来到学校外围围墙那一角下,然后三爬两跃就给跃上围墙,站在了学校外别人依墙而建的一猪圈顶棚上。

    “我清楚的记得,那晚我们很顺利,没去遇到任何情况。

    “在我们几个成功站在那猪圈顶棚上时,无不兴奋的热血沸腾,倍感激动。

    “只为对我们而言,只要是跃出了那围墙,就等于是重新获得了人身自由,得到了解放。都没忍住在那一刻一欢呼。

    “可也就在那一刻,不该发生的事突然就那么不经意的发生了。看来命运总是让人难以琢磨!我们这身边随时都有可能充满着各样危险和陷阱,千万得小心。

    “现在想来,我唯有的是,倍感欣慰与叹息。好在值得庆幸,那事没是来发生在我身上,不然现在真就无脸回家来面见众乡村父老了,更别说今晚我还兴致勃勃躺这当讲笑话给兄弟几个听。”

    “呵呵,那到底是个什么事?”黑暗中,但听赵小觉个迫不及待。“我说,袁哥,你就别卖关子了,给我们来个痛快!”

    “唉,我这不是正一个劲在往下直讲么?你干着啥急呢?又不会放你们鸽子,今晚会给你们讲完来听得。”袁少三就是有资本,可不去管赵小觉、蒋笑天他九匹狼那么多,照旧是悠悠自顾自得那样在往下讲着。那神情即已坚定表明他态度,我想怎么讲就怎么滴,你们谁要觉得慢,可以去捂耳朵不停,甚至当耳边风。随即清清嗓子,更是洋洋得意。

    “那一刻,一个人也不知是为啥,忽地一下就给从那猪圈顶棚,往下无可奈何一掉去进了脚下猪圈,差点与里面猪来了个激/情亲吻,将人家吓的好不轻。

    “由于当时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迅速。以至在事发后,我们另这几个都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根本就回不过神来。

    “只见我们几个站那上面,突然在听到‘嘭’的声闷响,紧接着就又听从脚下猪圈内,传出了猪和人的齐声惨叫。皆被眼前那一幕给吓蒙了头,变得有点神情恍惚。

    “你们想,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忽’地一下就从你眼前那么一瞬间给消失不见,消失的瞬间竟还同时传来人和猪的齐声惨叫。那是何等吓人?害我们当时还以为他给被猪八戒他奶奶拖去做了伴。

    “就在我们几个站那拍着胸口直大口喘气惊讶那人的突然消失时。只听得,他突然满带愤怒于我们脚下猪圈骂开了,“我……操!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才逮个机会给外出一次。老天爷,你至于要这么来折腾老子么?真是倒八辈子霉了。有种,你给我掉一百万下来砸晕我啊!去你爷个就知晴天白云、风雨飞雪。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的命为啥就这么苦?这要是传出去,可让我以后还咋去见人!’骂完,猛地朝猪圈内吐去口口水,然后对着身边那七、八头大肥猪就是通拳脚相向,将所有怒气给去发泄到了它们身上,打得它们是‘嗷’、‘嗷’直叫,在那猪圈内打着转转。那场面之暴力,实在惨不忍睹。

    “直到此刻,我们这几人方才猛然明白过来,刚才发生的那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那人给掉猪圈,压在了某猪身上。一下,几人站上面就给捧腹乐欢嗨了。

    “‘喂,兄弟!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但见乐着,一人忍不住冲那人掉下去的那个大洞直探过头去,往下一看个究竟。‘死了没?’

    “‘你才死了呢?’谁知那人瞬间就满不是好气,回头无比气愤大声回应去。‘兄弟我都这样了,你们几个竟还好意思笑得那么开心个灿烂。’以示意他还活得好好的。

    “‘这怎么能怪我们?要怪也只能怪这顶棚不牢固和你刚巧站错了位置,就给站那点上去了。这么微小的概率怎么也能给你硬是去撞上,你怎么不去买彩票啊?’刚那人顿满脸无辜,也就不乐意了。‘你看,我们几个怎么都没事,就你有事?’

    “‘要么还就是你自己太冲动,今夜想来个与猪共眠?也和我们说声就是,我们又不会拦你,又何必这么心急从这顶棚直接往下就是一钻?’跟着,我也忍不住这胸间一欢,瞎起哄去。‘害我们差点还以为你被猪八戒他奶奶拉去做伴了。记住,这就叫做冲动的惩罚。年轻人,一点耐性也没有,将来还怎么成就大事?’

    “当时,遭我这一说,惹得在旁几人是笑翻去,差点也给滑下去陪他了。

    “‘你们可以啊!我都这么惨不忍睹、狼狈不堪了。不来帮我也就算了,却还这般一起来挖苦取笑我。’我靠,谁想那人听我们在上面笑得那叫一个淫/荡欢心,算是被彻底激怒咆哮了。‘笑,你们就大声笑吧!惹急了老子,不大了同归于尽,明天我就去状告老师,让你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兄弟,可别!千万别!不就是开开玩笑么?又何必这么认真?’一见当时那情况不对,我怕再说几句,他真会去犯傻发饱气。得,那晚也已有他所受,就不要再去刺激他了。赶紧一严肃打起圆场,转移话题关心去他。‘我说,呆里面你就不觉得臭?还不快赶紧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