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风雨来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900字

    秦洛运转着龙象功,真气在身躯内运行,双臂不断的挥动,千斤大战刀啪啪的斩在乱泥当中。

    这一次修炼完,秦洛是真累了,累得跟死狗一样,去洗澡的时候身躯都是摇晃的。

    看着秦洛大口的吃着东西,秦镇南满意的点点头。

    “最近少出门,谁惹你,你就朝着死里打。”秦镇南开口说道。

    “不管是谁?”秦洛放下了筷子,有些不解的看着秦老爷子。

    “不管是谁,只要是找你麻烦的,你就朝着死里打。”秦镇南点点头说道。

    秦洛低头继续吃东西了,他倒是想谁惹自己就灭谁,可要有那实力才行,自己现在算什么,力大无穷?狗熊倒是力大无穷了遇见猎人不是一样死。

    老爷子手臂一挥,一件黑色的小马甲出现在桌子上,“穿在衣服里边,不要让别人知道,有修炼者动你,如果攻击你胸腹部位,你就无视了,直接用同归于尽的狠招。”

    “老爷子你带着的是储物戒指?”秦洛看着秦镇南手上的戒指说道。

    “是的,咱家就这一枚,你喜欢,那过几天我去抢一个过来。”秦镇南没当抢一个储物戒指是多大事。

    当着老爷子的面,秦洛将软甲贴身穿上了,接着离开了老爷子的后院。

    回到自己的院落之后,秦洛开始训练小白狗了。

    小白狗身躯很小,这让秦洛很是纳闷,自己可是天天喂肉,怎么就不长呢?

    训练完小狗,秦洛开始修炼龙爪手了,修炼了一上午是很累,训练小狗就当是休息了,当是修炼之间的缓冲。

    “你练得是什么功夫?”就在秦洛快要收功的时候,秦啸川来到了院落内。

    “父亲有什么事么?”秦洛拿着毛巾擦擦汗问道。

    “是你姑姑派人过来,说是想为父和你了,请我们入宫喝茶。”秦啸川开口说道。

    进宫!听这两个字,他心里好像有根刺一样。

    “想什么呢?换衣服,别让你贵妃姑姑久等。”秦啸川开口说道。

    秦若心里很鄙视秦啸川这种行为,把皇家瞧的比天还重,但是话还是要听的,老子的话不听还是不行的。

    换了一件衣服,秦洛和秦啸川朝着皇宫进发了。

    两人没坐马车,将军世家坐马车显得娇气和文官没区别了。

    到了正阳门,秦啸川带着秦洛下马,出示了令牌朝前行了、在朱雀门前两人见到了秦月娇的随身宫女。

    宫女带着两人来到了月华宫。

    进入宫殿,秦洛看见宫殿内坐着两女,坐在主位的不是秦洛记忆中的姑姑,而是蓝鼎阳的正宫皇后周皇后。

    秦啸川很狗腿的欠身问好,秦洛只是欠欠身见礼。

    “大家都坐吧!是本宫让秦贵妃请将军和小公子过来的,主要是前段时间我周家的孩子不懂事,得罪了小公子。”周皇后微笑着说道。

    美!真是美,秦洛发现这周皇后还真不是一般的美女,高贵,典雅,带着上位者的气息。

    不过秦若知道这女人表面上样子和内心绝对不一样,自己打残了她侄儿还能笑脸迎人,在自己前世的那个世界拿个小金人奖是跟玩一样。

    皇帝就是牛啊,可以拥有这样的女人,自己怎么就不行呢?

    皇权!

    只要是帝国的臣民心中都是无比敬畏皇权,但是这两个字在秦洛心里就是狗屁,皇后一样是女人,一样可以推趴下,当然了现在不是不行的,这女人也是武者,打晕自己很简单。

    想归想,礼数还是要有的,“都是小孩子胡闹,皇后娘娘不要往心里去。”

    “呵呵,大气,不亏是秦家的儿郎,来人,赐宴。”周皇后对着宫女喊了一声。

    鸿门宴?

