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阴狠毒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881字

    接下来就是秦洛的自言自语了,反正三句话不离女人。

    “其实吧,那皇宫内的公主你强上占便宜还行,当媳妇不合适。”秦镇南半天说了一句。

    “老爷子这话怎么讲?”秦洛一边迈步一边出刀说道。

    “娶媳妇除了延续血脉呢,也为了日子过得舒服,公主能让你过着舒服?”老爷子开口说道。

    “那是没本事,公主怎么了,有本事就给她收拾成小猫一样,你说东她不能说西,叫她趴着就不能撅着。”此时的秦洛已经汗如雨下了,如果不是精力转移法,他肯定坚持不下去了。

    “说得有道理,那你行么?快点出刀。”老爷子又大喊了一句。

    一老一少谈论什么样的女人好,帝都有哪些好女人等等。

    一直等到下人送饭来,老爷子看看天色,脸色变了变,秦洛在荷花池里一步一刀硬是砍了一个半时辰。

    “滚上来,洗个澡吃饭,去给少爷找身干净的衣服,以后每天这个时间送来一套干净的。”老爷子对着秦洛喊了一声之后,对着下人交代着。

    荷花池后边有个大水池,秦洛脱了脏衣服就进了大水池洗澡了。

    “混蛋,那是养金鳟鱼的水池。”见秦若跳自己养鱼的水池秦镇南大骂了一句。

    “养鱼和洗澡不冲突。”秦洛扎了一个猛子,在小养鱼池内开始洗了。

    这样的秦洛,让秦镇南没办法,只能咬咬牙扭头看一边了。

    换上干净衣服,秦洛和秦老爷子吃东西了。

    “以后每天早上到午饭之间,都来这里。”秦老爷子说一句就开始吃东西了。

    吃完东西,秦洛离开了小院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看着房间门前的一条雪白小狗,秦洛来了心情。

    这是以前在帝都东市买的,可是花了大价钱,说是异种。

    帝都流行斗狗,不过这一头是没斗过的,以前的秦洛觉得这个小家伙体型不适合斗狗。

    没事干咱们练狗好了,恶少没有狗能行?

    思考了一下秦洛来到府邸下人用来推垃圾的架子车前,乒乓几脚将轮子踹下来一个,用绳子拴在狗勃颈上,接着拉着狗链子在院子里走动着。

    走了两圈,这狗不叫不喘的,让秦洛真诧异。

    好狗,这特么是不叫唤的好狗,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嘛。

    一个轮子没压力,秦洛将垃圾车的另外一个轮子也卸下来绑到一起,接着牵着狗在自己的小院里转圈。

    一直到小白狗累得气喘吁吁了秦洛才停下,然后进行跳高训练。

    忙到傍晚,秦洛有些无聊了,打算出去走走,夜生活还是要过的。

    在秦洛思考的时候,院子前边出现一个肥硕的身影,“秦洛。”

    “没他们被发现吧?”秦洛知道这家伙是谁,是自己前身的一个死党,是帝国安民候的孙子褚大壮。

    “没!”褚大壮肥大的猪脑袋点点头,他俩两个嘴里他们就是秦啸川和韩语了,至于护卫是不敢管少爷的事。

    两个家伙跟做贼一样朝着将军府外溜出去。

    “洛哥儿,前几天是怎么回事?”褚大壮开口问道。

    “别提了,被蓝禹和周闯这两个小王八蛋算计了。”

    秦洛没好意思说自己因为什么吃亏的事了,其实他说不说都一样,褚大壮知道秦洛是吃的什么亏,他问的是原因,是因为这件事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

    “今天咱们先出口气,周闯的那个二狗子弟弟,在香满楼吃饭呢!难得落单了,咱们收拾这货一顿。”褚大壮开口说道。

    秦洛点点头,周元璐是当今国舅爷,也是当今的庆阳公,儿子五六个,比较出众的就是周闯和周晨了,心眼一个比一个坏。

    如果是战争时期,作为文官的勋贵是不敢这么嚣张的,可现在风调雨顺,文官在朝中的地位高,文官的子嗣就嘚瑟起来了。

    “你打算怎么搞?”秦洛开口问了一句。

    他知道褚大壮比较虎,办事比较直接,跟他老子一个德行是一根筋。

    褚大壮的老子褚云礼也是一将军,跟秦洛的老子是铁杆兄弟,皇上之所以给褚云礼这个将军封了安民候,就是希望他能懂点政事,别天天的打打杀杀。

    “进去了,椅子、凳子就朝着他脑袋上砸,只要别打死,事就不算大,大不了回家挨顿打。”褚大壮摇摇脖子说道。

    在帝都王公、侯爷子嗣经常打架斗殴,但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不能动刀兵。

    “不能这么干,想办法收拾了他,还要将这顿打免了,让他吃个哑巴亏,今天你看我的,我说打你再打。”秦洛开口说道。

    褚大壮点点头,然后拍拍秦洛的肩膀,“说点真的,那个公主长得漂亮?”

