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你要翻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919字

    帝都太极宫内灯火通明,神武帝国皇帝蓝鼎阳正在批阅奏折,这时候进来一个穿着淡黄的蟒袍的男子。

    “鼎峰来了,坐。”蓝鼎阳抬起头,同时吩咐太监上茶了。

    “皇兄,刚才发生了点事,臣弟来汇报一下。”蓝鼎峰欠身说道。

    蓝鼎阳和蓝鼎峰是一母同袍的兄弟,掌管着帝都北大营的兵马不说,还负责监视帝都百家勋贵动向。

    “什么事还惊动臣弟了?”蓝鼎阳放下了手里的奏折。

    “镇国公的孙子在一家酒楼将庆阳公的二公子腿打断了。”蓝鼎峰欠身说道。

    “这个小混蛋最近是胆大包天啊,前几天作恶做到咱们皇妹身上了,这次还敢将人打残疾了,人先扣着别放,等秦啸川来找朕再说。”蓝鼎阳生气的说道。

    “扣着?他现在估计吃饱喝足回家了,禁卫军抓的是被打残的周二公子。”蓝鼎峰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凶手逍遥法外,受伤害者被抓了,这是个什么道理,禁卫军是怎么办事的?不对,这里边有名堂。”略一分析,蓝鼎阳觉得事不简单了。

    蓝鼎峰将黎强汇报情况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说得蓝鼎阳直捏下巴。

    “镇国公一脉做事勇猛,但没什么脑子,怎么出来这么个货色?偏偏还抓住理了,这事朕还不能怪罪他了,弄得他好像无比忠心一样。”蓝鼎阳开口说道。

    “刚才庆阳公去禁卫军要人,臣弟装不在没见他,人没办法放,酒楼那么多人听见周晨的话了,直接放人影响会很恶劣。”蓝鼎峰说着自己为难的地方。

    “一对混蛋,人先别放,不过要找大夫给治疗,一会皇后不知道怎么跟朕闹腾呢,头大。”蓝鼎阳有些无奈了。

    本来他就头疼,今年干旱,舞阳河水位降低,灌溉渠失去作用,舞阳河两岸的农田都无法灌溉,靠人力抬水,又能解决多少问题?如果不解决这就是一个大灾年。

    “来人,今天朕静坐解决舞阳河两岸的干旱问题,接下来谁也不见。”蓝鼎阳思考了一下,觉得跟弟弟学也不错,不行就不见人。

    秦洛和褚大壮分开回家了,两人不知道事情都快闹翻天了。

    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秦洛被一个走路走得很急的家伙撞了一个跟头。

    “眼睛呢,眼睛吃饭去了?”秦洛站起身很不满意的说道。

    “这位小哥英武不凡,乃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撞了秦洛的人应该说是光头和尚说道。

    “你不会是卖秘籍的吧?有九阳神功、孤独九剑之类的么?”秦洛想起了前世电影里的一幕。

    “九阳神功和独孤九剑是什么绝学?我这里没有。”和尚摇摇头。

    “那算了。”秦洛转身就朝着府邸内走。

    “别啊!”和尚抓住了秦洛的肩膀。

    秦洛不打算理这江湖骗子了,摇晃肩膀就要离开,可是晃了两下没晃开。

    看了和尚一眼,秦洛双手抓着和尚的手臂就朝着一边拉,可是怎么也拉不开。这让他心里震惊了,自己双手用力,力量有多大,那至少也是一两千斤,可是硬没拉开。

    秦洛即便是脑袋不够用,也知道这老和尚不寻常了。

    “你想干什么,再不松开我喊人了?”秦洛看着老和尚说道。

    “你说的九阳神功和独孤九剑我没有,但是我有其他的啊?”和尚开口说道。

    看着和尚,秦若觉得这家伙不简单,这一身力气就很吓人。

    “你什么目的?”秦洛知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没,这家伙没目的才怪。

    “找个吃饭的地儿,有酒喝酒好。”和尚松开了秦洛说道。

    “那你都能干什么?能打架不。”秦洛开口问道。

    “看家护院还行,出去打架不行。”找个穿着邋遢的和尚说道。

    “秘籍呢?”秦洛对着和尚伸伸手。

    犹豫了一下,和尚拿出了一本线装的典籍递给了秦洛。

    “你这一身我这怎么带你进门?拿去从新买件袍子弄个好点的袈裟,明天来找我。”秦洛从腰里摸出了一个银元宝丢给了和尚,将典籍朝着怀里一塞,起身朝着自己家的大门走了。

    秦洛回到自己的小院内,拿着出和尚给典籍就开始看了。

    他不觉得这本典籍是假的,看卖相就是古籍,另外这和尚的深浅也让秦若怀疑。

    典籍上有着古文,龙象功!