    秦洛心里很不踏实,他知道今天这些事跟自己姑姑关系不大,主导者应该是这周皇后了。

    太极殿内,蓝鼎阳在闭眼想着什么。

    “皇上,秦贵妃召秦将军和秦小公子入宫了,皇后娘娘也在,皇后娘娘已经传令赐宴了。”太监欠身汇报着。

    这个太监是月华宫的总管,也是蓝鼎阳用来监视秦月娇的。

    “把这药下到饭菜当中。”蓝鼎阳丢出一个小瓶子。

    “皇上,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也都在呢?”老太监跪地说道。

    “她们不会有什么事,事情瞒不住人,找好替罪之人,这些都安排妥当。”蓝鼎阳开口 交代着。

    接着蓝鼎阳又派人传自己的弟弟蓝鼎峰和国师过来。

    蓝鼎阳不敢直接杀秦啸川和秦洛,那是逼着秦镇南造反,可是同样的道理,秦洛优秀秦镇南还会有造反的想法,他给老太监的药就是灭阳散。

    灭阳散不会当场要人命,但是破坏力却很大,会慢慢的腐蚀人的阳气肉身,但是对女人却是没有伤害的,因为女人属阴,灭阳散不伤害女人。

    对男人的威力就大了,轻则毁阳,重则命丧黄泉。

    他担心秦镇南知道后愤怒失去理智乱来,就通知人召唤国师和蓝鼎峰过来了。

    月华宫内,宴席很快的摆上来了。

    秦洛知道这宴无好宴,就不打算碰,太监倒酒秦洛喝,大袖子一遮一口就干,但是喝的时候酒全部倒到袖子上了。

    “小公子多吃点菜。”周皇后打算将秦洛灌醉,然后哄骗秦洛说出当天酒楼上的真相,然后让皇上释放周晨。

    秦啸川中招了,他也不傻,是在宫女试毒完毕,皇后动筷子之后才开始吃的,但那灭阳散是针对男人的,对女人就无效。

    吃了一会儿,秦啸川就感觉到不对了,脸色变得铁青,身子颤抖着然后直接坐到地上打坐了。

    秦洛看老子这样,直接咣当倒在地上了。

    “中毒了?来人啊传御医。”周皇后和秦贵妃都着急了,这要是秦家父子死在这里,问题就大了,帝国都会产生动荡。

    御医和秦镇南是差不多同一时间到的,秦镇南到了之后,挥手将为秦洛诊治的御医赶到了一边,到了倒在地上的秦洛身前伸手把脉。

    秦洛的另外一只手,被秦镇南的一衣袍下摆盖住了。

    闭着眼睛的秦洛,在老爷子的脚脖捏了一下。

    秦镇南身子一震,明白孙子是装的了,起身就来到了儿子身前,看着儿子青黑的脸色,他知道孙子没事,儿子是真中招了。

    “秦公爷,秦将军是中了灭阳散。”御医颤颤巍巍的说道。

    啪!秦镇南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心中的怒火已经快无法压制了。

    “怎么回事?查,速度查!必须找到凶手,御医,不管用多大的代价都要治好秦将军和秦小公子。”蓝鼎阳进入月皇宫之后大声说道。

    秦镇南冷眼看着蓝鼎阳,接着扫视了一眼蓝鼎阳身边戴着冲天冠的国师和蓝鼎峰。

    就在对峙的时候,宫廷护卫抓着一个小太监进来了。

    小太监招了,说是被人胁迫,才无奈下毒。

    “皇上,秦将军中毒很深,臣给他吃了烈阳丹,性命是无碍了,但是纯阳不足,以后可能不会有后代了。”御医开口说道。

    “不会有后代?我秦家会千秋万代,洛儿,扶着你父亲咱们走!”秦镇南对着还在趴着装死的秦洛喊了一声。

    听见老爷子这么喊秦洛也不装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接着将脸色好了一点的秦啸川扶起来了。

    “皇后今日厚爱,秦洛记下了。”扶着秦啸川朝着外边走的秦洛回头对着周皇后说道,同时瞟了秦月娇一眼,他心头有些失望,这贵妃还真是悲催,竟然帮着外人来坑自己的兄长和侄儿。

    秦镇南、秦啸川和秦洛出了皇宫,坐着皇家的马车朝着秦家府邸走了。

    “这是动手了!”秦镇南低声喃喃着。

    “父亲,我?”秦啸川的脸色很难看。

    “为父会帮你想办法恢复,你说你是猪脑子么?洛儿都会有防备,你呢?这么大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以后身体不适不要上朝了。”前半句是安慰,后半句是怒骂。

    “父亲责怪的是。”秦啸川声音很低。

    “你小子,你怎么照看你你父亲的?”秦镇南看着秦洛开始骂了。

    “我也不知道有毒,总是觉得宴无好宴,就没碰食物,父亲也是在皇后和贵妃吃了菜之后才吃的,我也没办法阻止。”秦洛确实很无奈。

    “啸川,明天去铁血营地,苦修真龙绝杀枪,那是至刚至阳的枪法,修炼大成,灭阳散的伤害就会抵消了。”秦镇南开口说道。

    “儿子明白了。”这一次秦啸川被打击的不小,他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是皇家要坑秦家。

    “铁血营一定要站住皇陵,今天开始铁血营和东宇山,只有我秦家号令。”秦镇南开始反击了。

    秦洛知道这是暴风雨的前夕了。