    秦洛瞟了褚大壮一眼点点头,虽然被蓝青烟打晕了,秦洛承认那蓝青烟确实是绝世无双的美女。

    “一次不行就两次,下次弄个计划,我们蒙面出手,我帮你将她绑上,然后就随你意了。”褚大壮给了秦洛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

    两人聊着天进入了香满楼。

    到了二楼秦洛就看见周晨了,秦洛没见过周晨,但记忆中有周晨的样子。

    “哎呦呦,这不是镇国公家的公子么?不昏迷了。”周晨拿着折扇敲打着手心来到了秦洛和褚大壮身前。

    褚大壮站起身就要动手,但被秦洛拉住了。

    “你来动一下试试,今天哥带着护卫出来的。”周晨指了指了指自己身后不远的魁梧汉子说道。

    “周公子威武,出门都带护卫了。”秦洛鄙视的看了周晨一眼。

    “你小子太丢人了,上个女人还能被打晕,哈哈!”周晨大笑着。

    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大声说话,这么大笑就是要丢秦洛的人。

    “你的意思你周晨想上女人就不会被打晕了?”秦洛反问了一句。

    “当然,这神武帝都就没我周晨办不成的事,我想上哪个女人就上哪个女人。”周晨猖狂的大笑着。

    “大逆不道,你的意思神武帝都是你家的了,天下女人随你上了,你这是大逆不道!大壮操家伙给我打,我倒要看看谁敢管,谁敢管就是谋逆。”秦洛站起身大吼了一声。

    听了秦洛的话,褚大壮站起身,抓起身后椅子就朝着周晨的脑袋上砸去。

    褚大壮虽然不像秦洛天生神力,但就凭着一身二百多斤的肉力气能小么?一椅子就将周晨打倒了,接着弯下身子就是一顿老拳。

    “你别动,你敢动我就上奏天听,灭你九族。”秦洛指着周晨的护卫喊着。

    周晨的护卫不敢动了,这酒楼里这么多人,刚才周晨说的什么话,大家可都听见了。

    以往勋贵子弟之间也这么大大拉拉的说话,但没谁去抓字眼,可今天秦洛抓了,还抓住了周晨貌似大逆不道的话。

    周晨的护卫不动了,秦洛回身跟褚大壮一起,两个人按着周晨就是猛拍,大嘴巴狠抽。

    “秦洛,我要杀你全家。”周晨被秦洛的大嘴巴抽急眼了大声呼喊着。

    原本秦洛就是想狠狠的打一顿就算了,听周晨要灭他全家,顿时脑袋里无数匹草泥马在奔腾。站起身踩住了周晨的膝盖,接着双手抓着周晨的小腿猛的一掰。

    咔!

    随着一声脆响酒楼里静下来了,周晨不喊了,因为昏过去了。

    “大逆不道不说,还要灭帝国将军家族,不收拾你是不行了,你们来了正好,这家伙大逆不道,说神武帝都是他的,天下女人都是他的,赶紧抓走。”秦洛拍拍手,指着巡逻禁卫喊了一声。

    秦洛心里还有一句,是我的,美女都特么是我的,

    带头的禁卫队长黎强想骂人,周晨那是庆阳公家的公子,皇后的亲侄子啊,谋反这不是扯淡么?可事实和证据都在这人不抓也得抓。

    “来人,带走。”黎强对着身后的禁卫挥挥手。

    禁卫小兵想说什么,但黎强摇摇头,现在没办法,只能抓人,一会去庆阳公府邸去报信,这么大的事自己处理不了。

    禁卫将周晨带走了,秦洛喊人上菜了。

    “洛哥儿这事闹大了,那周晨的腿治疗好也是残疾啊。”褚大壮有点傻眼,他原本就是想帮秦洛出口气没,可没想将周晨打残啊,庆阳公周元璐和皇后是不会算完的。

    “为什么打他?因为他藐视圣上,我们是为圣上做事,只要还有神武帝国,圣上就要站在我们这边,残疾就残疾了能怎么着?不过我们以后要小心了,出门也要带着护卫。”秦洛不是很担心官方的制裁,他倒是担心以后人家也下黑手。

    “说得也是。”听了秦洛的话,褚大壮也不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