    打开之后,看着上边的介绍,秦洛觉得这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秘籍,非天生神力者不可习,即便是习练也不会有大成就。

    将典籍合上,秦洛觉得明天还是找找那个和尚问问,如果没什么陷阱自己再修炼。

    秦洛躺下就睡觉了,可庆阳公府邸快翻天了,皇后也到了。

    “秦洛这个小畜生,打架就打架了,用得着挖这么大的坑么?”站在大厅内的青年开口说着,这家伙不是别人就是周闯了。

    “你还有脸说,你前几天给人家挖个坑,人家不报复?”周元璐怒吼了一声。

    “一个纨绔子弟,收拾了就收拾了,大哥不必动怒。”周皇后开口说道。

    “勋贵子弟之间争斗在所难免,但有个线,是禹王和闯儿先踩过线了,帝都没谁是傻子,如果秦洛是草包也没什么,今天的事发生了,谁敢拿他当草包?青烟公主怎么不直接打死他呢!”周元璐恨的牙根都痒了。

    “现在晨儿就算放不出来,在里边养伤也一样,皇上不能一直不见我吧?都不要担心了,闯儿想个办法,我们周家不能吃这个亏就算了,丢不起这个人。”周皇后说完带着宫女离开了。

    秦洛这边起床后洗洗漱漱,就到老爷子的院子里拿着大战刀,下了荷花池,围绕着大石头开始出刀了。

    秦老爷子端着茶壶坐在躺椅上看着秦洛一刀刀的砍。

    几十刀会后秦若的双臂酸了,没有办法只能用语言分散注意力,不去想自己现在干什么,不去想双臂的酸疼。

    听着秦洛嘴里又是关于女人的事,秦老爷子眉毛直挑,这就是昨夜将国舅爷儿子打残的孙子?

    秦洛昨天做的事,他没回家的时候,就有人给秦啸川汇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秦啸川第一时间就跟老爷子汇报了,老爷子的意思就是打就打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不过以后孙子出去要派人跟着,不能被人家把腿打断了。

    以前勋贵之间的争斗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可最近这斗争升级了。

    秦洛不管老爷子听不听,嘴里一直嘟囔着,他说的话是给自己听的,只要自己忘记了双臂、双腿和腰部的酸疼就行了。

    老爷子后来干脆将耳朵堵上了,他受不了这简直是无数苍蝇乱飞般的声音攻击。

    秦若练了两个时辰,秦啸川回来了,脸拉的老长。

    当看到在荷花池子里不断出刀,不断絮絮叨叨的儿子,他明显的一愣。

    老爷子的刀有多重,在荷花池子里不断挥刀有多大的难度秦啸川是知道的,虽然秦洛满脸是汗,跟泥猴一样,但脚下和手上都不停,一步一刀。

    当听到秦洛嘴里的话,他的脸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精彩。

    此时秦洛对前世华夏的美女做点评呢,点评的是四大美女,他觉的西施、貂蝉养眼,但用起来一定胖乎乎的杨贵妃舒服。

    “脸拉得这么长,我还没死呢?”老爷子看了儿子一眼,皱眉说道。

    “父亲你听听他嘴里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您也不管管。” 秦啸川的脸都蓝了,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混账,但不知道混账到了这种程度。

    “说说而已,这有什么,今天早朝有什么动静?”秦镇南开口问道。

    “皇上是没提昨天的事,但让我想办法解决舞阳河两岸的干旱问题,我能解决的了?这不是明显的给我小鞋穿么?”说起这事秦啸川就一肚子气,自己是武官,治理舞阳河和解决干旱问题那是文官的事,现在这事到了自己头上,明显的是皇上在撒气。

    “舞阳河又不是没水,想办法解决就是了,解决不了,辞官撂挑子。”秦镇南喝了一口茶说道。

    “这问题已经纠结七八天了,能解决早解决了,还不是解决不了?”秦啸川开口说道。

    “就是,又不是没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秦洛已经听见了秦啸川再说什么。

    “你能行,你能让水朝着高处流,你个逆子气死我了。”秦啸川脱了鞋子就朝着秦洛砸去。

    “能啊,等我练完功,告诉你怎么解决。”秦洛躲过了秦啸川那臭气熏天的鞋子继续出刀练功了。

    秦啸川站起身来,打算好好的收拾一下秦洛,这几天他可是气火了,以前的秦洛是不着调,但不惹大事,现在这是要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